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方舟子:神創論的種種無稽之談(增補版)

本帖最後由 誠惶誠恐 於 2009/11/8 19:40 編輯

       神創論的種種無稽之談(增補版)

        ‧方舟子‧

  神創論者出於信仰的需要,散佈了許多攻擊進化論的謠言、謊言。在此我收集了在神創論小冊子、文章中常見的謠言、謊言加以駁斥。

◇“熱力學第二定律說,自然作用的結果,如無外來的理智干涉,乃由組織至分解,由複雜
變簡單,由秩序至混亂。進化論斷言生物能自動由簡單進化為複雜,因此進化論違背熱力學
第二定律。”


  熱力學第二定律有三種表達方式:一、熱不可能自發地、不以消耗功為代價地從低溫物體傳到高溫物體;二、任何熱力循環發動機不可能將所接受的熱量全部轉變為機械功;三、在孤立系統內實際發生的過程中,總是使整個系統的熵的數值增大(據《辭海》)。神創論者有意利用的是第三種表達方式。熵可以被通俗地定義為混亂度,所以第三種說法可以通俗地表達為:在孤立系統,混亂程度總是變大,也就是“由組織至分解,由複雜變簡單,由秩序至混亂。”

  神創論者在引用熱力學第二定律的通俗說法時,完全無視了其前提:孤立系統。所謂孤立系統,是指與外界不發生相互作用,即與外界無熱量、功和物質交換的熱力學系統。地球不是一個孤立系統,它與外界有能量交換:吸收太陽能和散發熱量;又有物質交換:隕石墜落;所以它是一個開放系統。在開放系統中,熵可增可減,可以由簡單變複雜,無序變有序。即使是在一個孤立系統中,也有可能在全體熵值變大的同時,局部的熵值減小。

  在自然界中,沒有外來的理智干涉,而“自發”由簡單變複雜,無序變有序的現象屢見不鮮。所有的生命現象(比如雞蛋變成小雞、小雞變成大雞)都是這種“違背”熱力學第二定律的現象。即使是非生命現象,這種現象也不少,雪花、沙丘、晶體、旋風、石鐘乳的形成,都是大家熟悉的例子。

    根據現代物理學的“耗散結構論”,生命的進化不僅不違背熱力學第二定律,而且是在遵循熱力學第二定律。

◇“進化論認為生物進化都是隨機的、偶然的、雜亂無章的概率事件。複雜的生物體可以由
簡單的生物體碰運氣進化而來,這種概率小到根本不可能發生。”


  當我們說生物進化不存在一個“從簡單到複雜、從低級到高級、種類由少到多”、“從單細胞到人”的總的進化方嚮時,並不否認生物在每一次進化時,可以存在著一個方向。根據自然選擇學說,這個方向就是對環境的適應。突變是隨機的、偶然的、雜亂無章的,環境等因素對突變的結果作了選擇,雖然選擇的結果如何也許並非必然,但並非全碰運氣。簡單的生物體進化成複雜的生物體,就是一次次選擇,一次次試錯的結果,而不是一個完全隨機的概率事件。

◇“進化論認為由於遺傳基因的突變,因此產生許多不同的個體以供自然環境的選擇,但是
突變都是有害的,一種生物的群體中因突變而產生的畸形個體,都將導致退化和衰敗,易受
環境淘汰,不可能產生生物的進化。”


  首先,變異有好有壞,雖然壞的多好的少,但是並非都“將導致退化和衰敗”。如果突變必然導致退化和衰敗,那麼搞遺傳工程的所有高技術公司都該關門了,因為它們正是在找優秀的變異並且卓有成效。

  其次,變異的好壞都是相對於目前的環境而言的,如果環境改變了,本來是不好的變異可能反而有了優勢而取代野生態。病菌對抗菌素的抗藥性、害蟲對殺蟲劑的抵抗性,都是由於有更強的抵抗力的變異被選擇,逐漸取代了野生態的結果。

◇“生物進化不可觀察、不可驗證。”

  生物進化有兩個層次:微進化,即生物群體由於基因頻率的改變而產生了變異,但還沒有產生新的物種;大進化,即產生了新物種和新類型。在微進化這個層次,不僅可以觀察,而且可以對各種進化理論進行驗證,上面提到的病菌、害蟲的抗藥性就是一個例子。在大進化的層次,進行觀察、驗證就要困難得多,因為一個新物種的產生往往要花上幾萬年的時間。但是在某些自然條件下這個過程可以加速,我們也可以創造條件加速這個過程。在實驗室和野外,新物種的產生都已被生物學家大量地觀測到。

