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9-1-2 16:30 發表
馬建波

 12月27日是以巴衝突爆發以來最血腥的一天,以色列對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所控制的加沙地帶發動猛烈的空襲。持續多天的狂轟爛炸,造成300多人死亡,逾1000多人受傷,這也是自1967年中東戰爭以來加沙地帶傷亡最慘 ...


其實,如果去理解一下以色列「復國」(正確而言,是「立國」)背後每一個背負著冷戰包袱的人都拼了命去隱藏的一個簡單真相的話
或者大家對於現代中東問題會有一個新的理解也說不定
當然,這又只得看觀眾們有多認真想去想一想了。

回復 10# 秀雲 的帖子

其實,要理解今日以色列人對於國土的執著和對外情緒
其源本不應該著眼於他們的文化,而是他們的歷史。

與大眾所知不同,以色列的「立國」(注意,我用的字眼不是「復國」),其實並是出於宗教的原因,
甚至它根本不是一種悠久歷史的想法,而不過是19世紀末才浮現的一個運動
(其實,所謂的「以色列復國」在不同的時代中有著完全不同的解釋:十字軍時西歐人的十字軍王國又是「新耶路撒冷」,清教徒的美洲又是「新耶路撒冷」,摩門教的本據地也一求被他們自己看成新耶路撒冷)
而它的存在,幾乎完全出於西歐人對於猶太人的迫害。
基督徒對於猶太人「釘死耶穌」和「死不改宗」此兩項名義進行屠殺的「傳統」,雖然是由十字軍開始
(有趣的是,納粹的滅猶宣傳也來自以上兩點)
但是將之本格地國家化成為政治上的倫理包袱的,可說是始於馬丁路德的「猶太人與其謊言」
結果由新教運動開始排猶情緒的擴張,一直到一戰之後,實質上不止是德國,諸歐洲國家都幾乎有滅猶之勢
猶太人只能向歐洲控制圈以外逃脫(有趣的是,其中一個收容大量猶太人的地方,就是中國的上海)
而猶太人立國的「錫安運動」,就是這一種「以色列沒有可容身的國土,則必然滅亡」的背景下羽翼豐成的。
所以猶太人的「仇外」,根本就是其生存需要迫使
而可笑的是,這種生存需要的迫使,本來就來自赤裸裸的宗教迫害。
而巴勒斯坦人,其實只是他們認為威脅著他們賴以保命的國土的眾中東國的其中一群,不過是因為特別近,所以也特別恐懼而已。

現代(尤其香港)的教育者為了避忌教會,一般對於反猶的歷史不是隻字不提,就是隨便搬一堆所謂猶太人特別富有,文化不和,更有甚者歷史課說是「上帝的安排」等等的一堆謬論遮蔽
其實猶太人的經濟差異,的確深化了他們跟歐洲人本來就存在的分歧
但是也有猶太人在中國已生活千年,同樣為商,與中國人卻相安無事(最後大部份更加高高興興的成為中國人的一部份)
就是日佔的上海,同為軸心國的日軍,在納粹外交壓力下尚且不殺猶太人,一句經濟差異,一句文化不同何以解釋?
除非說歐洲人有著演化不良的野蠻基因
唯一的解釋是,歐洲人有著演化不良的野蠻宗教。

[ 本帖最後由 Nomad 於 2009-1-3 15:55 編輯 ]
原帖由 Puppet 於 2009-1-4 00:44 發表

那倒沒所謂,你一向都是發現自己講唔通就咩都唔認架啦。


我想,真正的問題是,他有可能發現嗎

回復 16# 秀雲 的帖子

這一點上,其程度其實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猶太人在西歐的人口比根本也算不上構成威脅的程度,說他們在人口和勢力上接近中國的回回,遠不如他們接近中國的猶太人。
(說威脅,有錢,有權,甚麼威尼斯商人/北歐維京人 隨便一個都惡過猶太人N倍,要說文化不同大有吉普賽人,不見得他們有條教條要殺光他們)
況且猶太人的所謂不能融入當地文化,其實在歷史上不外不改宗跟(被聲稱的)不嫁娶外人。
(後者在猶太經(耶經的舊約+COMMENTARY)的確有此成例,但是在中國似乎漢族女子太吸引,於是所謂的藍帽回回,不出幾百年他們的聚居點就消失得無影無縱)

