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第三大教会牧师阿得拉加承认多次外遇 被免除圣职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6年05月20日|06:12 PM
简体繁體
  文字大小 微信 微博 更多 1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桑戴·阿得拉加
桑戴·阿得拉加
桑戴·阿得拉加牧师及妻子。

桑戴·阿得拉加(Sunday Adelaja),欧洲大型教会蒙福神国万民大使教会(The Embassy of the Blessed Kingdom of God for All Nations)的创会者及主任牧师,承认与多名会众发生婚外情,遭到严厉批评。蒙福神国万民大使教会位于鸟克兰的基辅。

阿得拉加曾夸耀其教会会友包括前基辅市长Leonid Chernovetsk,他被视为欧洲最著名的牧师之一,其教会目前有两万五千名会友,并在逾45个国家有700间分堂。

该教会网站上有他与一些重要世界领导人的合照,如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演员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主教T·D·杰克斯。

相关文章
图连称他从未想过对婚姻不忠 明白人们为什么会自杀
图连承认婚外情 南佛罗里达长老会废除其神职人员证书
JOE BEAM
如何挽回你的丈夫或妻子?
情感外遇的定义和它的7个迹象
有关阿得拉加婚外情的绯闻流传几个月后,他最终在3月承认,当时一些女会众向其他地区的牧师披露了他的罪行。这些牧师遂将事件公开,据俄罗斯福音派基督徒联盟(Russian Union of Christians of Evangelical Faith)报道。

Like us on Facebook

“3月23日基辅大使教会的牧师和长老会议上,阿得拉加牧师承认很长一段时间有婚外情,并在会众面前悔改,”声明说。

阿波斯尔·尤里西斯·塔夫(Apostle Ulysses Tuff)数年来为阿得拉加及教会提供属灵关怀,他宣布免除这位富有影响力牧师的圣职及任何形式的事奉,“直到他从罪中转回”。阿波斯尔·尤里西斯·塔夫来自格鲁吉亚迪凯特的道路真理生命基督徒中心(The Way The Truth and The Life Christian Center)。

虽然解除了阿得拉加的圣职,但教会目前苦于不知道如何管教及挽回这位创立教会的人。

阿纳托利(Anatoly Belonozhko)坚称去年12月份才了解到阿得拉加的罪行,并在3月辞去大使教会的主教职位,因为他不相信阿得拉加愿意得到帮助。

“我们作为长老,开始创建新项目和措施来医治和恢复教会,希望新型制度能够帮助我们的牧师。但阿得拉加透过书面文件断然拒绝我们的帮助......羞辱我们,说我们没有权力告诉他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他知道如何做,做什么,”一份阿纳托利声明的翻译中写道。

俄罗斯福音派基督徒联盟公布了阿波斯尔·尤里西斯·塔夫的声明,称阿得拉加毫无悔意,并拒绝服从属灵和道德权柄。

“在我和阿得拉加牧师及妻子(姆博塞牧师)的会面中,他说我应该告诉他该做什么,他会照做,”塔夫在声明中解释说。

但他却在更深的调查中说,他意识到阿得拉加欺骗了他。

“刚开始,阿得拉加告诉我,他会离开侍奉,不再出现在教会,还表示他已经在所有受害者面前悔改。但我发现这一切都是表面行为,” 塔夫说。

“阿得拉加提到,他曾与20或30名女性发生关系,也许这个数字会更多,他记不清了,”塔夫说。

塔夫说,他与一些受害者见面,她们的一致结论是他需要得到“属灵帮助”。

“我曾与许多女性(已婚和未婚)以及她们的丈夫见面,他们与我分享了所遭受的痛苦,描述了阿得拉加如何监督她们,如何操纵她们……所有的故事同样可怕,恶心和令人沮丧。人们对牧师现在的情况感动遗憾,并希望他得到属灵帮助,”塔夫说。

塔夫3月23日解释说,根据提摩太前书3章1-7节, 5章17-25节和提多书15-9节的经文,他与阿得拉加分享了操练课程。他说,他指出阿得拉加的行为不仅玷污了自己的婚姻,也伤害了“很多其他夫妇,以及生活可能完全被毁的未婚女性,并可能导致这些人都远离神”。

