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想法,好像是三

人,無論是學問、品德,高矮肥瘦、宗教取向,也有母親。

世界上是否有什麼罪,是要得到詛咒不得善終?

有什麼人是不可以用教育糾正過來?

中國聖人孔子也說有教無類,也有三人行,必有我師之說。我看似乎人人也可以是學生、也可以是老師。

再頑劣的學生,父母也不會放棄,老師也不會放棄。只因為愛。我當學生時不希望被放棄,有機會糾正時也不願意輕易說「這人不可理喻」一類洩氣話。打打罵罵不是已被其他更有效教育方法取替嗎?

—————
英文有云,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往往要說「小心點,多加留意」容易,要有仔細方法卻才是最難的。說要「和和氣氣」很多人都會。

但具體怎樣才可「和和氣氣」卻似乎難之又難。由家庭組成、社會運作等往往可看到各方法的利害。比如UN、民主、封建等等也是試過方法,每種也有眾多細則可供調教,以達到不同效果。

——————
或許我常常引經據典,引用我所知各行的智慧令人覺得我在「拋書包」。至少我記憶中,我從不說自己很有學問,也沒自認聰明。文學創作、畫畫我不及寶姐,科學、哲學甚至數學我不及NOMAD,語文技巧我也一直也說和沙文差天共地,要用古中國哲學,又不及抽刀。只因不知道,才要去查!說得不比人好,才要引!

在搜集資料中,往往令我感嘆學海無涯。有如一個球,如以半徑為所知,表面積便為知道不知道的事。往往自信只因不知道,愈是知道便愈是明白很多事也很難一概而言。很多時候便為此搜證,看看說的是否正確。

中文不明問啞老師,其他不明白的事也有問相應的人。當然,最終總要理性分析下來。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4-22 01:42 編輯 ]
其有如常常聽到局內局外,卻很少有說離教已為教會局外人,不應插口。

取得知識、資料的方法其實很有創意,往往不一定要自身走進去才知道。要喝毒酒成為局內人才能知道毒酒有毒,實在欠缺創意。
—————

也有說什麼人犯我,我便犯人的怪論。人家害我娘,我去害人娘,大家孤兒成一雙。

刺傷人,就算有天言和了也有一個創疤,再者世上真的有什麼可以百份百肯定嗎?一但不幸是誤會,就算天天道嫌,傷口也不一定倒得回來。

有天如果上帝(如果有)下凡,說得我心悅誠服,我也只能祈求他的大方,卻不能保證他沒有創疤。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4-22 01:18 編輯 ]
科學思維,在非科學上也大有用處。

做一實驗,如果結果和預期一樣,便說明推論可能是對。不和預期一樣,便說明推論出錯。

做一觀察,如果結果和預期一樣,便說明推論可能是對。不和預期一樣,便說明推論出錯。

一種推論,如果無論實驗、觀察結果和預期是否一樣,都可結論為對(或錯),根本不科學。

有如甲乙擲幣而賭,公便是甲勝、字是乙輸,結果早在賭局未開之前已定。

如果自己也想不到預期和非預期結果差別,實驗、觀察也是徙然。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4-22 01:59 編輯 ]
原帖由 dye 於 2007-4-21 08:55 發表
語文技巧我也一直也說和沙文差天共地
喂大佬,您何曾有咁講過呀?我從來不知道您有這個比信移鼠大聖錯得更離譜的想法喎?
de omnibus dubitandum
我記得是在一軛論。

我以為沙文語文技巧最厲害之處在於能左擁右抱而不被靚女嫂找麻煩。

這三寸不爛之舌可是奇技一種(對我來說)。

比如下星期我工廠有位前女工友硬垃我為他香港導遊(一對一的夜遊,我很難借力),以我木訥的表達,我彷彿已看見災難性後果。

正好沙文在此,不知可否PM教導,讓我臨急抱佛腳。
好像不點名批評,發批評的一定知其所指。

受批評的如知其所指,在兩人之間點名不點名本無分別。
受批評的如不知其所指,在兩人之間根本沒有溝通。只是阿Q式精神勝利法。

——————
但,在公共地方不點名批評還有第三聽眾。

第三聽眾如確確實實知其所指,點名不點名本無分別。

第三聽眾如完完全全不知其所指,只得莫明奇妙。公共場所用暗號,和私下談話沒有分別,只有增加陷入其他三種的風險。

第三聽眾誤會知其所指,被誤會者無故受害。

也有聽眾知其所指的圈,卻不知是圈內那一點。有如只是飯內有毒,卻不知那(幾)夥有。令整個圈內人均受信任的損失。點不到名的阿拉伯恐怖份子其中的受害者便是其他阿拉伯人。

