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来自佛陀的信息:自助者上帝助之



by 佛陀 Lord Buddha


自助者,上帝助之

Buddha:大家好,我是佛陀,这是我初次与Candace(坎迪斯)合作。大概一周以前我接近她传递讯息,就在伦敦爆炸事件之前。与她心电感应有点困难,我想因为她不曾期待过我的出现,她只把“电话号码”告诉那些她熟悉的人。所以在一段休息期间,我发送了一个“符号”进入她的第三只眼,指明我希望与她交谈。这个策略确实引起了她的注意。

Sananda(萨南达) (Esu埃苏)已经通知过我如何与她心电感应,我的信息指明Sananda(萨南达)希望她与我联络。

Candace(坎迪斯):关于上述的“符号”,我已经多次体验过引起我注意的这种方式。这种符号总是一个长长的白色矩形,内有黑体字。通常是希望与我交流的人的名字。在此情况下,我看到Buddha(佛陀)和Sananda(萨南达)的名字。

Buddha(佛陀):我是你们的Planetary Logos(不确定是否该译作“行星圣子”),意味着你们世界总的精神代表人。因此,我是这个世界的领主(Lord)。这个职位意味着,我掌管着你们夜间所参加的以太界域(etheric realms)的各种学校。如此,我牵扯进了“基督再临”,通过夜间的教导。

我不似其他大师那般回归。我不会直接在地球表面工作。我依然在“另一边”(灵界),作为精神教导学校的协调者。20年前我开始担任此职。

Sananda(萨南达)(Esu埃苏)不在我的界域之内,他直接与CM在宇宙政府工作,之前已经提到过他会成为你们的行星王子,这是隶属于宇宙政府的一个职位。虽然我在精神层面为首,但我不直接代表宇宙政府。

Candace(坎迪斯):关于彩虹大师。在《凤凰期刊》#7中他们讲述过自己, [url=link.php?url=http://www.fourwinds10.com%2F]www.fourwinds10.com[/url]。我强烈推荐你们阅读这份期刊;这非常值得。请注意CM的收场白,那些依然抱怨上帝做的不够的人们。

Lady Nada(娜达夫人)是彩虹大师之一,属于第六射线。她是Sananda的伴侣。她曾是Mary Magdalene(玛丽亚)。她确实与Sananda有过一个孩子,一个叫SaRa的女孩。耶稣十字架受难之后,Mary Magdalene去了法国,登上海岸,怀抱着孩子。

如同之前所述,Sananda(萨南达)在受难后去了印度。他在那里和另一个女人结婚,育有五子。100多岁的时候他选择了有意识的死亡。这是计划中的,并且他和Mary Magdalene(玛丽亚)通过星际飞船保持着联络。你在The Urantia Book中找不到这段故事,因为,如果你读过《达芬奇密码》,你会认识到为了保护神圣DNA的传播,这是必要的。(译者注:当时耶稣携带着来自大天使加百利的高等DNA,此后不断有孩子带来高等的DNA,以提升人类在当时被严重污染的DNA,现在所谓的靛蓝和水晶,亦是如此。)

Buddha:我是大约2500年前来到地球的佛陀。当然,我是一个扬升大师。当时我所带来的教导没有被严重扰乱,不像Sananda(耶稣)和Mohammed(穆罕默德)。那样。然而,那时其他的宗教和信仰体系非常混乱,有相当多的混杂。当时那些信仰系统属于印度教,以克利须那(Krishna)神为首。

佛教是非常简单明了的关于“正确地生活”(living rightly)的教导。Nirvana(涅槃,解脱,极乐世界)只不过是与高我心智(higher mind)相联系,现在很多人所追求的即是如此。我很少谈及上帝,从这个概念的意义来讲,因为并没有一个专横的上帝,完全不同于那些说法,Anunnaki(安奴阿其) 和其他入侵地球的种族将自己神化为上帝。

基于那个原因我不讲述上帝,而是寻找涅槃与(崇高的)静寂的思想,找到了宇宙意识,也就得到了崇高的静寂。找到宇宙意识,是DNA重新相连的结果,是DNA的相连打开了通道。我展现过这是可行的,并教导方法,但是当时的人和现在的人一样,很多人选择去相信肤浅的神灵的存在,而几乎遗失了涅槃的真正概念。但是我所教导的“正确地生活”这一简单规则却广泛传播,在世界的该领域取得了不少进步。

