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棄邪教 單信父神 扔棄佛教 信仰基督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09/5/16 21:51 編輯

扔棄邪教 單信父神 扔棄佛教 信仰基督

扔棄邪教 單信父神 

  由於偽十字徒到處以我名義亂貼見證,所以我在此貼出我的真正見證,以證實它們的確是說謊的。

  我曾經是一名極度虔誠的偽十字教徒,但是現在卻忠實信仰獨一的父神。我雖然用虔誠忠實這兩個詞語,但卻也確實的經歷了偽十字教的荒謬和父神的真愛。

  我從小受外婆的影響,常跟她去教會敬拜耶穌,其實我外婆也算不上是一個真正的基督教徒,因為她並沒有受洗,也不怎麽讀經禱告,可以說完全不懂基督教的教理教義,只是盲目的作禮拜,希望保佑平安。平時只是遇到教會每年的節慶,就按時去教會裏作禮拜;或者是在她有病的時候,在病床上祈求耶穌的保佑,亦承諾以錢財奉獻,期望痊愈,等到病好了,再帶上許多錢財和食物、禮物以及一些揀來的好東西去教會獻上感恩的祭”(這是她自己說的),有時因為是風濕病引起的手腳疼痛,她還要餓肚子禱告,美其名曰:禁食禱告,病好了一定要帶上許多錢財和食物、禮物以及一些揀來的好東西去教會獻上感恩的祭”(這是她自己說的)

  小的時候我對這些非常之感興趣,對耶穌的狂熱程度簡直比外婆還高,每年的耶誕節要去教會給耶穌作耶誕布置,我常常是很早就起床,梳洗好了,就去教會開始忙,然後再吃了早飯去上學;晚上吃了晚飯,一定要去教會先把耶誕燈點上了,然後才去做作業;要是遇到復活節或者教會的其他節日,更是早上四點不到就起床,上教會幫忙。如果是讀書期間,幫忙回來再上學,如果是放假,那可就要在教會裏呆上一天幫忙。遇到周圍有人去世,更是愛去看追思禮拜和送喪。每年的清明和中元,我都要隨教會去奉耶穌名阻止異教徒拜祖先,並燒燬祖先牌位,更還學會了用斧頭或炸藥毀滅偶像。可以說,我得比我外婆還。因此也常常受到教會牧師們的「稱讚」,例如周牧師就曾這樣稱讚過:「讚美主啊!這孩子有信心啊!這孩子受聖靈感動啊!屬天的福分可不淺呢!這麼小就有屬靈智慧哦。」…….諸如此類的話,在當時,我聽了心裏特別喜樂(那些基督徒當然也一起喜樂!)。當時父母工作忙,在市里上班,外婆住在縣城,所以就把我送到外婆家,他們雖然也反對我做這些,但是因為隔得遠,同時還有外婆疼愛外孫的關系,又不能管得太凶,怕外婆不高興。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09/5/16 21:51 編輯

  那個時候,這個縣城裏已經沒有會堂了,但是外婆說解放以前是有的,當地人稱猶太教為父神教,因為他們只信天父為真神,他們依據聖經認定耶穌也只是先知罷了。我曾見到一個老人去世後,門口擺放的是紙紮的七燈台標誌,我問外婆是為什麽?外婆說那個老人以前是單信天父的。我就繼續問天父是怎麽回事?外婆說她也不知道,說我姨媽小時候進去過會堂,叫我問姨媽。我問姨媽,姨媽想想就說:那個會堂只單信天父上帝,他們說只有天父上帝是不生不死的永生真神,耶穌或馬利亞都只是有生有死的必朽之聖人,其實他們到底在信什麼,她也不知道。雖然當時我不能進一步地瞭解,但是『父神耶和華是獨一位格真神,聖子與聖母,只是第一位受造的,也是首生的男女!』這個信念留在了我幼小的心靈裏,也許這就是天父奇妙的安排,若干年後,我才能接受『真神只有獨一位格』的誡命,並開始傳揚這個重要的觀念。

  我小學畢業後,回到父母身邊讀書。回到市里,我已經是個初中生了,有一次上街,走到會堂門口時,忽然看見門上挂的一塊匾額,上面赫然寫著七個大字歸主耶和華為聖,一下子我就覺得非常的熟悉,總覺得我以前看到過這個地方,我想到,這間應該是傳說中的真神教。感謝父神,賜予我奇妙的智慧,是主耶和華的聖靈在我身體裏面做工,所以使得我能知曉基督教只是政治產物而不是真福音,天父在舊約的贖罪律例才是真福音,連耶穌都說:『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馬太福音69節),原來,連耶穌都不准我們尊稱耶穌他自己的名,原來,世人應惟獨尊天父的名為聖呀!其他的假神或聖人的名號都不該被世人尊為聖啊!約翰福音2017節也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原來,耶穌不是神,耶穌真的不是神,耶穌真的沒說他自己是神啊!什麼三位一體的都是鬼話連篇啊!
  由於市區裏也有十字架教會,我就常去。以前在縣城只是膚淺地作禮拜,現在可是真的開學了。在教會裏,我得到了以前一直想得到的詩歌和聖經,因為以前在縣城的時候,這些東西一般是得不到的,都是那些受洗後的弟兄才有,還有就是其他異端的教派也有,我一個小孩子,肯定是得不到的,因為那些自以為懂聖經的人都非常的剛愎自用,而且縣城裏能有這些東西的人很少很少。這些有能力引用經文傳教的弟兄被牧師認可為傳道人,常常有人出錢請他們醫病感鬼,所以他們也生怕懂聖經的人多了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意。我拿著這些書,心裏非常地激動,沒事也要拿出來像寶貝一樣摸摸、翻翻、聞聞,早晚更是虔誠地靈修。早上我四點起床,梳洗完畢趕到寺院去參加教會五點半的晨禱,然後再去上學。我常常五點不到就到了教會,教會的牧師都還沒有起床,只有在教會廚房裏幫忙的老姐妹早早地起來,使得有人為我開門,但是我又常常在禮拜堂裏等了又等,有時等到六點都還沒有牧師起床來做晨禱,那時心裏是這樣安慰自己的:牧師們晚上一定看書看到很晚或者屬靈爭戰禱告打晚了。但是時間長了就看明白了,他們晚上不禱告也不讀經,有時拿本聖經晃晃,實際有沒有禱告,誰也不知道,只是見他們一邊和我們聊天,一邊翻聖經,一心豈能兩用?有一次我一直等到了早上七點,牧師們還是沒有起床,我不得已因為要遲到了,只好上學去了。但是這些都沒有能動搖我信耶穌的決心。