———————
其實有話便以清清楚楚的方法說,不才是成熟的做法?對也好,錯也好,也可求個明白。
也說說干預經濟

建居屋則干預住宅市場
基建干預建築業市場(至少建築業原料市場)
抽洒稅干預洋洒市場
抽煙稅干預香煙市場
抽窮人稅干預廉價勞動市場
抽富人稅干預投資市場
貨幣掛勾干預貨幣市場

————
小政府和無政府分別可大。減少干預和不干預分別可大。特首辯論中曾特首明白、財政論壇中梁錦松、唐英年也明白。從來問題不在做不做,而是怎樣做。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4-22 10:09 編輯 ]
原帖由 dye 於 2007-4-22 08:44 發表 我記得是在一軛論。

我以為沙文語文技巧最厲害之處在於能左擁右抱而不被靚女嫂找麻煩。

這三寸不爛之舌可是奇技一種(對我來說)。

比如下星期我工廠有位前女工友硬垃我為他香港導遊(一對一的夜遊,我很難借力),以我木訥的表達,我彷彿已看見災難性後果。

正好沙文在此,不知可否PM教導,讓我臨急抱佛腳。

都唔知找過幾多次麻煩啦,但我一向拙於辭令,只將心中真情,溢於淚影,終能化險為夷啫。

小事不敢言教。又何須PM?只贈兩句足矣:

落紅豈是無情物
化作春泥更護花


初度夜遊,宜先了解一下,再作道理。讓她覺得您拋出一片心,進可攻、退可守,無往而不利者也
問題正是「心中無情」……
原帖由 dye 於 2007-4-21 19:21 發表
問題正是「心中無情」……
既是心中無情,又何必夜遊?足見您都未肯定心中有冇情
de omnibus dubitandum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回復 #11 dye 的帖子

笑, 那叫多幾個朋友一起陪你們夜遊吧~~
我去外國玩的時候總也覺得多幾個人一起玩也挺不錯的~~

光暗一線, 正邪一念.
原帖由 日光 於 2007-4-22 07:55 發表
笑, 那叫多幾個朋友一起陪你們夜遊吧~~
我去外國玩的時候總也覺得多幾個人一起玩也挺不錯的~~
佢唔會既。老實講,若然條友係一啲諗法都冇既,根本就唔會咁問。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日光 於 2007-4-22 23:55 發表
笑, 那叫多幾個朋友一起陪你們夜遊吧~~
我去外國玩的時候總也覺得多幾個人一起玩也挺不錯的~~


也不錯,但帶些對方不認識的人去會不會有事。

我認識的香港人中不少對內地人持偏見(當然對方也表達過這問題)……

只剩三天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4-23 08:28 編輯 ]
各位... 這其實就是<眾道德>所以談論和述說的事...  

人的標準無定, 因為罪的影響, 而人在罪的光境, 無可能自以為義~

我唔係攞采或贈興, 希望大家深思
Dye兄, 說來真的無獨有偶, 我公司廠方有位女同事(和我聯絡得甚密的(工事上))也在星期頭到港, 也是邀出來吃飯, 不同的是, 我對這位女同事無意, 所以一早我已約埋其他同事和她吃飯~

有時, 關係的初期, 淡淡然的做一對朋友, 大家了解多了再發展感覺還自然~

回復 #2 dye 的帖子

有天如果上帝(如果有)下凡,說得我心悅誠服,我也只能祈求他的大方,卻不能保證他沒有創疤。


放心, 上帝不比我氣量小~
原帖由 Paul 於 2007-4-22 17:43 發表
我對這位女同事無意, 所以一早我已約埋其他同事和她吃飯~
就算您有意都唔好上啦,除左福音之外,您唔應該諗第啲野嘛:

林前7:32    我願你們無所挂慮。沒有娶妻的、是為主的事挂慮、想怎樣叫主喜悅。
林前7:33    娶了妻的、是為世上的事挂慮、想怎樣叫妻子喜悅。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15 Paul 的帖子

有兩個科學家,一個用英呎,一個用十進制

大家雖不能同意光速,卻不是「標準無定」

另有兩個科學家,一個用英國呎度,一個用美國呎度

大家雖不能同意白宮大小,也不是「標準無定」。

比如上帝的種族屠殺,便是現代聯合國小數人人都同意的大罪。

————
這不是<眾道德>所以談論和述說的事。
一個生病的醫生醫術一樣可以醫術高明,為他人治病。
婦科醫生生孩子一樣找別的婦科醫生。

說「沒有罪才能扔石頭」可能只是不負責任的謬論。

見到醫生為療法爭辯,或見醫生間中生病,便以為醫學「標準無定」,進而求醫於反科學、反理性的巫醫才荒唐。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