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墳.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6/5/6 01:08 編輯

扇墳.

  周朝末年,有一高賢,姓莊,名周,字子休,宋國蒙邑人,曾在周朝為漆園吏。師事一個大聖人,是道教的祖師,姓李,名耳,字伯陽。伯陽生而白髮,人都叫他為老子。莊生常晝寢,夢中變為蝴蝶,栩栩然在園林花草間飛舞,很是歡暢。醒來後,還覺的臂膊有如兩翅飛動,覺得很奇怪,以後時常做這樣的夢。

旁白-周朝末年,有一高賢,叫莊周,他的師父是個大聖人,人都叫他為老子。莊周時常做夢,夢中變為蝴蝶,在園林花草間飛舞,醒來後,還覺的臂膊有如翅膀,覺得很奇怪,常做這樣的夢。

  一天,莊生趁在老子座前聽講《易經》的閒暇,把這個怪夢告訴老師。老子是個大聖人,曉得人的三生來歷,就向莊生指出夙世因由。原來那莊生是天地混沌初分時候的一個白蝴蝶。天一生水,二生木,木榮花茂。那白蝴蝶采百花之精,奪日月之秀,得了氣候,長生不死,翅膀大如車輪,後來在瑤池遊玩,偷采了蟠桃花蕊,被王母娘娘位下守花的青鸞啄死。它的精靈不散,托生到世上,做了莊周。

旁白-老子說他夢中是蝴蝶大仙下凡,成為了人類。

  因他根器不凡,道心堅固,師事老子,學清淨無為的教義。今天被老子點破了前生,如夢初醒。自覺兩腋生風,栩栩然大有蝴蝶的意思。把世情榮枯得失,看做行雲流水,一絲不掛。老子知道他心中已經大徹大悟,就把《道德經》五千字的秘決,傾囊而授。莊生默默誦讀修煉,就能分身隱形,出神變化。從此棄了漆園吏的前程,辭別老子,周遊訪道。

旁白-他向老子學習會了法術,辭別老子。

  莊周雖然以清淨無為的道教為宗,卻不絕夫婦的人倫,一連娶過三房妻子。第一室房妻室得病夭亡了;第二房妻室有過失被休了;如今說的是第三房妻室,姓田,是田齊族中的女子。莊生游于齊國,田宗看重他的人品,把女兒嫁給他。那田氏比先前兩個妻子更有姿色。肌膚若冰雪,綽約似神仙。莊生雖然不是好色之徒,卻也十分相敬,真個如魚似水。楚威王聽說莊生是個賢士,派遣使臣持黃金一百鎰(古代的重量單位,一說為二十兩,一說為十二四兩),文錦一千端,高車駟馬,聘為上相。莊生感歎說:當作犧牲的牛,身上披著繡花的錦緞,吃的是最好的豆子,看見耕牛勞作辛苦,不僅沾沾自喜。等到迎進太廟,看見屠刀在眼前,才知道想當耕牛而不可能了。拒絕不受,帶著妻子回歸宋國,隱居在曹州(周朝末年的曹州,治所在左城(今山東曹縣西北)。後來遷到菏澤)的南華山。

旁白-有大國之人用重金聘他,作為宰相,他卻能知其中俊險,斷然婉拒。帶著妻子隱居山林之中。
莊周為人是個色狼,取過三個妻子,一個死了,第二個被他休了,第三個頗為漂亮,肌膚若冰雪,綽約似神仙。

  一日,莊生出遊山下,見荒塚累累,感歎說:老少俱無辨,賢愚同所歸。是人都要進墳墓中,一進墳墓,還能算人嗎?再走幾步,見一座新墳,封土還沒幹。一年少婦人,渾身縞素,坐在墳墓旁邊,手拿一把素扇,向墳頭上連連搧著。

旁白:一天莊周來到山上,見到有一少婦在用扇子扇墳。

  莊生覺得奇怪,問她:娘子,墳墓裏葬的是你什麼人?為什麼用扇搧土?那婦人並不起身,繼續搧著,卻鶯聲燕語地說出幾句不通情理的話來。正是:聽時笑破千人口,說出加添一段羞。

  那婦人說:墳中埋的是拙夫,不幸身亡。生前和妾相愛,死不能舍,遺囑叫妾如果要改嫁他人,一定要等到葬事完畢,墳土幹了之後,方才可以改嫁。

  妾想新築的墳墓,怎麼就幹了?因此用扇搧它。莊生笑了笑,心想:這個婦人好性急!