他告诉阿得拉加:“你得罪了神(圣父,圣子,圣灵),你违反神的话,为[你]自己淫荡的目的歪曲神的话,你得罪了[你]妻子, [你]的孩子,得罪了已婚和未婚女性,得罪了‘大使教会’以及当地、全国及国际的基督的肢体,也得罪了我,神托付我为你的属灵指导。你的跌倒在教会中已众所周知,我们必须根据经文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声明,塔夫说,他并不满足于阿得拉加对他的回应,辞去他的“属灵父亲”之职。

“显然,阿得拉加并没有感到任何心灵的痛苦,不知道自己的罪恶的可憎和严重性,”塔夫说。 “我会继续为他和他的家人祈祷。”

http://chinese.christianpost.com/news/%E6%AC%A7%E6%B4%B2%E7%AC%AC%E4%B8%89%E5%A4%A7%E6%95%99%E4%BC%9A%E7%89%A7%E5%B8%88%E9%98%BF%E5%BE%97%E6%8B%89%E5%8A%A0%E6%89%BF%E8%AE%A4%E5%A4%9A%E6%AC%A1%E5%A4%96%E9%81%87-%E8%A2%AB%E5%85%8D%E9%99%A4%E5%9C%A3%E8%81%8C-21662/
笃信基督教的英恋童癖性侵大马童 面临终身监禁

e南洋商报 - 快而准

(伦敦2日讯)英国一名恋童癖承认从2006年至2014年间,对6个月到12岁的儿童进行71项罪行,其中大部分受害者来自马来西亚,受害的儿童据称达200人。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30岁的自由摄影家理查德赫克尔不但与全世界恋童癖分享他变态行径的图像和影片,而且根据英国中央刑事法院的聆讯,他落网时甚至在撰写贫穷儿童的“维基”指南、刚刚“众筹”了他的第一支儿童性爱影片,并打算把罪行发展成“商务企业”。

贫穷儿童更易引诱

赫克尔最早记录的受害者是柬埔寨的10岁男童,但其余受害者都来自他就读资讯工艺的大马。

他因吹嘘自己对一名大马儿童长达9年的恐怖性犯罪,而面临多个终身监禁判决。

来自肯特郡阿什福德的赫克尔承认从2006年至2014年对6个月到12岁的儿童进行71项罪行,数量前所未有。其中有来自吉隆坡大多贫穷的基督徒家庭的23名儿童。

检控官说,赫克尔以贫穷儿童为目标,用“富有和有地位的西方人”形象吸引他们。被告生长于英国,性格孤僻,曾吹嘘:“贫穷儿童比中产西方儿童更容易引诱。”

以慈善家形象蒙骗大众

笃信基督教的他在18或19岁时首次拜访大马,教育和培养儿童,在东南亚做义工和旅游,以义工学生、慈善家和英文老师的形象示人。但在光鲜表面下,他长年侵害某些儿童,甚至培养他们互相侵害,并屈从于他的性要求。

他拍摄儿童照片,编辑后把静态和动态影像、行径的图像详情上载到隐藏性互联网(“黑网”)的“爱区”(TLZ),与其他恋童癖共享,在全世界传播。

他2014年12月19日返英过圣诞节时,在盖特威克机场落网。当局充公他的加密电脑,发现超过2万张猥亵照片。

他的手册《恋童癖和贫穷:恋童者指南》维持一个“恋童账本”,把变态行径分成从“基本”到“中坚分子”的15个类别。
篤信基督教【性經】的基督徒被【性經】洗腦之後特變態!
本帖最後由 leefeng 於 2016/6/6 13:52 編輯

基督教性侵儿童案(1987-2003)

http://reformation.com/


    ALL Protestant denominations - 838 Ministers   

    新教牧师性侵害儿童共838例  

    147 Baptist Ministers   

    浸信会147例  

    251 "Bible" Church Ministers (fundamentalist/evangelical)   

    基要教派251例  

    140 Anglican/Episcopalian Ministers   

    圣公会140例  

    38 Lutheran Ministers   

    路德会38例  

    46 Methodist Ministers   

    基督教循道卫理会46例  

    19 Presbyterian Ministers   

    长老教会19例  

    197 various Church Ministers   

    其他不同教派197例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6/6/6 23:28 編輯
基督教性侵儿童案(1987-2003)




    ALL Protestant denominations - 838 Ministers   

    新教牧师 ...
leefeng 發表於 2016/6/6 13:49


你刻意收集了16 年數字, 來得出 838宗教會內有性侵案例,
噢.....好多哩...問題好嚴重哩.....快要死人哩....係咪咁.