  時間長了,父母追問,早上我不敢再去教會裏了,但是,我開始在我的房間裏做晨更晚禱,不到三個月,我已經會背誦一些平日常用的聖經經文和詩歌,例如:羅馬書116節說『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詩歌的《站起為耶穌》、《耶穌精兵前進~出發去作戰》、《耶穌是主》等。然後我向教會的牧師提出想學做傳掉人,這可是我一直的夢想啊!以前看著那些傳道人能傳講聖經,還會為基督教辯護,覺得是很了不起的啊!他們能奉耶穌名醫病,還能奉耶穌名趕鬼,特別是毀滅那代表中國傳統的龍的圖騰權勢,迫使信徒唾棄自己的民族文化與列祖列宗,真是堪與文化大革命相比美啊。


  教會牧師我為什麽要學,我回答說:「我以後一定要當牧師,希望現在先打基礎。」他們竟然就同意了。凡是入門都應該學基礎的東西都一一傳授給我,可是當我提出一步登天的學牧師才能做的事奉的時候,作為牧師的他們,竟然不顧及我只是一個剛受洗的門徒,還是一個學生而不是傳道人,就同意了。後來我才明白,他們教會裏人少,服事時,幫忙的同工不夠。在此期間,我目睹了兩個農村來的年輕人被按牧的過程,他們在教會裏住了一年後,教會為他們舉行了按牧儀式,儀式完畢後,禮請教會協會長為他們授證,就在他們按牧的同一天,我還請了本市的教會協會的會長為指導牧師。由於我常買東西奉獻給牧師,也因為我的家庭,牧師對我是刮目相看,非常細心教導我,所以我學習事奉也很快,一來二去,教會事奉這一套我完全學會了,敬拜讚美,憑所謂聖靈帶領講道,以破除黑暗權勢綑綁的名義破壞中華文化與祭祖的慎終追遠傳統,順便砸壞異教神像以彰顯耶穌的公義權柄,甚至以耶穌的名義要求信徒奉獻更多的人民幣,這些偷搶拐騙的技倆都全部學會(奉耶穌的名偷搶其他宗教的文物,奉耶穌的名拐騙教會裡的信徒錢財,哥林多後書105節說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所以我們也要將人所有的錢財都奪回,使他都奉獻基督教會。這樣才能餓死異教。),每到星期天,我一定就是騙父母去同學家了(羅馬書328節說『所以我們看定了: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所以我可以為耶穌而騙人。),但其實是在教會裏服事耶穌,因為我從小不惹事,父母也就放心,卻不知我是去服事耶穌,現在想起,為耶穌而欺瞞父母,真的是非常地難受。

  後來我去了我們鄰市的一個省級風景區裏的一間教會參加一個老牧師的追思禮拜聚會,在那裏又遇到了一個牧師。因為這間教會的服事在全省是非常有名的,所以我在那裏又作奉獻,告訴他我以後要當牧師的願望,但是因為父母不同意,請牧師勸化,在我奉獻了一個大大的紅包後,牧師為我舉行了簡單的按牧儀式,並授予牧師袍,從此我在基督教裏卻有了一個牧師的身份,在那裏又學會了更為完美的一套服事,稱它完美,是因為它的內容比我以前學的要複雜,其實就是穿插了很多異教的東西在裏面,例如:聖經的教義是禁止世人作偶像的,所以這裏做服事卻要將耶穌視為上帝的真正神像,還強調「獻人為祭才符合上帝的心意」,其實這就是迦南摩洛異教獻人為祭的觀念;還有為了所謂聖靈澆灌而抹油,說這樣就是膏油;同時還要運用催眠術來搞內在醫治,順便套出受醫者的個人隱私,抓住其把柄,以達控制信徒目的等等。
  說到這裏,我有些話就更不得不說。這個所謂的事奉,完全是一套騙人的把戲,是牧師吃飯掙錢的工具。十字架教的事奉雖有多種,但是都不是天父上帝制定傳下來的,全部是十一世紀以後的牧師自己編寫的,其中夾雜大量的異教的儀式內容,細想,牧師的專長就是醫病趕鬼,總不會是古代異教術士抄襲現代牧師的吧?諸如有一次我在新約全書裏看到地獄一詞,甚不明白,後來才知道這原是佛教的詞彙,舊約全書並沒有這個字眼,而且佛教的儀式是收錄于《大藏經》,完全統一的,而基督教的事奉,除了主日崇拜和特定聚會在主禱文及使徒信經稍微統一些以外,很多服事,諸如:常用的敬拜讚美、權能事奉、或是噫噫亂嚷的鬼話方言等,皆是各各自創,各自為派。教會到處大肆宣揚服事的功效,說什麼可以驅魔趕鬼啦,醫治疑難雜症啦,其實啊,只要細細分析事奉的程式,就可以明白那些其實都是騙人的把戲,比如,教會的驅魔趕鬼:首先要敬拜讚美,這個敬拜的程式為:呼喚耶穌(耶穌本身不就是個已死的古人嗎?)、唱詩讚美耶穌、宣告耶穌寶血潔淨全會場(用死人耶穌的血?真血腥啊!)、傳道人幫忙揪住那些所謂被鬼附的、結果原本好端端的一個人居然真的抓起狂來(其實是環境氣氛太激昂狂熱導致個人情緒也被激發罷了)、傳道人就認定那是被鬼附、傳道人自己召了耶穌的亡魂來、卻也奉耶穌的名收服之、自己放鬼、自己收鬼、從頭到尾都是奉那個已死去多年的耶穌的名,其中,先召請耶穌這一節就說不通,耶穌明明已經死了,怎能又召喚耶穌來教會?難怪會讓信徒發瘋!再說「耶穌的寶血」,耶穌既已死了幾千年了,難道他的血被基督徒用冷凍防腐技術保存到現在?誰指示的?天父上帝嗎?但舊約全書找不到這樣的命令!