  即使沒有這些直接的觀察,也不能說“生物進化不可觀察”,因為在科學上,更多的要靠間接的觀察。我們無法直接觀察古猿變成人的整個過程,但是我們可以通過觀察化石紀錄、解剖比較、基因序列等等結果,而得出“人由古猿演變而來”這個結論,並推測這個過程的細節。

◇“雖然微小的進化,如從野生到馴養所引起的變化,育種學家培育的動、植物新品種等,
可能發生,但難以超過‘種’的水平,因而不可能導致進化的發生。”


    通過種間雜交的辦法,育種學家已培育出大量的植物新物種。光是蘭科,已登記的至少有幾萬個人工種。這些人工種能夠自身繁殖,而且無法再跟其他種交配,因而是新物種,而不是品種。不僅新種,新屬也能被創造出來,例如小麥屬和黑麥屬雜交產生了新的小黑麥屬。因此,種的水平並不難超越。

◇“化石記錄問題之中給達爾文主義者最頭痛的難處是‘寒武紀大爆炸’。大約在六億年之
前,幾乎所有動物的‘門’同時在地層中出現,完全沒有達爾文主義者必須的祖先的痕跡。
在寒武紀,大量的動物門類同時突然出現,展示了地球上生命的形式的爆炸性的突變,無進
化痕跡可尋。”


    現在已發現,在寒武紀之前就已存在多種的多細胞生物、動物,它們跟寒武紀的動物門類有承遞關係,並非好無進化痕跡可尋。寒武紀的物種也並比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有幾百萬年的時間段。幾乎所有的動物門都在寒武紀出現了,但它們一般地都是那個門的最原始的形態,有的(比如脊索動物門)只有一、兩種,現代的形態是逐漸進化來的。

◇“在達爾文逝世一百多年後,仍然沒有任何科學家找到種與種之間,或類與類之間的過渡
型化石,所謂的‘缺環’仍然缺失。”


  事實上,《物種起源》發表兩年後,就有一具類與類之間的過渡型化石出土,即著名的始祖鳥。這個過渡型是如此直觀,以致神創論者到現在還在造謠說它是偽造的。

  在《物種起源》發表之後的一百多年,古生物學有了十足的進步,但是化石紀錄仍然很不完全,而且永遠不可能完全,因為生物體能夠形成化石是很偶然的。根據“間斷平衡”理論,生物體的過渡型往往發生在很小的群體,很小的區域和很短的時間,它們能夠形成化石並被發現的可能性也就要小得多。因此毫不奇怪,時至今天,仍然有許多缺環沒能找到,而且可能永遠無法找到。但是這並不等於我們沒有任何過渡型化石;恰恰相反,我們已找到了幾千種過渡型化石。在類與類的過渡型中,除了始祖鳥,著名的化石還有魚類到兩棲類的過渡型(總鰭魚,魚石螈,棘石螈)、兩棲類到爬行類的過渡型(蜥螈)、十幾種從爬行類到哺乳類的過渡型(似哺乳動物爬行類)、陸地哺乳類到原始鯨類的過渡型(巴基斯坦古鯨)。在種與種的過渡型中,最著名的有從始祖馬到現代馬的一系列非常完美的過渡型,和從古猿到人的過渡型。

  神創論者往往聲稱“間斷平衡”理論是進化論者為了解釋找不到過渡型化石而提出的借口。實際上,“間斷平衡”理論只是解釋為什麼過渡型難以被找到,並不否認過渡型的存在,正如這個理論的提出者古爾德(S. J. Gould)所言:

  “但是古生物學家已發現了一些過渡形態和過渡系列的極好的例子,完全足夠說服任何不抱偏見的懷疑者接受生命的自然譜系的事實。”(Natural History, May 1984)
本帖最後由 誠惶誠恐 於 2009/11/8 19:41 編輯

◇“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曾經發現兩行腳印化石,一行為恐龍,一行為人。恐龍和人曾經同時
存在!”