如今的佛教与当初已经相距甚远,也是因为BBB&G(脑筋坏掉大坏蛋们)长久的败坏。然而,静寂的思想几乎还是坚持了下来,佛教很少会成为战争的理由。但是现在修习的人仍然觉察不到他们究竟所求何物。

目前的佛经冗长晦涩,寻找佛祖与佛祖相像,佛祖做什么信什么。然而,一个人应该去观察自我,观察内在的光,这才是我所教导的,许多信徒仍然继续去跟随,去窥视他(自身以外之)物。我推想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宇宙真理还没有准确地出现在地球,确切地说,与层层谬论一起堕落了。

我喜欢务实的人,那些未被卷入层层谬论的人们。(很多人)大把的时间花在去不断追随什么上。我继续评述,对于那些“新时代”思想的人们,你们也被错误的训练和信仰强烈地操纵了。

在现代,佛教被变得非常“新时代”,非常复杂,因此很难理解。许多不满于基督教的人转而追随佛教。这里需要提示一下“following”这个词。你们自己I AM(我是)不需要追随(follow),而是去Be(是)。然而,也不要狂热追求这个概念,因为许多人仅仅“存在”(being),而不“行动”(doing)。有些人对此很满意,很容易just be(只是),其他人却非常痛苦,因为他们过分追求just be(只是),内心极其纠结,去行动(do),停止being。

Being的概念并不意味着快乐地存在着,什么都不做,还对此概念非常满意。Being实际上是一种行为而非休息。地球上的任何宗教最重要的部分是,鼓励人们把一切都丢给上帝(神),仅仅勉强过活地生存着。你们令自己沦入奴隶状态,那些BBB&G们就是这样意欲愚弄你们。他们希望你们满足于非常卑下的存在,他们已经将此教导灌输进了很多宗教。

虽然佛教是一种精神理念,它也已经被变成了一种宗教。它的静寂被利用,去鼓励顺从,这绝非真正的意图。真正的意图是去寻找高我,亦即涅槃。通过寻找高我,人们会找到上帝,这即是一切,并且理解那推动着一切的生命力。佛教确实非常尊重动物和世界的力量,但是许多人依然不理解高我的概念。这是一个伟大的概念——一切为“一”。

关于Karma(业障,因果报应,命运)的教导被极大地误解了,我没有教导太多,除了业力只不过是一种因果关系的学问。摆脱业力之轮实际上并不困难,除了在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教导真正的责任。责任是个人的。责任是一种选择。人们过多地接受一种观念:暴力是个人无法控制的,因此你不可以反抗。

关于“幕后之手”的概念,许多人认为权力掌控着这个世界,几乎无法改变。愈是放弃去改变,你愈是体验到强力的压迫;是你创造并援助了“幕后之手”这个事实。的确,“幕后之手”的奴才会因为你的反抗而试图惩罚你。60年代的美国正是如此。然而是你不知不觉中维持了它,现在很多人应该有所改观了。

天堂是一种选择,此刻就活在其中,你可以在抗议期间,在监狱里,一天24小时,一周7天,不管你从事什么,都活在天堂之中。我没有教导过特定的一天去祈祷,我教导的是每天都适合祷告,因为每一分钟都是神圣的,通过接受这个观念,你最终会体验到涅槃。

神圣的生活在地球上看似不可能,然而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观念。每一分钟都接近喜乐,去学习如何获得喜乐,无论你从事的职业或身处的环境。注意“learning to be had”这句。如果你闷在家里,躲藏起来,明知道出门抗议是必需的,却从不参与,你能从中学习到什么?留守躲藏有什么挑战意义?你的勇气何在?