  還有!傳道人宣告耶穌的寶血潔淨會場,是不是有偷學異教灑淨儀式或劃定結界法術之嫌?還有部分屬靈書籍見證所謂「耶穌來帶領基督徒回天家」的內容,這追思禮拜,最主要的就是為了紀念已逝世基督徒,同時也是順便藉機向該基督徒的未信者親人傳教,使他們能因此而信耶穌,但耶穌若來接基督徒回天家以後,基督徒回天家去了,那後來每年做那些追思禮拜有什麽用?還追什麽思?基督徒的靈魂早就回天家了嘛!說穿了還是教會順便藉機向該基督徒的未信者親人傳教,使他們能因此而信耶穌!
  還有,牧師喜歡高舉羅馬書328節(所以我們看定了: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及以弗所書28節(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迴避不理教會內的諸多惡行,如果真的只憑信心就能得救卻不憑行為的話,人人都可以大做壞事,因為『不在乎遵行律法』、『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何必費時費力的積累善行以及奉獻財力或敬拜讚美呢?一個惡貫滿盈的人,死前若接受耶穌作個人救主就能得永生又可進天國,那這個永生是不是太便宜了?這種天國豈不住滿了歷代以來所有的惡人罪人?這種天國與那些充滿罪惡世人的地獄有何兩樣?那些因為基督徒的惡形惡狀而不敢信耶穌的無辜人士是不是就該下地獄?這樣的耶穌未免有失公道吧?惡人去世前,請牧師為他受洗,家人準備許多禮物及奉獻送給牧師,請牧師大吃一頓,再接受許多的基督徒的祝禱,然後無論這人在生時是怎麽樣的一個人,都能被耶穌帶到天國,享受永生的福樂,這個耶穌是不是有受賄之嫌?還有醫病的服事,我在某本屬靈書籍看到,美國曾經有位牧師,曾領受醫病的恩賜,耶穌藉著他醫好了世上任何大小病症,但有一天,他居然說什麼世界在他腳下,從那一天起,他所醫過的病都一一重現在他身上,沒多久,他就死了,姑且不談他的驕傲導致了耶穌的離棄(耶穌的慈愛又失蹤了!),請問到底是誰的病被醫治了呢?根本只是氣功大師的轉移病灶而已嘛!這種技倆,我們中國人的氣功早已駕輕就熟,偽十字教還真會活用哩!

  需要說到的還是主持事奉的牧師的態度問題,俗話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人家拿錢來奉獻,請牧師服事,牧師理應好好的代表耶穌來幫忙人家,可是現在的牧師是完全的心不在焉,常常不是漏句就是漏字,甚至有時連敬拜讚美都唱錯,記得一個讚美詩是我的心哪~要稱頌~讚美我主~唔唔唔唔,但是我在和他們一起服事的時候,好幾個傳道人都隨便哼哼,只有一個記得,如果主持牧師不在場的,沒人帶著的話,多半就唱成我的心哪~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或是在唱我的心哪聲音大,然後就小,最後到了聲音突然就增大,可是往往許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白白的把錢花在這些騙人的把戲上。前面提到,我去學會了比較完美的服事,然後回去,正好我有個朋友(現在也悔改單信天父為獨一真神)需要為他去世的奶奶做追思禮拜,然後就由我介紹來做,我向牧師說:這是我的朋友,我希望給他的奶奶做好些,就用我新學的那套敬拜讚美吧。雖然牧師們口上說好,但是,他們一次也不翻我提供的資料,無奈我只好把程式列印出來,每人發一張,可是臨上場了,除了一兩個傳道人有點聲音以外,其餘人全部閉目養神,只是機械的演奏樂器,再到我為那些未信耶穌的親友開講信耶穌得永生的時候,由於文句過長,許多傳道人都就不耐煩的找凳子做了下來,一場服事下來我聲音幾乎失聲,還被朋友質問傳道人為什麽都坐著?

  2003年暑假,我在上網時,習慣性的打開了信箱,通常會有基督教寄來的宣導信,可是看著看著,怎麽都心不在焉,於是我打開了報紙,本來是想隨意看看,但看到了報紙上的分類裏的宗教欄,我發現了主耶和華教的會堂信息,感謝天父,在主耶和華的靈的帶領下,我連絡了他們,後來,我聽到了許多改信天父的見證,也看到了許多關于初信栽培的文章。從未接觸過天父律法與真理的我,如饑似渴地開始學習,幾天下來,我終於領悟到我是誤信了耶穌,而那些充滿著天父大愛的文章讓我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親切感,好像是父神親自在對我說話一樣,我覺得,我應該以一個全新的角度來看聖經。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09/5/16 21:57 編輯

  感謝天父,正好那幾天三自因為要打個房產官司,需要一份文件,而他們那裏沒有存檔,於是打電話找教會協會要這份文件的複印件,正好我一個人在教協辦公室,於是我就把文件複印了,給教會送去,把文件給他們後,我悄悄地對某牧師說:我有個朋友想要本聖經,我能不能幫他在您這裏買一本?牧師說:送他一本就是了。於是給了我兩本,說是也送我一本。就在這天以後,我對父母說要回學校複習英語,下半年好考四級英語。就回到了成都,一個人在宿舍裏研讀聖經。奇怪的是,以前我很怕鬼,幾乎不敢一個人在家,可是這次我卻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宿舍裏待了一個暑假。同時在網上,我認識了一位單信天父的朋友,在他的幫助下,就在這年的聖誕節,我終於申請單信天父上帝,總算成為了天父的愛子,我在受洗的那一剎那才恍然大悟,原來人若不肯單信天父為上帝則不被天父稱為愛子。受洗後,我積極地打電話給我以前的牧師和教會的弟兄傳揚真福音,想讓他們也悔改單信天父,可能是由於我初學不久,水平不高的原由,我沒有能說服他們,他們卻又反過來勸我回歸十字教,為了堅固我的信心,我換了手機碼,斷絕了和那些牧師以及偽教人士的來往。可是下來有個問題讓我犯了難,我放在家裏宿舍裏的那些偽教用品怎麽辦,因為我的那些東西很多,有:偽教會制服、做事奉用的聖經、聖餐盤等等物品,可以非常之多,雖說改信獨一天父了,但是還是沒有勇氣去扔棄這些東西,因為心裏總有一絲的恐懼。