  虧她還說是生前相愛,要是不相愛的,還要怎麼?就說:娘子,要這新土乾燥極為容易。娘子手腕嬌軟,舉扇無力。不才願替娘子代一臂之勞。

旁白-莊周問到婦人何出此行?少婦說:丈夫要自己墳上的黃土墳土乾固,自己才得另謀取嫁,莊周使用妖法一扇,堆滿黃土的新墳就乾固了。

  那婦人這才站起身來,深深道個萬福,說:多謝官人!雙手把素白紈扇遞給莊生。莊生行起道法,舉手照墳頭連搧幾扇,水氣都搧盡了,墳土頓時乾燥。婦人笑容可掬,道謝說:有勞官人用力。舉纖手從鬢旁拔下一股銀釵來,連同那紈扇一起送給莊生,作為謝禮。莊生退還其銀釵,受了紈扇。婦人欣然而去。

旁白-於是婦人就把扇子送給了莊周,又將扎髮的銀釵作為謝禮。

  莊子心中不平,回到家中,坐在草堂上,看著紈扇,口中歎出四句:
  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相聚幾時休?
  早知死後無情義,寧可生前恩愛勾。

旁白-莊周吟詩:不是冤家不在一起,死後也是薄情寡意,就是我老是喜歡壞人家好事。

  田氏在背後,聽見莊生感歎,上前相問:先生為什麼事感歎?這把扇子從哪里得來?那莊生是個有道之士,夫妻之間亦稱為先生。莊生就把婦人扇墳,要墳土幹了好改嫁的話說了一遍。這把扇子,就是她用來搧土的。因為我幫她出力,所以拿它贈我。田氏聽了,忿忿然把那婦人千不賢,萬不賢地罵了一頓。

旁白-莊周的妻子田氏問他:你手中的扇子哪裡來的?他將婦人持扇扇墳之事告述了她。
莊周的妻子很不高興他的所為,臭罵了他和那女人一頓,千不賢;萬不賢。

  對莊生說:像這樣薄情的婦人,世間少有!莊生感慨,又說出四句:
  生前個個說恩深,死後人人要搧墳。
  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旁白-莊周唱到,女人呀,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

  田氏聽了大怒。古話說:怨廢親,怒廢禮。田氏在怒火中,不顧體面,向莊生面上一啐,說:人類雖然相同,賢愚並不相同。你怎麼可以把天下婦女都看作一樣的人?這不是壞人帶累了好人麼。你卻也不怕罪過!莊生說:不要空口說嘴。假如不幸我莊周死了,你這樣如花似玉的年紀,難道捱得過三年五載?田氏說: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哪見好人家婦女吃兩家茶、睡兩家床的?要是這不幸輪到我身上,這樣沒廉恥的事情,別說三年五載,就是一世也做不出,夢兒裏也還有三分志氣呢!

旁白-妻子聽了大怒,不是所有女人都一樣你別一干子打翻所有船,你怎麼可以把天下婦女都看作一樣的人?
莊周說到:不要空口嘴說。假如不幸我莊周死了,你這樣如花似玉的年紀,難道捱得過三年五載?
妻子說:忠臣不事二君,烈女更不二夫。哪見好人家婦女吃兩家茶、睡兩家床的?要是這不幸輪到我身上,這樣沒廉恥的事情,別說三年五載,就是一世也做不出!