相對實際數字:

發生在教會內的性侵事件,
同社會整體來比, 係咪咁弊傢伙的事呢?

用個顯鐿去睇老鼠尾粒痔瘡都係: 嘩....好很大粒呀!


白膠真黐!
回覆 625# beebeechan


    成功爭取將神聖的教會世俗化,你應記一功!
你刻意收集了16 年數字, 來得出 838宗教會內有性侵案例,
噢.....好多哩...問題好嚴重哩.....快要死人哩....係咪咁.
發生在教會內的性侵事件,
同社會整體來比, 係咪咁弊傢伙的事呢?
用個顯鐿去睇老鼠尾粒痔瘡都係: 嘩....好很大粒呀!
白膠真黐!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6/6/6 23:27



基督徒認為16 年前, 838宗教會性侵案和整體來比, 唔係咁弊!
教會性侵可以應該更多,甚至比社會整體的性侵来得更多更更多才顯出【性經】對世界性侵之有力影响,
更加証明神愛世人係叫基督徒用性侵来展示愛!
回覆  beebeechan


    成功爭取將神聖的教會世俗化,你應記一功!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6/6/6 23:38



教會內的人不應犯罪過
因為你認為警察是不會犯法,
醫生是不會病,
教師是不應有不懂的事,

你只有是傻得很.
基督徒認為16 年前, 838宗教會性侵案和整體來比, 唔係咁弊!
教會性侵可以應該更多,甚至比社會整體的性 ...
leefeng 發表於 2016/6/7 00:10



數據都無一粒
廢話一堆
你的幻想, 無辯論價值.

(我...去屙屎好過)
基督徒認為16 年前, 838宗教會性侵案和整體來比, 唔係咁弊!
教會性侵可以應該更多,甚至比社會整體的性 ...
leefeng 發表於 2016/6/7 00:10


你睇到人無拉褲鍊,
但睇唔到你下邊係無著褲。
你只有是傻得很.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6/6/7 02:32



    我當然知道教會淫亂,好多年輕男女都係為了溝仔溝女去教會,所以無傻得很。

傻得很那些,正是真心相信教會崇拜、聖儀都是十分神聖,神職人員都是關心眾生,沒半點邪淫私心,這些教徒才是真的傻得很。
我們講一百句,貼一百則新聞,都不及一個資深教徒親口承認教會並不神聖,實際還可以很淫亂,並指出以為教會神聖是「傻得很」。所以,我們怎能不感激陳版友?
我當然知道教會淫亂,好多年輕男女都係為了溝仔溝女去教會,所以無傻得很。

傻得很那些,正是真心 ...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6/6/7 12:11



    你的傻氣未退


我一直都是講「人」,不是講「會」。
教會內仍有做壞事的人,不必大驚少怪。

警隊中有犯法的害群之馬,不會改變成立警隊的目的。
警隊仍是一支打擊罪犯,執法的隊伍。
說得很對,勿忘初心,按你所講,黑社會中大部分都是忠肝義膽的反清英雄,但都不排除有極少數壞人,不必大驚怪:
http://jonathan_sky.mysinablog.c ... le&articleId=196934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說得很對,勿忘初心,按你所講,黑社會中大部分都是忠肝義膽的反清英雄,但都不排除有極少數壞人,不必大驚 ...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6/6/7 21:39


但當洪門不再是反清, 無清可反時, 
便淪為危害社會的組織了。

今日的教會, 不再是講耶穌了嗎?
有失去了原本的任務了嗎?