  有一天我讀聖經,一下子翻到了詩篇121章: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他必不叫你的腳搖動。保護你的必不打盹。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也不睡覺。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的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時直到永遠。讀完這篇經文,我忽然有一種被聖靈澆灌的感覺,感覺到父神就在我的身邊保護我,此刻父神就在我的身邊,於是我趕緊禱告,我說父啊,我雖然已經悔改受洗,但是我如何處理這偽教用品呢?因為我心裏還有一絲的恐懼,求神父指引我。禱告完後,我忽然覺得整個人好象精神了許多,心裏不再有恐懼,反而覺得那些偽教的所謂屬靈書籍擺在書架上很礙眼,於是,我馬上用塑膠袋裝起那些書,走出宿舍,把這些經書扔進了垃圾桶。星期五的時候,我專門坐車回家,清除了家裏的那些東西,這些東西由於怕被父母發現,藏在家裏,每天提心吊膽的,現在丟棄了它們,我完全輕鬆了。以前信耶穌的時候,每每因為同宿舍的同學沒有洗手就去拿我放書架上的屬靈書籍和同學爭吵,現在,在主耶和華的靈的感動下,我為以前的行為向他們道歉,也保證以後不再破壞其他宗教文物(同學們多半有異教文物的護身符或偶像)及同學們的祭祖觀念,他們都說:「你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你信耶穌時候,蠻不講理,只會毀滅中華文化及破壞祭祖的慎終追遠傳統以及異教文物雕像,可是改信獨一的天父上帝後,你待人卻如此的謙卑,看來只信天父是對的,若再加個耶穌就是邪教了。」於是我借機向他們傳揚天父的真實福音,使我們宿舍除了一個農村的同學以外,其餘全部歸信天父上帝,星期六晚上我們打掃衛生,星期天我們就在宿舍裏禮拜,星期三晚上查經。後來由於學校方面干涉,我以宿舍很吵鬧為由,向父母要錢自己在學校外面租了一個單身公寓,有26個平方米,雖然不大,但是我們在這裏聚會查經就自由多了,這都應感謝天父上帝,哈裏路亞,感謝天父!
  我有一件很值得一提的事情。2002年的11月起,我生了一場大病,非常的難受,吃什麽都吐,吐得翻江倒海的,難受極了,那時的我還信仰偽偽教,躺在病床上還是不停地念耶穌名,期望能得到耶穌醫治早日痊愈,甚至還說如果耶穌能幫助我病好了,我一定會奉耶穌名將我家那一帶的異教寺廟都摧毀,但是耶穌沒有醫治我,病情越來越厲害,新年那幾天我簡直是痛得想死,但無論我如何哀求,耶穌的所謂醫治的大能始終沒有臨到我的身上,於是在2003年的2月開始,我開始偷偷的把護士每天晚上發給我的安眠藥攢起來,攢到3月中旬,已經有二十幾顆了,於是在318號的晚上,我拿出了進醫院時偷偷帶在身邊的錄放音機,打開了它,聲音放得很小,但是放在耳邊我能聽到低微的敬拜讚美聲,於是,我吞下了那些安眠藥,羅馬書1010節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我既已心裡相信,耶穌就必稱我為義,我亦已口裡承認,耶穌就必令我得救,所以耶穌應該會原諒我的自殺哪。不大一會,藥性開始發作,我難過至極,開始昏迷,昏迷中,我的意識卻很清醒,我既沒有見到我天天禮拜的耶穌,也沒有看到天使搭救,難道自殺真的不可原諒,他們都不要我了嗎?但是,我卻恍惚聽到一個聲音在叫我:孩子,快過來!我轉身一看,家父(其實是因為我的罪很深重,誤將天父上帝看成家父了)在叫我,我於是走過去,他說:孩子,我這樣愛你,你卻這樣做,你知錯嗎?我的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我大聲的說:爸爸,我錯了,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離開你了!家父說:可是你一直以來不理我啊。我以為父親說我老是喜歡和媽媽在一起,不喜歡和他在一起,於是我說:爸爸,我錯了,以後我一定改正,我們一家人要永遠在一起。家父說:那好,聽話,跟爸爸回家去吧!後來我就完全的沒有意識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我躺在重症監護室,身上插滿了管子,可是很奇怪,從那以後,我的病開始慢慢地好了起來,到勞動節,我出院了,回到了學校,雖然離考試還有一個月,但是我仍然堅持複習,參加了3科的考試。再後來,在暑假裏,我認識了獨一位格真神──天父耶和華,這就是奇妙救恩了。(偽十字徒偷改我的見證時,並未將家父顯現的這一段給偷改,想必是父神的保守,偽十字徒真是笨啊!)
  回顧曾經信仰的偽十字教,實際上它自相矛盾的地方非常的多,只是偽十字教善於利用一切他們可以利用的東西來加以修改,就為他們所用,之所以基督教有那麽多教派,為了各自解經的不同而互相殺伐,就是這個道理,給世人造成的影響可不小,雖說偽十字教自以為聖經能包涵世上所有浩瀚如海的知識,但是把所有浩瀚如海的知識與聖經互為比較來確認的人是絕對少,實際上連牧師也根本沒有閒心和時間去研究聖經,每天在教會裏,沒事的時候,都是在睡覺,我以前不愛睡懶覺的,可是自從進入教會以後,雖然在節假日和寒暑假我要很早的起床趕到寺院應付服事,但是一般在8點半晨更以後,根本沒有牧師主持,所以多半都又回房睡覺了,我沒有事情做,也就只有到專門為我准備的午休房間睡覺,直到中午11點的時候,有教會執事是專門每個房間叫人,結果養成了睡懶覺的習慣,改信天父以後好長時間才糾正過來。基督教的偽經很多,但是基督教雖然明明知道卻仍然把這些偽經作為聖經來宣講,諸如《希伯來書》,有些說是偽經,有的又說是聖經,不過實際上他就是偽經,因為彼得後書24節說:『就是天使犯了罪,神也沒有寬容,曾把他們丟在地獄,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審判。』這裡說到天使也有犯罪的,但希伯來書114節卻說『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希伯來書卻認為天使都在服役奉差遣,既然都在服役奉差遣,可見都沒有犯罪,又何來犯罪的?可見希伯來書根本是騙人的!偽教裏面騙人的把戲、理論的謬誤以及種種劣跡是數不勝數,單是我親身經歷的寫上幾百篇也寫不完,但是,我感謝父神,他沒有放棄我,沒有計較我的過往,反而揀選我,使我蒙恩得救。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09/5/16 22:12 編輯

  單信天父上帝以後,回顧以往荒廢在敬拜偶像耶穌上的時間,我都感到羞愧難當,願偽教教會的弟兄姐妹看到我的經歷,能夠更加明白偽教塑造偶像耶穌誘人下地獄的可怕,並請更加積極地向那些還在敬拜假神耶穌的無知人們傳播天父的真福音,為那些還陷在偽教這種高舉聖人卻廢掉父神的詭辯陷阱以及偶像耶穌迷信裏的人們禱告,也希望那些誤信耶穌的朋友看到了我的文章能夠幡然醒悟,扔棄偶像假神耶穌,來敬拜我們的真神──獨一的天父!祂將親自降臨地球統治世界!所以!~耶穌與馬利亞再怎麼榮耀尊貴~頂多也只是歷史的見證者或聖者而已!耶穌與我都一樣單信天父是獨一真神!奈何偽教徒卻把耶穌當成真神!原來是撒但的詭計滿滿的運行在偽教會哪!