  所謂德州“巨人”腳印,是指巴魯西(Paluxy)河河床上發現的恐龍腳印,一直被一些外行誤以為是人的腳印。1970年左右,一些神創論者為它拍了一部電影,宣傳恐龍和巨人的腳印混雜在一起,是恐龍和人曾經相處的證明。科學界對神創論者的無稽之談向來很少理會的,但這部電影在社會上廣泛放映,引起了不小的反響,神創論者又藉此大作文章,稱之為否證進化論的最有力的證據。為了澄清此事,在八十年代初科學家組團到該地考察,很快得出結論:那些所謂“巨人腳印”跟週圍的恐龍腳印一樣,都是由同一種兩足三趾的食肉類恐龍留下的,只不過由於踩在爛泥中,泥土向腳印凹陷,使得腳印變小,只有中心部分留下,看起來就有點像人的腳印了。但是神創論者拒絕這個結論。到了1984年夏天,由於長期無雨,巴魯西河乾枯,原來沉在水下的腳印暴露出水面,由於顯色效應,模糊不清的腳印邊緣也看得清楚了,清清楚楚地顯示跟週圍的恐龍腳印沒有兩樣,也是三個腳趾。在科學家們的一再督促下,神創論的幾位頭麵人物到現場觀看這些暴露出來的腳印,被迫在神創論的刊物上登文承認那是恐龍腳印,並答應不再以此為攻擊進化論的理由。國際權威學術雜誌《自然》在當時曾報導此事(Nature, 320:308)。另外還有許多“巨人”腳印明顯是偽造的。

◇“巴斯德實驗證明生物不可能由非生物自然發生。生命起源的化學進化學說違背了巴斯德
實驗。”


  巴斯德實驗僅僅證明:在普通條件下,在短時間內,完善的生物體不可能由非生物體自然發生。

  生命起源的化學進化學說則認為:在原始地球的條件下,經過漫長的時間,簡單的小分子可以合成生命小分子,生命小分子合成生命大分子,再組成原始細胞。這是一個漫長的、逐步演變的過程,其過程的每一步驟都已在實驗室得到不同程度的模擬,與巴斯德實驗無關。

◇“由氨基酸自動合成一個蛋白質分子的概率只有一之後加三百二十個零之一。這是一個不
可能發生的小概率事件。”


  首先,沒有一個生物學家會認為現代蛋白質是在生命起源之初由氨基酸一步自動合成的。現代蛋白質是由簡單、原始的蛋白質逐步進化而來的。

    其次,象一切的化學反應,氨基酸自動合成蛋白質並不是一個隨機的事件,而是一個有各種各樣的物理、化學力參與的自組織過程。如果我們只做隨機的概率計算,我們會發現,由碳原子組成金剛石,甚至由水分子組成雪花,都是一個不可能發生的小概率事件。

  而且,根據化學進化理論,原始蛋白質可以以RNA為模板,由RNA自我催化合成,而無需由氨基酸自動合成。

◇“血液凝固系統是一個由血纖維蛋白原、凝血脢、凝血脢原、司徒因子等蛋白質組成的自
催化鏈。而激活司徒因子的又是兩條不同的級聯途徑。這還不夠,整個系統還需要一個停止
機制,以免全身的血液都被凝固起來了。這個完成血凝塊的形成、限制、加強和去除的是一
整套完整的生物系統,各部件之間是配合得如此絲絲入扣,以至於任何一個環節的問題都會
給人體造成甚至致命的疾病。這類具有不可減少的複雜性的途徑不能一步步進化而來。因此
它們是有意識的設計,證明存在有智慧的設計者。”


  細胞中有些生物化學途徑是非常複雜的,我們很難確定它們的進化過程。但是,對這些進化過程並不是無法想象的。這裡的關鍵是要理解自然選擇的作用方式,是在原有基礎上將舊功能改造成新功能,而不是一步一步地疊加,最後才具有功能的。參與血液凝固的這些蛋白質,並不都是為了血液凝固而挨個產生出來的,而是從別的生化途徑借來、通過重複已有基因產生、或是讓早期那些有多種功能的脢參與。比如,凝血脢同時也參與細胞分裂,並且與參與消化過程的胰蛋白脢同源,因此,在參與血液凝固系統之前,它可能就已存在了。這在進化論上,叫做“預適應”,也即一種新的適應性是從別的適應性機制改造而得的。這種解釋,並不是在簡單地轉移目標,而是說,複雜的生化途徑可以簡化為那些簡單的生化途徑的重新組合。

◇“最新證據表明:生物重演律是徹頭徹尾的捏造。各種脊椎動物胚胎早期完全不同,甚至不同的哺乳動物的胚胎早期也大相徑庭。”