  莊生說:難說!難說!田氏說順了嘴,連莊生一起損:有志的婦人勝如男子。哪像你這種沒仁沒義的人,死了一個,又討一個;休了一個,又納一個。只以為別人也和你一般見識!我們婦道人家,一鞍一馬,倒是站得定腳跟的。怎麼肯把閒話讓別人去說,惹後世人恥笑!你如今又不死,幹嗎這樣冤枉人!就從莊生手中奪過紈扇來,扯得粉碎。莊生說:不要發怒嘛,只要真能這樣爭氣就好!

旁白-莊周便說:難說!難說!
妻子說到:哪像你這種沒仁沒義的人,死了一個,又討一個;休了一個,又納一個。只以為別人也和你一般見識!我們婦道人家,一鞍一馬,倒是站得定腳跟的。搶了莊周手中的扇子撕了個粉碎!

  過了幾天,莊生忽然得病,一天天沉重起來。田氏在床頭,哭哭啼啼。莊生說:我病勢沉重,永別只在早晚。可惜那把紈扇被你扯碎了,不然,也好留著給你搧墳!田氏說:先生不要多心!妾讀書知禮,從一而終,誓無二志。先生要是不相信,妾願意死在先生之前,以明心跡。莊生說:足見娘子高志,我莊某死也瞑目了。說罷,氣就絕了。

旁白-幾天後莊周病了,一天天沉重起來。妻子在床頭,哭哭啼啼。莊周說:我病勢沉重,永別只在早晚。可惜那把扇子被你扯碎了,不然,也好留著給你扇墳!
妻子說:你不要多心!我乃是讀書知禮,從一而終,誓無二志。先生要是不相信,我願意死在你之前,以明心跡。
莊周說:見你如此忠貞,我死也瞑目了。說完,就氣絕了。

  田氏撫屍大哭。少不得央求東鄰西舍,製備衣衾棺槨殯殮。田氏穿了一身素縞,真個朝朝憂悶,夜夜悲啼,每想著莊生生前恩愛,如癡如醉,寢食俱廢。山前山后的莊戶,有曉得莊生是個逃名的隱士,也來弔孝,到底不比城市熱鬧。

旁白-田氏就爲莊周製備衣衾棺材殯殮,夜夜悲啼,每想著莊周生前恩愛,如癡如醉,寢食俱廢,如此這般。

  到了第七天,忽然有一個少年秀士,生得面如傅粉,唇若塗朱,俊俏無雙,風流第一。穿戴著紫衣玄冠,繡帶朱履,帶著一個老蒼頭,自稱是楚國王孫,向年曾和莊子休先生有約,想拜在門下,今天特地來拜訪;聽說莊生已經死了,連說:可惜,可惜!慌忙脫下色衣,叫蒼頭從行囊內取出素服穿了,向靈前拜了四拜,說:莊先生,弟子無緣,不得面會侍教。願為先生守一百天喪,以盡私淑之情。說罷,又拜了四拜,灑淚而起,就請田氏相見。

旁白-到了第七天,忽然有一個少年秀才,俊俏無雙,風流第一,穿著體面,帶著一位老僕人,字說是楚國的的王孫,和莊周有約,想拜在門下,今天特地來拜訪;聽說莊生已經死了,連說:可惜,可惜!拜了四拜,說到:弟子無緣,不得面會侍教。願為先生守一百天喪。

  田氏初次推辭。王孫說:古禮,通家朋友,妻妾都不相避,何況小子和莊先生有師生之約!田氏只得步出孝堂,和楚王孫相見,敘了寒溫。田氏一見楚王孫人才標緻,就動了憐愛之心,只恨沒有因由親近。楚王孫說:先生雖然死了,弟子難忘思慕之情。想要借尊居暫住一百天。一來為先師守喪,二者先師留下有什麼著述,小子告借一觀,以領遺訓。田氏說:通家之誼,久住何妨。當下治飯相待。飯罷,田氏把莊子所著《南華真經》和《老子道德經》五千言,和盤托出,獻給王孫。王孫殷勤感謝。