  約翰福音2017節 耶穌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裡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

  申命記64 以色列阿,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撒迦利亞書149 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四川 白永耗
(文摘於網路)


扔棄佛教 信仰基督

  我曾經是一名極度虔誠的佛教徒,但是現在卻成為了一名忠實的基督徒。雖然用“虔誠”和“忠實”這兩個詞語,但卻經歷了佛教的荒謬和基督的真愛。

  我從小受外婆的影響,常跟她去寺院拜神佛,其實我外婆也算不上是一個真正的佛教徒,因為她並沒有皈依,也不怎麼吃齋念佛,可以說完全不懂佛教的教理教義,只是盲目的拜神,希望保佑平安。平時只是遇到觀音每年三次的生日,去廟裏拜拜;或者是在她有病的時候,在病床上祈求神佛的保佑,許神以香燭等物品,期望痊癒,等到病好了,再帶上許多的香燭和菜油、紅布以及供品去廟裏還願,有時因為是風濕病引起的手腳疼痛,還要帶上一只用稻草紮成的手腳去燒給菩薩,名曰:不可蒙佛,病好了一定要燒只手腳還給神佛。

  小的時候我對這些是非常之感興趣,對神佛的狂熱程度簡直比外婆還高,每月初一、十五家裏要給灶王爺點灶燈,我常常是很早就起床,梳洗好了,就給灶王爺燒香,然後再吃了早飯去上學;晚上吃了晚飯,一定要先把灶燈點上了,然後才去做作業;要是遇到觀音或者其他神佛的“聖誕日”或者“成道日”、“出家日”,更是早上四點不到就起床,上山去廟裏燒香。如果是讀書期間,燒完香回來再上學,如果是放假,那可就要在廟裏呆上一天幫忙。遇到周圍有人去世,更是愛去看做“道場”和送喪。每年的清明和中元,我都要用壓歲錢早早地為祖先准備好大香大燭和紙錢,更還學會了用白紙剪掃墓用的“墳飄”(一種掛在墳墓上的剪紙,意為給祖先送的衣服)。可以說,我“學”得比我外婆還“好”。因此也常常受到人們的“稱贊”:這孩子有孝心啊!那些拜神的人就稱贊說:這孩子有“善根”,“福報”可不淺呢!前世就有“慧根”的。諸如此類的話,在當時,我聽了心裏特別的舒服。當時父母工作忙,在市里上班,外婆住在縣城,所以就把我送到外婆家,他們雖然也反對我做這些,但是因為隔得遠,同時還有外婆疼愛外孫的關系,又不能管得太凶,怕外婆不高興。

  那個時候,這個縣城裏已經沒有基督教堂了,但是外婆說解放以前是有的,當地人稱基督教為福音教,有教堂稱為福音堂,但是在後來解放時被牧師捐做學校了,但是縣城裏還是有些解放前受洗的老年人一直沒有放棄信仰,因為我曾見到一個老人去世後,門口擺放的是紙紮的十字架,我問外婆是為什麼?外婆說那個老人以前是福音教的。我就繼續問福音教是怎麼回事?外婆說她也不知道,說我姨媽小時候進去過福音堂,叫我問姨媽。我問姨媽,姨媽說:福音教就是星期天念經,裏面有個臺子,星期天人到齊了,有人去臺上起頭,下面的人就開始念,念的什麼,她也不知道。雖然當時我不能進一步地瞭解,但是“福音”這個詞語留在了我幼小的心靈裏,也許這就是主奇妙的安排,若干年後,我接受了福音,並開始傳揚福音。

  我小學畢業後,回到父母身邊讀書。回到市里,我已經是個初中生了,有一次上街,走到教堂門口時,忽然看見門上掛的一塊匾額,上面赫然寫著三個大字“基督教”,一下子我就覺得非常的熟悉,總覺得我以前看到過這個地方,後來才想起,小的時候,我就在這條街上讀幼兒園,裏面常常有歌聲。只是這次我沒有走進去,但是我卻很莫明地明白,基督教就是在縣城裏聽說的福音教。感謝主,賜予我奇妙的智慧,是聖靈在我身體裏面做工,所以使得我能知曉基督教就是福音。

  由於市區裏也有寺院,我就常去。以前在縣城只是膚淺地拜拜佛,現在可是真的開學了。在寺院裏,我得到了以前一直想得到的早晚課本和經文,因為以前在縣城的時候,這些東西一般是得不到的,都是那些常住廟裏的居士才有,還有就是民間的道士有,我一個小孩子,肯定是得不到的,因為那些有經文的人都非常的保守,縣城裏能有這些東西的人很少很少,有這些經文的居士被稱為“經先生”,常常有人出錢請他們念經,所以他們也生怕有經文的人多了影響到他們。我拿著這些書,心裏非常地激動,沒事也要拿出來像寶貝一樣摸摸、翻翻、聞聞,早晚更是虔誠地念誦:早上我四點起床,梳洗完畢趕到寺院去參加他們五點半的早課,然後再去上學。我常常五點不到就到了寺院,寺院的僧人都還沒有起床,只有在廚房裏幫忙的居士早早地起來,使得有人為我開門,但是我又常常在大雄寶殿裏等了又等,有時等到六點都還沒有僧人起床來做早課,那時心裏是這樣安慰自己的:師父們晚上一定看書看到很晚或者打坐打晚了。但是時間長了就看明白了,他們晚上不看書也不打坐,有時拿串佛珠數數,念佛還是沒有念佛,誰也不知道,只是見他們一邊和我們聊天一邊數佛珠,一心能兩用?有一次我一直等到了早上七點,僧人們還是沒有起床,我不得已因為要遲到了,只好上學去了。但是這些都沒有能動搖我學佛的決心。