當然, 是有不再注重靈魂救贖, 只重十一的教會。
不等如全部教會都變質了。
嘩, 相對實際數字, 教會之性侵數字, 令人極為震驚
顯示教會對性侵案的contribution有無可推諉的功勳
de omnibus dubitandum
數據都無一粒
廢話一堆
你的幻想, 無辯論價值.

(我...去屙屎好過)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6/6/7 02:33



數據?

你已經自動献上啦!乖乖
你睇到人無拉褲鍊,
但睇唔到你下邊係無著褲。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6/6/7 02:55



一两個下邊無著褲点及得成千上萬個無拉褲鍊的基督淫棍方便去性侵無辜吖?
重係耶稣代言人:即係耶稣比胆啲牧師神父去姦淫小童少男少女啦!
基督徒都唔執輸;信咗基督教的慢慢就变成淫棍【笃信基督教的英恋童癖性侵大马童 面临终身监禁】
聖堂教父的秘密:澳洲天主教神父孿童秘史連環爆,竟達半世紀(上)
澳洲地位最高的天主教會神職人員-樞機主教喬治佩爾(George Pell),2月28日到3月2日期間,在羅馬的奎李納萊飯店(Hotel Quirinale),於一群教會性虐待倖存者的面前,以視訊方式接受澳洲兒童性侵害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質詢。這是他第三次在皇家委員會的聽證會上作證,之前他出示醫生證明,表示自己因病無法返回澳洲接受質詢,引起各界質疑。
該聽證會主要是在調查喬治佩爾於維多利亞州巴拉萊特(Ballarat)教區服務時,針對多起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的事件是否處理不當,刻意隱瞞或包庇部分神職人員的「孌童行為」。佩爾本人並未涉及性侵案件,但可能犯下了嚴重的職權疏失,很多當時的受害者在被性侵後,選擇以自殺結束生命,許多申訴可溯及至1970年代。
《島國連線》帶您了解完整事件始末,揭開包裹在天主教會神聖面紗之下不甚光彩的秘密。1973年/巴拉萊特地區
喬治佩爾完成其在羅馬和牛津大學的學位後,返回了自己的出生地-澳洲維多利亞州的巴拉萊特,擔任堂區神父。但短短幾年後,喬治佩爾於1973年又被指派為主教代表(episcopal vicar)掌管教育。
令人震驚的兒童性虐待案件,當時就發生在聖亞利比小學(St Alipius Primary School)與聖派翠克學院(St Patrick’s College),一位年僅14歲的男童與他弟弟被道蘭神父(Br. Edward Dowlan)性侵,聖亞利比小學的案發地點甚至距離喬治佩爾的本堂神父住宅只有相隔一道門的距離。
受害者告訴負責調查的皇家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1973年當時,因為擔心自己的弟弟受害,而且當時此事無法獲得校長的注意,他曾在一天下午穿著學校制服前去尋找喬治佩爾,「當時佩爾在孩子們之間和我的心目中是一個相當有威望的人物」。但受害者表示,喬治佩爾卻嚴厲地將他拒絕於其住宅門外,「我向佩爾脫口而出,道蘭神父毆打和猥褻我弟弟,並要求知道佩爾打算如何處理,佩爾卻生起氣來並對著我大吼︰『年輕人,你怎麼有膽敲我的房門並向我提出要求。』我們爭執了一會兒,最後他叫我離開並把我拒於門外。」
隔年在尤利卡泳池(Eureka Stockade pool),當時13歲的格林(Tim Green)在更衣間見到了佩爾的身影。格林是另一位道蘭神父(Br. Edward Dowlan)底下的受害者,他告訴佩爾︰「我們必須對現在發生於聖派翠克學院的事情做出行動。」格林記得佩爾反問他所指的是什麼,他回答︰「道蘭神父在染指小男童。」然後佩爾離開了更衣間時回答︰「別搞笑了。」
道蘭神父在基督教兄弟會學校(Christian Brothers schools)之間移動了將近20年,一直到他面臨64項虐待男童的指控,此後便一直待在監獄。喬治佩爾駁斥,上述兩段與受害者的對話「從來沒發生過」。
從堂區到堂區
1977年,喬治佩爾擔任巴拉萊特教區參議會(college of consultors)的委員之一,這個會議由一群資深神父組成,向主教穆肯斯(Ronald Mulkearns)提出神父堂區分派的建議。
穆肯斯的做法很「老派」,當虐童事件一曝光,他就把有戀童癖的神父從原區調離到其他區。
