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国的“罗马天主教”令人很郁闷

按照正常的理解,罗马天主教,当然是指在罗马组成的天主教团体,而在罗马之外组成的天主教团体,可以是中国天主教,美国天主教等等。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不正常的事情常常发生,弄的正常的事情也不能被人正常的理解了。
前些日子我用正常的方式登陆了“中国天主教邯郸福传社区论坛”,与一群中国天主教徒在网上正常交流彼此对天主教的认识。我以为我遇到的中国天主教徒会和许多人一样对正常的事情予以正常的理解,于是我对他们很自然地说:天主教在中国就应该由中国天主教徒自己来管理,自己来选立主教。可是,话音还没有落地,十几个回帖便潮涌一般的向我扑了过来,而且汇成一个声调地吼道:“白痴!我们是罗马天主教徒。”
我很惊诧,以为自己在中国遇到了罗马人:两千多年前有一支古罗马军团流亡到了甘肃,并被汉政_府安插到永昌县者来寨骊靬城。可是,在有关的报道中“者来寨”的村民虽然知道自己有罗马人的血统,却早已中国化了,没有听说过他们相信天主教。即便他们相信天主教,只要是在中国建立的天主教会也应该是中国天主教会,而不应该是“罗马天主教会”。无疑在这里也应该体现已被国际社会认可的主权要求。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发出了询问:“请教诸位,你们是罗马人吗?又或者是境外罗马教会的派出人员?”
他们又骂了我一声“白痴”,但是仍然向我这个“白痴”做出了解释说:“全世界的天主教会都是与罗马教宗共融的天主教会,所以它们也都是罗马教会,而且必须接受罗马教宗的领导。只要是天主教,它就是罗马天主教。自选自圣主教,是裂教的先兆,是破坏教会纪律及统一的大恶,与耶稣基督所立的教会的教理的原则相抵触。”他们甚至引用了教宗比约十二世言论说:“评断一个圣职人员是否适合主教位的资格,权力属于圣座,凡未经圣座选任或批准的主教、或违抗圣座命令的主教,不能有任何治理教会、训导和管理教会的权利。因为主教权力的来源必定经过罗马教宗。”
我不甘心自己在很正常的状态下被人称为“白痴”,所以坚持说道:耶稣基督没有让某一个教会管理全世界的教会,也没有让彼得成为全世界教会的元首,统掌全世界教会所有的权柄。再者说,罗马梵蒂冈既然已经把自己定位为“教会国”,那它就是一个主权实体,教宗的真实身份就是可以代表主权国家的教皇,主教的真实身份就是服务于主权国家的官员。如果承认梵蒂冈有权在其他国家任命自己的官员,岂不等于承认梵蒂冈的教皇是所有国家的君主吗?在中世纪的欧洲,曾经发生过这种情景,那是政教不分造成的恶果,与基督的教训完全悖离,因为基督的教训是:“撒旦的物归于撒旦,天主的物归于天主。”同时,政教分离也是现代国家的重要标志。中国天主教徒是中国人,他们应该自觉维护国家主权的独立完整,而不是自觉维护梵蒂冈政教合一的错误主张;中国天主教徒更应该是基督教徒,他们凡事都要听命于基督,而不是凡事都要听命于罗马。梵蒂冈不是救世主,搞政教合一肯定不符合基督的教训!
网上天主教徒用圣经中的话回应我:“听天主的命应胜过听人的命。”我就纳闷了,罗马、梵蒂冈、教皇,它们所言的就是天主之命吗?
在但丁的《神曲》中,罗马是“污血的沟,垃圾的堆”, 教皇、主教、教士在第4层地狱接受惩罚,连著名的教皇朋尼法斯八世也被打入地狱第8层,头脚倒栽在深穴里,接受天主的火刑。
我和但丁一样有充分的理由证明教皇从古至今所爱的是权力,而非挂在教皇嘴上的耶稣基督。如果不是如此,教皇强调的为什么不是与基督耶稣的共融合一,而是与教皇陛下的共融合一呢?如果不是如此,教皇又何必制定信条说自己的训导永无错谬而不是说天主的训导永无错谬呢?非常可笑的是,教皇为了竭力维护他的摇摇欲坠的“永无错谬信理”, 甚至抬出了圣母玛利亚在法国露德向伯尔纳德显圣时宣布自己是无玷始胎和无染原罪的例子,以证明1870年确立的“教宗永无谬误”的信理是蒙圣母玛利亚所承认的。我对罗马教皇五体投地地表示佩服,现代商业营销中的捆绑式营销手段,在罗马教皇那里早已通过“圣母无玷始胎”和“教宗永无谬误”两条信理的制定,被娴熟地运用于教皇的宗教权术营销之中了。
罗马教皇向全世界证明,绝对的权力,必须用绝对荒谬的理由才能被赋予不可置疑的绝对说服力。
在我例举了教宗数不清的罪恶与错谬之后,网上天主教徒有人居然高呼口号:“凡是教皇支持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教皇反对的我们就打到!”有一位网名是sakurad的天主教徒更是无所顾忌地说道:“我们是教徒就该当教宗的狗!”又有一位网名是旷野呼声119的天主教司铎说:“我们心甘情愿听从梵蒂冈,我们誓死服从罗马教宗!我们不做罪的奴隶,是天主子耶稣基督使我们自-由了,我们那才是自-由的。而你们则是罪的奴隶!我们甘愿做天主的‘奴隶’,我们或生或死都属于他!”在他的句式中罗马教宗与耶稣基督不仅同一了,而且成为了真正的主使句。
受中国罗马天主教徒的“启发”,我留意起天主教中文网站中的发帖,开始有心考察国内天主教徒对祖国及中国文化的态度,结果发现天主教徒对祖国、对中国文化缺乏归属感,而且多有讥讽,撒旦、恶魔、赤龙、五毛党就是他们加在中国头上的几个常用的词组。不可否认,中国传统以人为本,与西方传统以神为本之间有很大的反差,可是两者之间并不对立,因为一切文化、宗教、传统,直至国家都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人为文化、宗教、传统、国家服务的。东方如此,西方也如此。如果有什么人吃着中国人的饭,却要砸烂中国人的锅,那他们就是忘本,也就是忘记了文化、宗教、传统、国家都是要为人服务的这一根本。他们看不到在世俗世界中的人依然是站在上帝的面前,而非是站在撒旦的面前听命。我无法相信一个一心只想抹黑祖国的人,会拥戴一位至美、至善的天主在他里面掌管生命的航程?