旁白-妻子起先推辭他的守喪,他說:通家朋友,妻妾都不相避,何況小子和莊先生有師生之約!莊周之妻田氏一見楚王孫人才標緻,就動了憐愛之心,收留了他百日,為先師守喪,當下治飯相待。飯後,就把莊子所著《南華真經》和《老子道德經》五千言,拿了給他。他也萬般大喜殷勤感謝。

  草堂中間設了靈位,楚王孫在左邊廂安頓。田氏每天借哭靈為由,就在左邊廂和王孫攀話。兩人漸漸相熟,眉來眼去,情不自禁。那楚王孫還只有五分,那田氏倒有十分。所喜的是:深山隱僻,就是做差了一些事,頁沒人傳說。所恨的是:新喪不久,況且女求於男,難以啟齒。

旁白-想不到這一百日中,兩人漸漸相熟,怎料莊周之妻對他產生了愛慕之情。

  又捱了幾天,約莫有半個月了。那婆娘心猿意馬,按捺不住。悄悄兒喚老蒼頭進房,賞他美酒,用好話撫慰。從容問:你家主人可曾婚配?老蒼頭說:未曾婚配。婆娘又問:你家主人要揀什麼樣人物才肯婚配?老蒼頭帶醉說:我家王孫曾說,如果能得到像娘子一般丰韻的,他就心滿意足。婆娘問:真有此話?莫非是你說謊?老蒼頭說:老漢一大把年紀,怎會說謊?婆娘說:我央你老人家做媒說合,若不嫌棄,奴家情願服事你主人。老蒼頭說:我家主人也曾和老漢說:一段好姻緣,只礙著師生二字,恐怕惹人議論。

旁白-偶日莊周之妻問到那人的老僕人:你家主人結婚了沒?
老僕人說:沒有結婚。莊周之妻又問:他喜歡如何的人呢?
老僕人說:我家主人說能夠取到像您這樣溫賢的女子,就心滿意足了。
莊周之妻說:不如你就替我兩人說媒巴!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6/5/6 01:01 編輯

  婆娘說:你主人和先夫不過是生前的空約,並沒有北面聽教的事,算不得師生。何況山僻荒居,沒幾個鄰舍,誰會議論!你老人家必定要委曲成就,叫你吃杯喜酒。老蒼頭應允。臨去前婆娘又囑咐說:如果說得成功,不論早晚,就來房中回復奴家一聲。奴家在這裏專等。

旁白-莊周之妻說:如果你說得成功,不論早晚,就來房中回復我一聲。我在這裏等。

  老蒼頭去後,婆娘懸頸而望。在孝堂邊張望了幾十遍,恨不能一條細繩縛了那俊俏後生的腳,扯了進來,摟作一處。將近黃昏,那婆娘等得不耐煩了,黑暗裏走進孝堂,去聽左邊廂的聲息。忽然靈座上作響,婆娘嚇了一跳,只以為亡靈出現了,急忙走到內室,取燈火來照,原來是老蒼頭吃醉了,直挺挺地躺在靈座桌上。婆娘又不敢嗔怪他,又不敢聲喚他,只得回房,捱更捱點,又過了一夜。

旁白-那日夜中,田氏見老僕人酒醉飯飽,也不做此事,心理著急,也不好罵他。

  第二天,見老蒼頭走來走去,並不來回復那話兒。婆娘心中發癢,再喚他進房,問他這事兒。老蒼頭說:不成!不成!婆娘問:為什麼不成?莫非不曾把昨夜說的這些話剖析明白?老蒼頭說:老漢都說了,我家王孫也說得有理。他說:娘子的容貌,自然不必說了。沒拜過的老師,也可以不論。但是有三件事不妥,不好回復娘子。

旁白-到了第二日老僕人說到:這媒事有三不妥!