巴拉萊特最差勁的神父當屬利斯德爾(Gerald Ridsdale),他幾乎一離開神學院後就開始強暴孩童。利斯德爾神父在英格伍德(Inglewood)所犯下的虐童罪刑眾所皆知,整個天主教會眾人人知曉。
1977年7月,喬治佩爾出席參議會的會議,決定將利斯德爾神父送往下一個堂區伊登霍普(Edenhope),但最終利斯德爾仍在伊登霍普又虐待了13名孩童。1979年9月,喬治佩爾又出席了參議會的會議,討論辭去利斯德爾在伊登霍普的職位;1980年1月,會議同意再將利斯德爾送往位於艾爾斯屯維克(Elsternwick)的澳洲牧師研究院(National Pastoral Institute)。1981年,當參議會又決定把利斯德爾送到下一個堂區莫特萊克(Mortlake)時,這次卻受到該堂區學校的父母、當地醫生和修女的反對,他們說服主教穆肯斯,是時候把利斯德爾調離維多利亞州的堂區。
儘管上述一連串的調派計畫,喬治佩爾幾乎都是核心的決策人士之一,但在2002年雪梨的媒體記者會上,佩爾卻聲稱,「一直到1993年,利斯德爾在墨爾本坦承虐待了30名兒童以前,他都不知道利斯德爾性虐待孩童的罪刑。」2015年,他再度表明「不記得」自己擔任參議會委員的那幾年,主教穆肯斯曾提出過任何關於利斯德爾有戀童癖一事。
輔理主教
1987年,喬治佩爾當上了墨爾本的輔理主教,在大主教(Archbishop)利特爾(Frank Little)底下服務。佩爾職權所負責的地區從莫寧頓半島(Mornington peninsula)一直到丹德農區(Dandenongs),其中就有三個堂區是由戀童癖神父把持︰多夫頓(Doveton)地區的席爾森神父(Father Peter Searson)具有暴力傾向,不僅配戴槍枝還會威脅孩童;奧克里(Oakleigh)地區的奧唐納神父(Father Kevin O’Donnell)是一個慣性戀童癖者,警察之後還稱他為「一天兩次先生」;哥登谷(Gardenvale)地區的皮克林神父(Father Ronald Pickering)在1993年偷偷移居到英國以前,在墨爾本留下了一大票因為他而身心受到重創的孩童。
關於戀童癖神父的罪刑,喬治佩爾到底知情多少,旁人很難知曉。但可以確定的是,他不曾移除掉上述幾個神父任何一位的職位。他曾在維多利亞議會質詢時提到︰「在我擔任墨爾本的輔理主教時,並不是負責處理戀童癖問題的一員。」
但在接下的說明會裡,他將面臨針對此事的質疑。在那些年之間,他真正的責任範圍有哪些?他當時並沒有雇用和免職神父的權力,但天主教觀察者卻對一事感到驚訝:佩爾宣稱,在自己的堂區內處理戀童癖神父,算是「輔理主教的職權範圍以外」的事。佩爾還說,大主教利特爾當時把身邊的輔理主教都蒙在鼓裡,「利特爾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過戀童癖神父的事」,「在教廷助理主教的會議裡,利特爾一次都沒有提過這個問題,他也不曾親自跟我說過。」佩爾在維多利亞議會質詢時提到。
但是,與佩爾同時期擔任輔理主教的康納斯(Peter Connors),卻向負責調查的皇家委員會提出證據︰「管區只要發生任何與『性』有關的案件,不管是違反職權界線或是猥褻孩童…都一定會在教廷助理主教的會議上提出。」康納斯的說法也獲得另一位同期的輔理主教狄肯(Hilton Deakin)的證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席爾森神父
在這麼多可怕的神父當中,多夫頓(Doveton)地區的席爾森神父(Father Peter Searson)是最糟糕的一個,教堂處理了關於他的控訴長達30年。他有明顯和嚴重的精神問題,性格古怪,且具有暴力傾向。他曾偷竊堂區的資金、毒打協助彌撒的輔祭男童,還經常在孩童廁所「閒晃」。孩童離開他的本堂神父住宅都是「尖叫著逃出來的」。
佩爾在維多利亞議會調查時曾說︰「針對席爾森的案子,我們當時一直都在試著做出最正確的事」。但事實上,當時學校的校長曾乞求過除去席爾森的職位,可是最後被免除職位的是校長。1989年,教師代表團也曾找過佩爾,希望他開除席爾森,但後來什麼事也沒發生。
後來席爾森神父的行為變得愈加猖狂,一位小女孩說,席爾森曾讓她坐在他的膝蓋上「懺悔」,然後她感覺到神父勃起的陰莖頂著她的身體。
第二批教師代表團在1991年找上佩爾,一位教師警告他,席爾森神父對孩子來說是一個「危險」。但是,佩爾事後回憶卻只記得代表團是「籠統地」抱怨席爾森神父的性格特別難應付,所以孩子的父母、職員和孩子都不太喜歡他。
