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法制健全的原因是他们没有道德

來源:Anti-CNN

西方文明有三个重要内核,一是犹太/基督教的道德观,二是希腊文明中的民主精神,三是牛顿——康德为代表的现代理性思想,这三个体系构成了西方所有思想理论的重要源头。
    实际上,希腊民主思想构建了今天西方社会的权利和财富分配方式,牛顿——康德思想体系形成了今天西方社会认识物质世界的方法论,二者都是外在的、形而上学的,处于精神世界中的浅层次,只有犹太/基督教的道德观和价值观,才是塑造西方人性格特点和精神世界的最终模具。
    《圣经》之中,人物无数,为什么我们要把雅各挑出来,详详细细地重点分析?实际上,犹太人成为上帝宠爱的“选民”,是从雅各正式开始的,以色列民族由此诞生,在雅各及其儿子约瑟身上,集中了犹太民族的各种性格特点和文化符号,在雅各身上,我们可以总结出许多有意义的结论。
     西方文明两千年来的演变过程,向我们揭示出这样一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在过去和现在的西方人脑子里,只有宗教道德,没有世俗道德;只有民主价值,没有多元价值;只有机械论,没有辩证法。
    宗教道德非常简单,就是信奉神,膜拜神,服从神,只要满足了这一条,其他都可以忽视。雅各之所以成为上帝的宠儿,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优秀、善良、公正而富有道德,而是因为他对上帝无条件的信奉和忠诚,这是最重要的一点,除此以外,一切都不是问题。他可以骗,可以偷,可以谎话连篇,可以恩将仇报,可以不择手段,如果遇到麻烦,上帝还会帮他偷、帮他骗。在《圣经》中,上帝就是上帝,他并不是道德的权威和公正的化身,也没有正常的逻辑和怜悯之心,上帝凭着反复无常的喜欢和厌恶来对待他的子民,今天可以用两条鱼五个饼来让五千人吃饱,以证明自己的全能,明天也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就让几十万毫无过错的信徒死于非命,借以显示自己的威力。
    所以,在同一个宗教信仰的范围内,西方人还可以勉强约束自己的行为,但是越过宗教的界限,西方文明就露出了狰狞残忍的嘴脸,面对信仰别的偶像的“异教徒”,犹太/基督徒既没有宗教道德的约束,也没有律法的约束,唯一喜欢做的,就是举起屠刀和火把,所以,“异教徒”这个名称,是犹太/基督教的特产,杀戮和掠夺,也是犹太/基督教几千年来的光荣传统,并且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我们发现,在宗教范畴之外,西方的世俗道德几乎是一片空白,而维持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就只有全靠各种各样的法律来进行约束——这也是今天西方法律体系健全的一个重要原因。
    以《十诫》为代表的摩西律法书,在一切为神服务的基础上制定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规定,比如要吃什么样的食物、怎么处理麻风病、衣服发霉怎么办、怎么赎回房地产、如何借贷给穷人等等,可就是几乎找不到多少处理人际关系的条款,最多就是叫不要去贪恋邻居家的老婆和驴,纵观整个西方文明史,找不到象孔子这样一个从人伦关系的角度来梳理社会关系的智慧长者。
    实际上,物质世界复杂,莫过于人类社会复杂;而人类社会复杂,莫过于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复杂——比如夫妻关系、父子关系、兄弟关系、邻里关系、朋友关系、君臣关系、邻国关系等等,处理好了人伦关系,一切便自然而然,逐次清晰,正所谓“纲举则目张,本立而道生”。从远古时候开始,中华文明就逐渐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天人和谐、崇尚道德的特点,中国人的先祖把这些价值标准称为“正道”和“王道”。
     而西方文明则是以“利”为核心的文明,所以,为了实现“利”,西方人可以在技术层面上做到精细、认真、创新等等,因为这些可以直接为“利”服务,所以,在“道”与“术”之间,西方文明实乃集“术”之大成者,但却是“有术而无道”。
    认识了这一点,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什么西方人永远要把“没有永恒不变的朋友,只有永恒不变的利益”这句话奉为经典,也才可以理解,为什么法国总统萨科奇把脸变得象小丑一样却毫无羞愧之色,也才能理解,为什么每一届美国总统在选战中敌视中国,选举后却又百般笼络讨好。中国人说,说出来的话等于拉出来的屎,你想收回你说的话就必须把拉出来的屎吃回去,这句话,再过一千年西方人也无法明白。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