  婆娘問:哪三件事?老蒼頭說:我家王孫說了:堂中現擺著個兇器,我卻和娘子行吉禮,心中何忍?而且也不雅相。二來莊先生和娘子是恩愛夫妻,況且他是個有道德的名賢,我的才學萬分不及,恐被娘子輕薄。三來我家行李還在後邊沒到,空手來這裏,聘禮筵席的費用,一點兒沒準備措。有這樣三件,所以不成。

旁白-田氏問:有何不妥?老僕人說:堂中擺了你死去的丈夫,不好成婚,我家主人,才疏學淺不好輕薄了夫人,三來我家主人,空手來這裏,聘禮筵席的費用,一點兒沒準備措。所以不成。

  婆娘說:這三件都不必顧慮。兇器不是生根的,屋後還有一間破空房,喚幾個莊客抬出去就是,這是一件了。第二件,我先夫哪里就是個有道德的名賢?當初不能正家,以致有休妻的事,人都說他薄德呢。楚威王慕他虛名,拿厚禮聘他為相。他自知才力不勝,才逃到這裏來的。

旁白-田氏說到:前夫的遺體可以擺到後房,前夫是個跑官之人,又何來的才德?前夫自視能力不足,才躲到這山林裡來,況且他又是個休妻之人。

  上個月他在山下,遇見一個寡婦,用扇子搧墳,要墳土幹了方才嫁人。拙夫就調戲她,奪她紈扇,替她扇土,還把那紈扇帶了回來,被我扯碎了。臨死前幾天還為他生了一場氣,有什麼恩愛!你家主人青年好學,前途不可限量。

旁白-田氏說:他上個月,還幫人扇墳呢,把那扇子帶了回來,被我扯碎了。你家主人青年好學,前途不可限量。

  況且他是王孫貴族,奴家也是田宗的女兒,門第相當。今天來到此地,真是姻緣天合。第三件,聘禮筵席費用,奴家自己做主,誰敢要聘禮?筵席也是小事兒。奴家積得有私房銀子二十兩,贈給你主人,做一套新衣服。你再去轉達,如果說得成,今夜正是合婚吉日,就要成親。

旁白-田氏說:況且他是王親貴族,我也是名門之家的女人家,門道相同,姻緣天合,聘禮筵席費用我大可自行作主,筵席也是小事兒,我到可贈你主子二十兩銀子,做套新衣服呢!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6/5/6 01:03 編輯

  老蒼頭收了二十兩銀子,回復楚王孫。楚王孫只得順從。老蒼頭回復了婆娘。那婆娘歡天喜地,當時就把把孝服除下,重勾粉面,再點朱唇,穿了一套新鮮色衣。

  叫蒼頭喚來附近莊客,扛抬莊生屍柩,停在後面破屋內。打掃草堂,準備做合婚筵席。有詩為證:
  俊俏孤孀別樣嬌,王孫有意更相挑。
  一鞍一馬誰人語?今夜要將快婿招。

旁白-老僕收了二十兩銀子,回覆給主子,楚王孫只得順從。老僕回覆了田氏。田氏歡天喜地,將自己濃妝豔抹了一番,穿了一套新鮮色衣。差人打掃草堂,準備做與楚王孫合婚筵席。

  那婆娘收拾香房,草堂內擺得燈燭輝煌。楚王孫簪纓袍服,田氏錦襖繡裙,雙雙站在花燭之下。一對男女,如玉琢金裝,美不可說。交拜完畢,攜手入洞房。千恩萬愛地吃了交杯酒,正要上床解衣就寢,忽然楚王孫眉頭緊皺,寸步難移,登時倒在地下,雙手撫胸,只叫心疼難忍。田氏心愛王孫,顧不得新婚廉恥,近前抱住,替他撫摩,問他是什麼病。王孫痛極不語,口吐涎沫,奄奄欲絕。老蒼頭慌做一堆。田氏問:王孫平日有這病症麼?老蒼頭答:他這病平日就有。大約一二年就要發作一次,無藥可治。只有一樣東西,吃了立刻生效。田氏急問:要吃什麼東西?老蒼頭說:太醫傳一奇方,必須用生人腦髓加熱酒吞服,心痛立刻可止。平日他這病發作,老殿下奏過楚王,撥一名死囚過來,取他腦髓。如今在山中,哪里去討?看來這一回是死定了!田氏問:生人腦髓,哪里去找?但不知死人的可用得麼?