後來佩爾在教廷會議裡提出了此事,大主教利特爾指示他與席爾森神父談談,佩爾之後表示︰「這是一段讓人非常不舒服的談話」,言下之意就是在談話前,他根本不知道席爾森有戀童癖。儘管與他同期的輔理主教狄肯(Hilton Deakin)提供給皇家委員會的證據顯示,關於席爾森一切行為的詳細書面報告,當時早就已經上呈到教堂。
儘管佩爾後來當上了大主教,他也沒有免除席爾森的職位。有一天晚上,在奧克里(Oakleigh)堂區,也就是另一名戀童癖神父奧唐納(Kevin O’Donnell)的所在地,該區的教徒在對話中提到了席爾森的名字,當時剛當上大主教的佩爾突然厲聲地說道︰「這些全都是謠言,我不聽這些流言蜚語。」但就在同段期間,一位輔祭男童只因為在彌撒時咯咯笑了一下,就被席爾森痛毆一頓,事後男童的父母向警方報案。另一位男童出面證實了席爾森的施暴,後來席爾森被控侵犯人身罪。1997年3月,席爾森終於被停職。
後來,佩爾在維多利亞議會質詢時特別聲明一點︰「席爾森從來沒有被定『性犯罪』,他是因為行為殘忍才會被定罪。」
包庇利斯德爾神父
神父利斯德爾(Gerald Ridsdale)的侄子大衛(David)也是受害者之一。大衛當時不知道警方已經在暗中調查利斯德爾,他曾在1993年2月份時打了一通電話給佩爾,因為大衛的家族和佩爾的家族是世交,所以大衛認為佩爾可能有辦法用既得體又有效的方式阻止他的叔叔利斯德爾。佩爾當時知道利斯德爾即將被起訴,但整個教堂卻全力以赴為他辯護,利斯德爾有教堂律師、資深的刑事案件辯護律師等資源任他使用,佩爾甚至還陪他走到法院出庭,從來沒有一位被指控孿童虐待的神父有過像這樣的支持。
大衛表示,自己從來沒有在與佩爾的對話中動搖過,他說佩爾曾問過他︰「我想知道怎麼做才能讓你保持沉默。」大衛回答︰「去你的、與去你所擁護的一切。」之後大衛立刻告訴他姊姊︰「那個混帳(意指佩爾)試圖收買我。」然後報了警。利斯德爾隔天就面臨了第一次的起訴,隨後關於利斯德爾的指控共有數百起,受害者高達78人。
佩爾一再地否認他曾試圖賄賂大衛,並一再堅稱是大衛誤解了他在電話裡的意思。
墨爾本大主教
佩爾在1996年7月當上了墨爾本的大主教,並且成立了一個名叫「墨爾本響應」(Melbourne Response)的教務委員會,著手處理管區內的虐童醜聞。佩爾本人與他的支持者一直把這件事當作佩爾曾努力防範虐童的證明,但佩爾當時會採取如此動作的原因,更可能是因為時任維多利亞州長的肯尼特(Jeff Kennett)曾經警告佩爾,如果他不好好恢復教會的秩序的話,就要動用「皇家調查委員會」。
佩爾成立的響應組織的確有協助調查和諮詢,但是與澳洲其他地區天主教會所採取的行動相比,佩爾的教區卻設了相當低的受害人賠償上限,此舉幫助其大主教管區省了數百萬澳幣。
除此之外,佩爾在擔任墨爾本大主教期間,為何沒有開除或斷絕與那些有問題神父的關係,也飽受各界質疑。佩爾拖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開除席爾森;神父魯賓遜(Father Barry Robinson)聲稱與他發生性關係的男孩已經超過同意年齡,但還沒證明此事前,魯賓遜就逃到了美國波士頓,一直到2004年《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報導了他的惡行以前,佩爾甚至還讓他在一個墨爾本堂區內服務。
然後是神父皮克林(Ronald Pickering),每個人都知道皮克林酗酒而且脾氣極壞,孩童唱詩班與聖壇活動是他染指孩童的「狩獵場」,聖雅各小學(St James Primary School)的一位年輕老師葛蘭(Genevieve Grant)表示,自己曾在1989年試圖向佩爾警告關於皮克林的行為,但佩爾說︰「從來沒有老師跟我說過皮克林神父對學生有不當的性行為。」
(未完待續)
參考資料:The Guardian Australia, 26/02/2016, “The cardinal and the royal commission: the questions George Pell must answer"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林佳賢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37846
de omnibus dubitandum
用力关车门致商人受伤 牧师蓄意伤人判监两週
(新加坡3日讯)牧师在高速公路上用力关车门导致商人受伤,还指商人「恶人先告状」,但案经6天审讯,法官日前判他蓄意伤人控状罪成,坐牢两星期。