  時間長了,父母追問,早上我不敢再去廟裏了,但是,我開始在房間裏做早晚課,不到三個月,我已經會背誦一些平日常用的經文和咒語:早課的十小咒、晚課的《阿彌陀經》、《蒙山施食》、常用的大悲咒心經等。然後我向寺院的僧人提出想學做佛事,這可是我一直的夢想啊!以前看著那些居士能念經,道士會做法事,覺得是很了不起的啊:能消災延壽,還能超度,特別是超度法事,名堂很多。寺院的僧人問我為什麼要學,我回答說:以後我肯定是要出家的,現在先打基礎。他們竟然就同意了。凡是入門都應該學基礎的東西,可是當我提出一步登天的學出家人才能做的佛事的時候,作為“法師”的他們,竟然不顧及我只是一個皈依弟子,還是一個學生而不是出家人,就同意了。後來我才明白,他們廟裏人少,做佛事時,敲打法器的人不夠。在此期間,我目睹了兩個農村來的年輕人出家的過程,他們在廟裏住了一年後,廟裏為他們舉行了剃度儀式,剃度儀式完畢後,禮請市佛協會長為他們傳授沙彌十戒,就在他們剃度的同一天,我還拜了我市的佛教協會的會長為師。由於我常買東西“供養師父”,也因為我的家庭,“師父”對我是刮目相看,非常“細心”地“教導”我,所以我學佛事也學得很快,一來二去,佛事這一套我完全學會了,敲打唱念,寫文書,寫牌位全部學會,每到星期天,我一定就是在廟裏做佛事,告訴父母去同學家了,因為我從小不惹事,父母也就放心,卻不知我是去做佛事,現在想起,為這些事情欺瞞父母,真的是非常地難受。


  後來我去了我們鄰市的一個省級風景區裏的一個寺院參加一個老和尚的圓寂法會,在那裏又拜了一個師父,這個寺院的佛事在全省是非常有名的,所以我在那裏又“供養師父”,告訴他我以後要出家的願望,但是因為父母不同意,請師父“方便接引”,在我供養了師父一個大大的紅包後,師父為我舉行了簡單的剃度儀式,並正授了沙彌十戒,但我的這個剃度沒有剃光我的頭發,只是象徵性的剃了一纘頭發,但是,從此我在佛教裏卻有了一個沙彌的身份,在那裏又學會了更為“完美”的一套佛事,稱它“完美”,是因為它的程式比我以前學的要複雜,其實就是穿插了很多道教的東西在裏面,例如:佛教的教義是沒有神的,可是這裏做佛事卻偏偏要去廚房“告灶”,就是遵循道教的灶乃一家之主的說法,告訴灶神要做佛事了;還要去龍王那裏“請水”,說這樣的水才能把整個道場蕩滌清淨;同時還要請五方神開通道路,以使亡魂能夠來到道場受度,再為亡魂沐浴更衣,三過往生橋等。

  說到這裏,我有些話就更不得不說。這個所謂的佛事,完全是一套騙人的把戲,是和尚吃飯掙錢的工具。佛教的佛事有多種,但是都不是佛教的創始人釋迦牟尼制定傳下來的,全部是後來的和尚自己編寫的,其中夾雜大量的道教的科儀內容,細想,道士的專長就是做道場,總不會是道士抄和尚的吧?諸如有一次我在佛教的佛事書裏看到“高真”一詞,甚不明白,後來才知道是道教的專門用語,而且道教的科儀是收錄于《道臧》,完全統一的,而佛教的佛事,除了傳戒和水陸法會稍微統一些以外,很多佛事,諸如:常用的普佛、焰口、超度或消災佛事等,皆是各廟自創,各自為派。佛教到處大肆宣揚佛事的功效,說可以超度亡靈,消災延壽,其實只要細細分析佛事的程式,就可以明白其實是騙人的把戲,比如,佛教的超度佛事:首先要起壇,這個起壇的程式為:灑淨、念文書、召請亡魂、為亡魂沐浴更衣、上往生橋、為亡魂安座、頌經、拜懺、上供供養佛菩薩、焰口、送亡,其中,先召請亡魂,為亡魂沐浴更衣就說不通,一個小小的臉盆,只能洗嬰兒,怎麼裝得下成人的亡魂,裏面還放上鏡子、梳子、毛巾等,還要點一盞油燈,還有幾分地方能沐浴?再說更衣,紙剪的衣服全部尺寸一樣,按佛教的道理,亡魂和人一樣,需要吃飯穿衣,但人穿衣服就都要量尺寸,難道亡魂身材都是一樣大小?誰規定的?還有,這人洗澡就要男女分開,可是和尚卻不管牌位上寫的是“老大人”還是“老孺人”,都一律在大院裏,在眾目睽睽之下讓人家洗澡更衣,是不是有不講文明之嫌。還有上往生橋,這佛教超度就是為了超度亡魂往生,頌經拜懺也是為了幫助亡魂往生,這沐浴更衣以後就上往生橋往生極樂去了,那後來做那些有什麼用?還送什麼亡?亡魂早就上橋走了嘛!還有為女魂破血湖就更是沒有道理了,血湖是道教的提法,可是佛教的大師們不管這些,拿過來把“道”字改為“佛”字,把“天尊”改為“菩薩”,還真是活學活用。
  如果真的做佛事能超度往生的話,人人都可以大做壞事,因為死後請和尚做佛事超度就可以了,何必費時費力的積累功德誦經念佛呢?一個惡貫滿盈的人,死後請和尚做場佛事就往生西方,那這個往生是不是太便宜了?那些沒有錢請和尚超度的窮苦人是不是就該下地獄?這樣的佛未免有失公道吧?人去世了,請和尚做佛事,准備許多供品供養佛菩薩,請佛菩薩大吃一頓,再燒許多的香燭紙錢,然後無論這人在生時是怎麼的一個人都能被佛菩薩接引往生西方,那這佛菩薩是不是有受賄之嫌?還有消災的佛事,在牌位兩邊要寫上“二十八宿消災障,十二宮辰降吉祥”,這二十八宿和十二宮辰明明是人家道教的東西,可和尚就是要侵犯人家的專利,這個死人,佛教說是魂魄,需要附在紙寫的牌位上,但是這消災佛事是為活人消災延壽啊,人家活得好好的,也要用紅紙寫個牌位來供著,有時我心中也犯嘀咕,人家明明在蒲團上跪著呢,那附在這牌位上的東西是誰呢?