旁白-大堂之際兩人和婚,一對男女,如玉琢金裝,美不可說。交拜完畢,攜手入洞房。千恩萬愛地吃了交杯酒,正當要上床解衣就寢之時,那帥小子楚王孫忽然眉頭緊皺,寸步難移,倒在地下,雙手撫胸,口吐涎沫,發起了羊癲瘋,奄奄欲絕。田氏趕緊追問道老僕,問他這是什麼毛病?
老僕說:這病我家主子他平日就有,大約一二年就要發作一次,無藥可治。只有一樣東西,吃了能夠救他。
老僕說:太醫傳一奇方,必須用生人腦髓,心痛立刻可止。平日他這病發作,老殿下求過楚王,撥一名死囚過來,取他腦髓服用。如今在山中,哪里去討?看來這一回是死定了!
田氏問:生人腦髓,哪里去找?但不知死人的可以用麼?

  老蒼頭說:
  套醫說,凡是死了不滿四十九天的,腦髓還沒乾枯,也可以取用。田氏說:我丈夫死了才二十多天,何不破棺取用?老蒼頭說:只怕娘子不肯。田氏說:我和王孫已經成為夫婦,婦人以身事夫,自身尚且不惜,難道還捨不得前夫的遺骨麼?

旁白-老僕人說:太醫說,凡是死了不滿四十九天的,腦髓還沒乾枯,都可以取用。
田氏說:我丈夫死了才二十多天,何不破棺取用?我已和王孫成為夫婦,自身尚且不惜,難道還捨不得前夫的遺骨麼?

  當即命老蒼頭服侍王孫,自己尋了砍柴的板斧,右手提斧,左手舉燈,走到後邊破屋中,把燈放在棺材蓋上,看准了棺材頭,雙手舉斧,用力劈去。婦人家氣力單薄,本來是劈不開的?卻有個緣故:那莊周是個達觀的人,遺言不用厚斂,只用三寸桐棺,所以一斧子就劈去了一塊木頭。再一斧下去,棺蓋就裂開了。

旁白-於是田氏就拿了斧頭,到了後房欲將前夫的棺囧劈開,而莊周又是個小氣鬼,連棺材都用三寸厚的合成木頭甲板。田氏闊斧兩劈,就將棺囧批開了。

  只見莊生在棺材裏長歎一口氣,推開棺蓋,挺身坐起。田氏雖然心狠,終究是個女流。嚇得腿軟筋麻,心頭亂跳,斧頭不覺墜地。莊生叫:娘子扶起我來。那婆娘不得已,只得扶莊生出棺。莊生舉燈,婆娘隨後,一同進房來。婆娘心知房中有楚王孫主僕二人,不免捏兩把汗,走一步反而退兩步。走到房中一看,鋪設依然燦爛,那主僕二人卻不見了。婆娘中雖然暗暗驚疑,卻也放下了膽,巧言抵飾。對莊生說:奴家自從你死之後,日夜思念。方才聽見棺材中有聲響,想古人中多有還魂的事兒,望你復活,所以用斧開棺,謝天謝地,果然重生!實在是奴家的萬幸!莊生說:多謝娘子厚意。只是一件,娘子守孝不久,為什麼穿著錦襖繡裙?

旁白-而莊周的妻子去見到棺材蓋子下的丈夫爬了起來,上演了人死復活的戲碼!到了堂內卻見楚王孫與老僕皆不見蹤影了。田氏連連對丈夫解釋到,傳說人死復活的神蹟是真的,故此批開了你的棺材一探,望你復活,謝天謝地,果然重生!我真是萬幸!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6/5/6 01:06 編輯

  婆娘又解釋說:開棺見喜,不敢穿凶服,以免衝動,只好用錦繡,以取吉兆。莊生說:罷了!還有一節,棺木為什麼不放在正寢,卻撇在破屋內,難道也是為吉兆?婆娘無話可答。莊生見杯盤羅列,也不問緣故,叫暖酒來飲。