在中国天主教中,也有很多不愿意背负忘本之名的神职人员和普通信徒。1956 年 5 月以辽宁的皮漱石、湖北的易宣比、四川的王文成、陕西的李伯渔为首的 36 位天主教人士,会见国家宗教局,提意见发展教会。 7 月份建立“中国天主教筹备委员会预备会议”,要求高举爱国主义旗帜,与罗马断绝关系。 1957 年 7 月 15 日 在北京召开“中国天主教教友第一次代表会议”。会后成立“中国天主教教友爱国会”,至 1962 年成立“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爱国会声明:中国天主教会独立自主,由中国神长、教友自己来办,在不违反祖国利益、和独立尊严的前提下同梵帝冈保持纯宗教的关系。在当信当行的教规、教义上服从教宗。但必须割断政_治上、经济上与教廷的关系,坚决反对教廷利用宗教干涉我国内政,侵犯我国主权的一切活动。
对此,罗马教皇做出反应说:爱国会所标榜的宗旨是在爱国爱教的前提下,以提倡爱国精神,发展国际和平,协助巩固发扬中国的社会主义的名义,令公教人员与政_府合作,拥护政_府政策以及所谓的宗教自-由,但其真正的目的是假借爱国的美名来驱使公教人员,渐渐接受无神唯物主义的理论,进而否认天主并唾弃宗教的原则。罗马教皇在他的《宗徒之长通谕》中强调:“圣教会的权力绝不像一般人士所想的,只是限于纯粹宗教事务之内,圣教会的权力也伸展到自律全部范围之内,凡是自然律的训诲、解释、执行,只要和伦理发生关系,视为伦理的基础,皆隶属于教会的权下。”回想一下前些时候,教宗本笃十六反对使用避孕套的言论,你就会明白罗马教会的权力可以延伸到什么样的范围,以及会不会与一个国家的政策法律发生抵触了。
中国的“罗马天主教”令人很郁闷,这样的郁闷美国人也在品味,在《美国自-由与天主教权力》的畅销书中,美国人谈到了他们对美国的“罗马天主教”的主要看法和担忧:1.如果美国天主教徒成为多数,他们将在教士的指导下按照天主教的教义赋予天主教教会特殊地位;2.效忠教皇的教士不能成为忠诚的美国公民;3.教皇在二战中没有采取坚决反对法西斯的立场,是因为他也是独-裁者:4.批评了美国天主教会在反对共-产主义的问题上借题发挥,以反_共的名义攻击与教会有不同意见者,甚至指出麦卡锡主义得到了许多教士的支持。
美国人的郁闷起码使我排除了一点由郁闷造成的痛苦,因为它最少可以证明,人性相通,正常人对不正常的事情做出的反应是相同的,那么当我被人骂成“白痴”的时候,尚有许多美国人与我一同受辱。
:“我们是教徒就该当教宗的狗!”Guest from 59.46.90.x 發表於 2009/6/4 01:36

邪教即是邪教,好好的一個人也可以將他變成禽獸。
你好~我是一個年青的天主教徒,首先我要跟你說聽對不起,因為就算任何人做了怎何的錯事,也沒有人可以說他是白痴!我覺得這是他們不對!
我認為你說得對的是以前天主教真的是曾經做錯過,這一點我們是承認的,可是這不代表現在的也是一樣~
在我們看來每人也是有軟弱的時候,連教宗也一樣的!每個人也有做錯事的時候,連教宗也一樣的!
我們每個人也是依靠著天主去生活,我們只是找出一個領袖去領導我們,我相信這個領袖也是天主所選出來的~
我認為每一個團體也是需要一個領袖的~希望你們會明白,我們不是禽獸!!
奇怪  你們不是喀爾文口中的假教徒嗎?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