  這是一個謊言。德國動物學家海克爾在十九世紀提出了生物重演律,認為動物的胚胎發育在重複著其進化史,也就是所謂個體發育重複種系發育。我們現在已知道,生物重演律並不準確,動物的胚胎發育並非在嚴格地重演進化史。海克爾用於證明生物重演律的插圖,現在也發現有修改、美化之處。但是,各種脊椎動物胚胎早期極其相似,親緣關係越相近,則越相似,卻是一個事實(事實上,這一點是馮貝爾最早提出的,被稱為馮貝爾定律)。動物的胚胎發育在一定程度上也保留、重演了其祖先的痕跡。
本帖最後由 誠惶誠恐 於 2009/11/8 19:41 編輯

◇“達爾文臨死前後悔創建了進化論。”

  這是一個早已被揭穿,但神創論者至今仍然津津樂道的謠言。

  這個謠言的始作俑者是一位叫赫普(Hope)的美國修女。達爾文死後不久,她在麻省的一次佈道中聲稱,在達爾文臨終前,她訪問了他,達爾文向她做了懺悔,後悔自己創建了進化論。教會組織對赫普的謠言如獲至寶,迅速傳播開來。在一九二二年,達爾文的女兒亨里雅塔(Henrietta)為此發表了聲明:

  “在我的父親臨終前,我守在他的身旁。在他重病不治時,或在他得其他病時,赫普修女都不在。我相信我的父親從未見過她,她對我的父親的思想、信仰沒有任何的影響。他對他的任何科學觀點,不論是當時的還是早些時候的,從未反悔過。我們認為有關他懺悔的故事是在美國編造出來的。整個故事純屬無稽之談。”(The Survival of Charles Darwin, by Ronald W. Clark, 1985, p. 199)

  即使達爾文果真反悔,對進化論的成立也不會有任何影響。一個科學理論成立與否,只取決於是否有支持或反對它的科學證據,與其創立者後來的態度無關。

◇“爪哇人的發現者杜布瓦在去世之前承認所謂的爪哇人只是一隻長臂猿,因此,‘爪哇
人’一詞已從教科書中除名了。”


  這也是一個無恥的謠言。杜布瓦至死相信他發現的爪哇人是從猿到人的過渡型,即所謂“猿人”,雖然在當時已有新的發現證明爪哇人屬直立人(Missing Links, by John Reader, 1990, p.47)。

  今天的有關人類進化的教科書仍然詳細地介紹爪哇人,杜布瓦仍然被公認為偉大的人類學家。不必找教科書,一般的百科全書都會介紹爪哇人和杜布瓦,爪哇人一詞並未被除名。

◇“《聖經》上說,整個地球上的一切是神所創造的。而且一步一步很有秩序的。創造的程
序,其實包括六個階段。這六個階段在聖經裡的描述是六天的程序,這‘一天’可能是很長
的時間,而不是24小時。《聖經》裡記載神創造生物的次序,跟現代所知道的化石學、地質
學、生物學的證據都非常吻合。科學花了兩千多年摸索,終於為《創世記》作了見證。”


  這種試圖調和《聖經》和進化論的說法,是完全經不起推敲的。比如,《聖經》說最早被創造出來的生物是“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但是進化論認為海洋生物才是最早的生物,種子植物是非常晚,在魚類之後才出現的。奇怪的是,《聖經》說第三日造了陸地植物,第四日才造日月,據說這“一天”是很長時間,那麼沒有太陽,陸地植物又如何能夠吸收陽光進行光合作用而存活呢?又比如,《聖經》說鳥類在昆蟲之前被創造出來,而進化論認為其出現的順序相反。

◇“進化論與基督教信仰不可相容。”

  如果一個基督徒認為《聖經》是準確無誤的歷史記載,《聖經》的每一句話都必須按字面意思理解,那麼進化論確實與《聖經》的“創世記”一章不相容。但是在今天,絕大部分基督徒都不再如此刻板地看待《聖經》。在他們看來,《聖經》乃是闡明基督教教義的寓言、故事,而不是歷史記載,更不是科學教科書。

  在今天,大多數的猶太教徒和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和新教)都接受進化論,堅持神創論的只是少數原教旨主義者(雖然這些人在中國教徒中可能是多數)。許多進化論者也是猶太教徒和基督徒,他們並不覺得進化論與他們的信仰有衝突。

  以刻板著稱的羅馬教廷三十多年前就已宣佈進化論與基督教教義相容,進化是上帝創造的自然準則。這種觀點被稱為“進化論神學”。1996年10月23日,教皇約翰‧保羅二世更宣佈:“新的知識已經引導我們認識到進化論不僅僅是一個假說。”“把各項獨立進行的研究的結果會集起來,有力地支持了這個理論。”

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evolution/shenchuanglun.txt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