旁白-田氏又說:開棺見喜,不敢穿殤服,只好用錦繡,以取吉兆。莊周問到:棺木為什麼不放在正堂,卻撇在破屋內,難道也是為吉兆?田氏無話可答。莊周上了堂上的桌子喝起了酒來。又唱起歌來。

  莊生放開量,滿飲幾杯。那婆娘不達時務,指望煨熱老公,重做夫妻。緊挨著酒壺,撒嬌撒癡,甜言蜜語,要哄莊生上床同寢。莊生飲得酒大醉,索紙筆寫出四句:
從前了卻冤家債,你愛之時我不愛。
  若重和你做夫妻,怕你巨斧劈開天靈蓋。

旁白-莊周吟詩唱到:從前跟你吵架,被你狠狠修理,在多當幾天你的丈夫,我都怕被你把我劈了。

  那婆娘看了這四句詩,羞慚滿面,啞口無言。莊生又寫出四句:
  夫妻百夜有何恩?見了新人忘舊人。
  甫得蓋棺遭斧劈,如何等待扇幹墳!

旁白-莊周吟詩唱到:夫妻百夜有何恩?見了新人忘舊人。入了棺材招斧劈,如何等待墳土乾?

  那婆娘精神恍惚,自覺無顏。解腰間繡帶,懸樑自縊。嗚呼哀哉!這一回倒是真死了。莊生見田氏已死,解了下來。就用劈破的棺材殮了她。

旁白-原來那楚王孫與老僕都是莊周妖法變出來的。田氏見狀,隔日到了屋樑子哩,懸樑了。莊周見此就將他埋在原先他自己的棺柴之中了。

  莊生大笑一聲,將瓦盆打碎。取火從草堂放起,把屋宇都燒了,連棺木一起化為灰燼。

旁白-那個糟老頭子一聲狂笑,把屋子都給燒了,連他的棺材一起化為灰燼。

  莊生遨遊四方,終身不娶。也有人說,在函谷關遇老子於,相隨而去,已經得大道成仙了。詩雲:
  殺妻吳起太無知,荀令傷神亦可嗤。
  請看莊生鼓盆事,逍遙無礙是吾師。

旁白-傳說糟老頭子莊周唱到:那殺了妻子的人是我太無知了,爲了他而神傷卻也可笑,請鑑別老頭子我幹出來的好事,單身不娶逍遙自在都是聽人家在說的。

這是一個爛故事,告訴我們別太鐵齒,也別跟莊周一樣當個老狐狸,但這都是民間故事,人類本是物理之物,又何來之妖法呢?

  「簡評」本篇的兩個故事,一個是莊周夢蝶,一個是周莊試妻。前者最早見於元人雜劇,但是故事有所不同。元人史九敬先曾作《老莊週一枕蝴蝶夢》雜劇,說的是莊周夢見自己變成蝴蝶,引發一個問題:到底是自己夢中變成蝴蝶呢,還是蝴蝶夢中變成周莊。

  後來被太白金星點化成仙。後者見於明人謝國的傳奇劇本《蝴蝶夢》,說的就是周莊詐死以試探妻子是否貞節的故事。但不知道是謝國改編自馮夢龍,還是馮夢龍改編自謝國。清人石龐也有同名作品。

  此後二百多年來這個故事被不斷地改編成各種劇種上演。京劇名為《大劈棺》,變成了一出賣弄風騷的風流戲。解放後認為這是一出宣揚封建道德的壞戲,於是又有人從解放女性著眼,經過改編,劈開棺木後在臺上大義凜然地痛斥莊周,控訴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只能從一而終的不平等。


改編於吳越莊子休鼓盆成大道,[明]馮夢龍原著,簡評與二十。
多謝分享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6/5/6 02:43 編輯

頂呢個掣

(香港話, 台灣仔不會欣賞)
只有自以為精果件認為台灣人不會欣賞?基督井底蛙!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