  需要說到的還是參加佛事的和尚的態度問題,俗話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人家拿錢來做佛事,和尚理應好好的為人家念,可是現在的和尚是完全的心不在焉,常常不是漏句就是漏字,甚至有時唱贊都唱錯,記得一個延生贊是“佛光注照,本命元辰,災星退度福星臨,九曜保長生,運限和平,福壽永康寧,南無增福壽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密”,但是我在和他們一起做佛事的時候,好幾個僧人都記得不清楚,只有一個記得,如果這個僧人不在場的,沒人帶著的話,多半就唱成“佛光注照,本命元辰,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福壽永康寧,南無增福壽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半是唱“佛光注照,本命元辰”聲音大,然後就小,最後到了“南無增福壽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密”聲音突然就增大,可是往往許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白白的把錢花在這些騙人的把戲上。前面提到,我去學會了比較“完美”的佛事,然後回去,正好我有個朋友(現在也悔改信主)需要為他去世的奶奶做超度法事,然後就由我介紹來做,我給僧人說:這是我的朋友,我希望給他的奶奶做好些,就用我新學的那套儀軌吧。雖然法師們口上說好,但是,他們一次也不翻我給他們的書,無奈我只好把程式列印出來,每人發一張,可是臨上場了,除了一兩個僧人有聲音以外,其餘人全部閉目養神,只是機械的敲打法器,再到我為亡魂開示“人生真相”的時候,由於文句過長,許多和尚都就不耐煩的找凳子做了下來,一場佛事下來我聲音幾乎失聲,還被朋友質問僧人為什麼都坐著?
  2003年暑假,我在上網時,習慣性的打開了佛教在線的網頁,可是看著看著,怎麼都心不在焉,於是我打開了雅虎,本來是想打開郵箱看看,可是我卻把網頁往下拖,看到了網頁上“網站分類”裏的“宗教”一欄,於是我打開了它,在裏面,我發現了基督教三個字,感謝主,在聖靈的帶領下,我移動鼠標打開了,裏面立刻顯示出許多基督教的網站,我在裏面選擇了“基督徒生活網”,在裏面,我看到了許多棄佛歸主的見證,也看到了許多關于初信栽培的文章。從未接觸過基督教的身為沙彌的我卻如饑似渴地開始瀏覽基督教網站,幾天下來,我幾乎把“基督徒生活網”看了幾遍,那些充滿著愛的語言和文章讓我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親切感,好象是神親自在對我說話一樣,我覺得,我應該有一本聖經。幾天後,我准備去新華書店購買一本聖經,但是在那裏我沒有找到聖經,那時我不知道教會是否出售聖經,以為教會只發給信徒。這個時候,我想起了我的師父不是認識市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的主席嗎?因為他們在宗教局開會,常常碰面,讓他找教會的主席幫我要一本。

  感謝主,正好那幾天三自因為要打個房產官司,需要一份檔,而他們那裏沒有存檔,於是打電話找佛教協會要這份檔的影本,正好我一個人在佛協辦公室,於是我就把文件複印了,給教會送去,把文件給他們後,我悄悄地對趙牧師說:牧師,我有個朋友想要本聖經,我能不能幫他在您這裏買一本?牧師說:送他一本就是了。於是給了我兩本,說是也送我一本。就在這天以後,我對父母說要回學校複習英語,下半年好考四級英語。就回到了成都,一個人在宿舍裏研讀聖經。奇怪的是,以前我很怕鬼,幾乎不敢一個人在家,可是這次我卻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宿舍裏待了一個暑假。同時在網上,我認識了許多主內的朋友,在他們幫助下,就在這年的聖誕節,我在我市的一個家庭教會受洗,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基督徒。受洗後,我積極地打電話給我的“師父”和佛教的“同修”傳揚福音,想讓他們也悔改信主,可能是由於我初學不久,水準不高的原由,我沒有能說服他們,他們卻又反過來勸我回歸佛教,為了堅固我的信心,我換了手機碼,斷絕了和那些僧人以及佛教人士的來往。可是下來有個問題讓我犯了難,我放在家裏宿舍裏的那些佛教用品怎麼辦,因為我的那些東西很多,有:海青、縵衣(沙彌穿的袈裟)、經文書籍、佛珠、木魚、磬、引磬、香爐、佛像、三寶印、做佛事用的權杖等物品,可以非常之多,雖說信主了,但是還是沒有勇氣去扔棄這些東西,因為心裏總有一絲的恐懼。

  2003年暑假,我在上網時,習慣性的打開了佛教在線的網頁,可是看著看著,怎麼都心不在焉,於是我打開了雅虎,本來是想打開郵箱看看,可是我卻把網頁往下拖,看到了網頁上“網站分類”裏的“宗教”一欄,於是我打開了它,在裏面,我發現了基督教三個字,感謝主,在聖靈的帶領下,我移動鼠標打開了,裏面立刻顯示出許多基督教的網站,我在裏面選擇了“基督徒生活網”,在裏面,我看到了許多棄佛歸主的見證,也看到了許多關于初信栽培的文章。從未接觸過基督教的身為沙彌的我卻如饑似渴地開始瀏覽基督教網站,幾天下來,我幾乎把“基督徒生活網”看了幾遍,那些充滿著愛的語言和文章讓我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親切感,好象是神親自在對我說話一樣,我覺得,我應該有一本聖經。幾天後,我准備去新華書店購買一本聖經,但是在那裏我沒有找到聖經,那時我不知道教會是否出售聖經,以為教會只發給信徒。這個時候,我想起了我的師父不是認識市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的主席嗎?因為他們在宗教局開會,常常碰面,讓他找教會的主席幫我要一本。

  感謝主,正好那幾天三自因為要打個房產官司,需要一份檔,而他們那裏沒有存檔,於是打電話找佛教協會要這份檔的影本,正好我一個人在佛協辦公室,於是我就把文件複印了,給教會送去,把文件給他們後,我悄悄地對趙牧師說:牧師,我有個朋友想要本聖經,我能不能幫他在您這裏買一本?牧師說:送他一本就是了。於是給了我兩本,說是也送我一本。就在這天以後,我對父母說要回學校複習英語,下半年好考四級英語。就回到了成都,一個人在宿舍裏研讀聖經。奇怪的是,以前我很怕鬼,幾乎不敢一個人在家,可是這次我卻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宿舍裏待了一個暑假。同時在網上,我認識了許多主內的朋友,在他們幫助下,就在這年的聖誕節,我在我市的一個家庭教會受洗,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基督徒。受洗後,我積極地打電話給我的“師父”和佛教的“同修”傳揚福音,想讓他們也悔改信主,可能是由於我初學不久,水準不高的原由,我沒有能說服他們,他們卻又反過來勸我回歸佛教,為了堅固我的信心,我換了手機碼,斷絕了和那些僧人以及佛教人士的來往。可是下來有個問題讓我犯了難,我放在家裏宿舍裏的那些佛教用品怎麼辦,因為我的那些東西很多,有:海青、縵衣(沙彌穿的袈裟)、經文書籍、佛珠、木魚、磬、引磬、香爐、佛像、三寶印、做佛事用的權杖等物品,可以非常之多,雖說信主了,但是還是沒有勇氣去扔棄這些東西,因為心裏總有一絲的恐懼。