其實中國固守舊節的「民族」多不勝數,藏民(OK這是中共以後的故事OTL),苗民,回民,滿民(他們還一度要我們學他們剃頭哩!頑固執守的程度絕對超過回民。)還有啥鬼女兒國等等等等。
論畜牧和相關的食肉文化,印度教不碰牛,佛教連肉都不別多塊,兩者在中國,都是相安無事吧?
在本土文化上有著爭執,是無可口非的,但是回回的大型事變,與其說是因為文化的深化,不如說是因為回教有其特定的國家政治背景,涉及到國際政治的問題
而且,滿清對於所有其他民族的本身傳統都恣意破壞,連漢人都要留髮不留頭,單是這點就已經弄出不少血腥問題吧。
原帖由 秀雲 於 2009-1-4 12:48 發表
                                                                                                                                                                                                                                                                                                                        你舉的歐洲民族,至少在信仰上并沒有和當地文化發生沖突,即便最另類的吉普賽人,貌似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宗教信仰,完全可以融入當地宗教。基于歐洲當時特殊的政教模式和全民瘋狂的宗教心理,猶太人完全可以改宗來為自己營造安全的環境。


問題的關鍵字眼,就是「改宗」和「當時的政教模式」,其實這兩項的本身就是對於教會所有暴力和民間財產的掠奪的參與
就這一點上,基督教對於猶太人的迫害,其實跟鴉片戰爭與殖民時期基督教對於中國人的迫害是完全一樣的。

原帖由 秀雲 於 2009-1-4 12:48 發表 [url=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38346&ptid=3076][/url]
至于中國的,藏民不是還有“佛教”這條紐帶嗎?滿族試圖改變漢人的衣冠時不也遭到了大面積的抗爭嗎?


所以才說清朝本身對其他文化的破壞就已經促成了大量的血腥問題。

原帖由 秀雲 於 2009-1-4 12:48 發表 [url=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38346&ptid=3076][/url]
再者,佛教不碰肉,印度教不碰牛,和農耕文明并無沖突啊。你食你的素,我喫我的肉,井水不犯河水。


喂喂喂牛可是農業動力的基本啊啊啊。

原帖由 秀雲 於 2009-1-4 12:48 發表 [url=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38346&ptid=3076][/url]
而回回們則要求連豬都不準養殖,過去在回漢雜居的村落,這樣的沖突特別多。對滿清政府而言,不養豬就是破壞農業稅收之本,政府肯定要偏向漢民。我記得小說儒林外史中就描述過當時官府聯同百姓對回回的歧視。這和而今政府在豬年不允許電視媒體說“豬年大吉”的現狀有天壤之別。


其實,不養豬,可以回民養牛吧...

回復 20# 秀雲 的帖子

豬的成本是低
但是雞鴨也不高吧?
何況相對之下,猶太人都有不沾豬的習俗哩。
原帖由 秀雲 於 2009-1-6 11:56 發表
我做個假設,如果元朝的色目人換成猶太人,猶太人肯定不會被同化。原因就在于終元一朝,色目人的等級始終比華夏人高,這種和如今相似的“民族優待政策”大大加強了被優待民族的民族性。否則無法解釋明太祖起兵時期也不敢小視回民的力量。這說明元代以後色目人力量,傳統,人口的膨脹。猶太人只是沒有趕上這個好日子罷了


但是色目人始終是從一開始擁有自身國家,比較大的民族
他們跟在全世界皆與隱形少眾無異的猶太相比,其實仍然是很困難。
此外,其實現代的民族政策又很難跟,元朝比,畢竟,元朝時間,南人被蒙古人(甚至色目人)所殺,是正式的無罪啊!

原來教會潮童的歷史程度中三未畢業,於是就此慘死

原帖由 Guest from 203.198.32.x 於 2009-1-9 17:17 發表
我正想你們知道天主教與基督教你們都一樣在混淆哩!



唉,又一個連「基督教」(Christianity = 統稱),天主教(Catholicism)和新教(Protestantism)都未分清的基徒
當真只值潮童的外號。
都是那句,回去抹抹嘴吧。

回復 38# 的帖子

早就叫你
叫人尊重你...個耶穌之前
麻煩羊又好,狗又好,叫你的耶穌用用他聲稱的主權管管下面群禽畜啦
唉呀,現在終於出事囉。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