何旭明法官裁决时形容被告蒋元铭(46岁)和伤者郑金明(60岁)就像是「粉笔和乳酪」(Chalk and Cheese),属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法官说,被告个子高,样貌年轻,体格健壮,而伤者身材矮小,被告精明干练和圆滑,伤者却真城坦率和质朴,虽不懂英文,但供证时没有保留,而且坦白。

法官指被告不是一个诚实的证人,指伤者「恶人先告状」,但他无法接受。被告在警方口供书中承认推货车的车门,导致车门碰到伤者。法官也认为,伤者证词可靠,並有说服力,他接受伤者的说法。
蒋元铭是新加坡教会Impact Life Church的牧师。

案件发生在去年1月13日下午1时左右,地点在泛岛高速公路、靠近巴耶利峇路出口。他当时开阿尔法罗密欧汽车,郑金明则驾驶一辆黄色货车。

须赔偿伤者医药费

根据控方证据,郑金明当时开货车跟在汽车后面,但没有紧跟汽车。他看见车內一名乘客拍他的货车,便叫坐在他旁边的乘客也拍下汽车的照片。

后来,前面的车子用汽车信號灯示意郑金明把车子停在路旁。于是他就停车,下车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只见蒋元铭气冲冲地走向货车,站在司机座位车门旁,用手指著他的鼻子,骂他「娘娘腔」和「臭阿明」。

蒋元铭不停挑衅,郑金明尝试回到车上,却因蒋元铭用力推车门,结果额头和臀部受到撞击。郑金明离开现场后报警。

法官指出,证据显示,被告当时表现凶悍,不但挑衅伤者,还要和他打架。被告自己也承认知道谁先出手会惹上麻烦,然而自认「如果是自卫就没有错」。伤者逆来顺受,准备离开,同时也告诉被告:「新加坡是法治国家,你不能打人。我已经60岁,是年长者。在新加坡是不许打架的。」

在考虑所有证据后,法官认为控方证据確凿,裁决被告罪成。除了判监,法官也下令他赔偿伤者约48新元(143令吉)医药费。

法官下判后,被告通过律师表示需要时间处理一些私事和教堂事宜,要求延迟服刑获准。他將在7月14日开始服刑。 (人名译音)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ternational/g02520307010
de omnibus dubitandum
好彩,我以前信开嘅系family radio,呢一派系反对去教会嘅。教会有乜事都与我无关。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