  有一天我讀聖經,一下子翻到了詩篇121章:“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他必不叫你的腳搖動。保護你的必不打盹。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也不睡覺。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的右 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 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時直到永遠。”讀完這篇經文,我忽然有一種被聖靈澆灌的感覺,感覺到父神就在我的身邊保護我,此刻父神就在我的身邊,於是我趕緊禱告,我說父啊,我雖然已經悔改受洗,但是我如何處理這佛教用品呢?因為我心裏還有一絲的恐懼,求神指引我。禱告完後,我忽然覺得整個人好象精神了許多,心裏不再有恐懼,反而覺得那些經文擺在書架上很礙眼,於是,我馬上用塑膠袋裝起那些經文,走出宿舍,把這些經書扔進了垃圾桶。星期五的時候,我專門坐車回家,清除了家裏的那些東西,這些東西由於怕被父母發現,藏在家裏,每天提心吊膽的,現在丟棄了它們,我完全輕鬆了。以前信佛,每每因為同宿舍的同學沒有洗手就去拿我放書架上的經文和同學爭吵,現在,在聖靈的感動下,我為以前的行為向他們道歉,他們都說:你完全變了一個人,信佛時的你蠻不講理,可信基督教後你待人卻如此的謙卑,看來信基督是對的。於是我借機向他們傳揚福音,使我們宿舍除了一個農村的同學以外,其餘全部信主,星期六晚上我們打掃衛生,星期天我們就在宿舍裏禮拜,星期三晚上查經。後來由於學校方面干涉,我以宿舍很吵鬧為由,向父母要錢自己在學校外面租了一個單身公寓,有26個平方米,雖然不大,但是我們在這裏聚會查經就自由多了,這都應感謝我主基督,哈裏路亞,感謝主!

  我有一件很值得一提的事情。2002年的11月起,我生了一場大病,非常的難受,吃什麼都吐,吐得翻江倒海的,難受極了,那時的我還信仰佛教,躺在病床上還是不停地念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期望能得到菩薩保佑早日痊癒,甚至還發願說如果菩薩能保佑我病好了,我一定現出僧相,長齋住廟,但是阿彌陀佛和觀音都沒有保佑我,病情越來越厲害,新年那幾天我簡直是痛得想死,但是這些佛菩薩的慈悲也沒有臨到我的身上,於是在2003年的2月開始,我開始偷偷的把護士每天晚上發給我的安眠藥攢起來,攢到3月中旬,已經有二十幾顆了,於是在318號的晚上,我拿出了進醫院時偷偷帶在身邊的念佛機,打開了它,聲音放得很小,但是放在耳邊我能聽到低微的佛號聲,於是,我吞下了那些安眠藥,佛教說自殺有罪,但是我想,我平日裏做了那麼多的功德,佛菩薩會原諒哪。不大一會,藥性開始發作,我難過至極,開始昏迷,昏迷中,我的意識卻很清醒,我既沒有見到我天天拜的佛,也沒有看到菩薩,難道自殺真的不可原諒,他們都不要我了嗎?但是,我卻恍惚聽到一個聲音在叫我:孩子,快過來!我轉身一看,我父親在叫我,我於是走過去,他說:孩子,我這樣愛你,你卻這樣做,你知錯嗎?我的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我大聲的說:爸爸,我錯了,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離開你了!父親說:可是你一直以來不理我啊。我以為父親說我老是喜歡和媽媽在一起,不喜歡和他在一起,於是我說:爸爸,我錯了,以後我一定改正,我們一家人要永遠在一起。父親說:那好,聽話,跟爸爸回家去吧!後來我就完全的沒有意識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我躺在重症監護室,身上插滿了管子,可是很奇怪,從那以後,我的病開始慢慢地好了起來,到勞動節,我出院了,回到了學校,雖然離考試還有一個月,但是我仍然堅持複習,參加了3科的考試。再後來,在暑假裏,我認識了我的神──耶穌基督,這就是神奇妙的救恩。

  回顧曾經信仰的佛教,實際上它自相矛盾的地方非常的多,只是佛教善於利用一切他們可以利用的東西來加以修改,就為他們所用,之所以佛教有那麼多的經典,就是這個道理,給世人造成的影響又是佛教知識浩瀚如海啊,但是把佛教的所有經典通讀一遍的人是絕對少,恐怕他們的創始人釋迦牟尼都沒有通讀過,因為有些被冠以“佛說”──即釋迦牟尼所說的經文連釋迦牟尼本人都沒見過,實際上出家的僧人也根本沒有閒心和時間去研究這些經典,每天在寺院裏,沒事的時候和尚都是在睡覺,我以前不愛睡懶覺的,可是自從進入寺院以後,雖然在節假日和寒暑假我要很早的起床趕到寺院應付佛事,但是一般在8點半起壇以後,根本沒有僧人誦經,多半都又鑽回寮房睡覺了,我沒有事情做,也就只有到專門為我准備的午休房間睡覺,直到中午11點上供的時候,有僧人專門每個房間叫人,結果養成了睡懶覺的習慣,信主以後好長時間才糾正過來。佛教的偽經很多,但是佛教雖然明明知道卻仍然把這些偽經作為真經念誦,諸如《佛說天地八陽神咒經》,有些說是偽經,有的又說是真經,不過實際上他就是偽經,因為裏面有一句:“左撇為真,右納為正,常行真正,是名為人”,說的就是漢字的的“人”字,但是佛教是起源于古印度,印度字和漢字一樣麼?佛教裏面騙人的把戲、理論的謬誤以及種種劣跡是數不勝數,單是我親身經歷的寫上幾百篇也寫不完,但是,我感謝主,他沒有放棄我,沒有計較我的過往,反而揀選我,使我蒙恩得救。

  信主以後,回顧以往荒廢在敬拜偶像上的時間,我都感到羞愧難當,願我們主內的弟兄姐妹看到我的經歷,能夠更加明白佛教、偶像害人,更加積極地向那些敬拜假神的人傳播福音,為那些還陷在佛教這個陷阱以及其他偶像陷阱裏的人們禱告,也希望那些信佛的朋友看到了我的文章能夠幡然醒悟,扔棄偶像假神,來敬拜我們的真神──耶穌基督!

四川 魏磊
(文摘於網路)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