Two or More in My Name是一个强有力的概念,然而它极少用来鼓励人们去做出真正的改变。与之相反,很多人聚集到某种形式的教堂,付钱给牧师,而牧师除了建造献给耶稣的新教堂,几乎不做实事,你的力量就这样全然丧失了,牧师窃取了你的力量。你们坐进宗教建筑,在某个被选定的特别信仰的日子,星期五,星期六,或星期日,现在,通常是星期三晚上,你把自己内在的上帝之力量,交给了其他人。

我观察到的最重要的情形,是这些年美国对宗教的利用,特别是基督教,藉以支撑乔治·布什和他的邪恶机器。这需要牧师们的支持,那些把自己的力量献给了邪恶,给了野兽的牧师们,而他们绝大多数对此非常清楚。有些牧师本就带着强烈的意图,其他的是由于他们被教导应该这么做,于是他们怀着恐惧妥协,但他们依然还是入了歧途。

如果那些因恐惧而妥协的牧师们联合起来,Two or More in My Name,告诉他们的信众基督教的内幕,会发生什么?有些牧师有众多信众成员,不是每个玩着“跟随我”这个游戏的人都那么迟钝,会有人因此而响应的。

之所以基督教在美国成为主流信仰,是因为你们确实拥有较好的教育和环境,所以比其他人工作的时间要短,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生命之戏是怎么回事。这是真诚的追求,人们确实喜欢圣经的语言,那残存的美好语言,然后他们变成了牺牲者。

许多人无法从特定的教堂寻找到答案,所以他们一个个尝试。有些人转向佛教,或者伊斯兰教,还有很多人放弃了。其余的人,多数情况下,待在了他们进入的最后一个教堂。到那时,他们已经被彻底洗脑了,他们无法离开,即使他们依然没有找到真正的答案。

他们向野兽们屈服。对于那些尝试过很多教堂,已经厌倦了游历的人,牧师们会热切地让他们成为新成员。新成员已经变得顺从。这是对基督的顺从,或者对伊斯兰教的顺从。

顺从于上帝(神)是地球上最危险的教导。上帝的意愿是让你成为上帝,或者如果说的过分了,可以说变得像上帝。上帝没有计划你的生活,他不希望你以他的私人命令而行动,诸如,以父之名发动战争,以父之名建造教堂,以父之名伤害他人。

“哎哟,您弄错了吧?把“以父之名建造教堂”放在战争与伤害中间?”不,我绝对没有弄错。因为把无限的金钱扔进建筑工程,有着极大的危害,这必须通过让人们在星期天,或星期六,或星期五进入教堂,然后向他们要求金钱。作为回报,人们得到一个实际上毫无价值的演讲,或许之后会有早午餐,会唱几首听起来不错的歌,但是歌词危害甚大。

人们被告之,通过供奉金钱,他会认识耶稣,或安拉,或耶和华,他会得到天堂的门票。金钱不仅是唯一争议的问题,人们也被告之未来,告之要遵守规则和信仰体系,而这要求人们的顺从,有人便如此依从了。

教堂并不是唯一教导顺从的地方。如果你不关心教堂,你依然从教育,从政府规章,从各类社会管理中,被教导顺从,而你一并接受了。如果你选择成为佛教徒,你依然会被动地被教导顺从。

你并不需要聚集武器去抵抗野兽们。你需要做的是停止支援野兽们。但是,再次,很多人甚至无法辨别野兽。野兽们掌控着金钱,你付钱给他们,既有宗教组织的什一税,也有政府所称的个人所得税。很多人两种税都交。

你必须从顺从中走出来,你必须承担起自己的神性,不能等待上帝去完成一切。你即上帝!这是目前地球上唯一重要的教导。你即上帝,你即上帝,你即上帝。没错,你们有造物主之子(CM)在这里,他是上帝,但是,你们是他的身体,你们必须去完成这项工作。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时期,对于那些受教化的灵魂,那些化身于此的星际人类。你们必须摆脱对父的顺从,变成实际行动的父。你在 Urantia书中读过关于调整波频。正是调整波频令你成为父。理解吧!是它令你成为父!不要再去寻找父/圣母,如果你被“新时代”所劝服。。。开始变成父之片段,实际行动的父。成为父。

你们现在有机会去实现梦想,去完成期待。你们正得到一些帮助,一些后援,现在是时候去突破局限,突破顺从,进入神性。

90年代,我们再次试图唤醒你们,我们确实唤醒了一些,但是仍然不够。911事件开始了一个真正的觉醒。

Candace:关于90年代的觉醒,包括佛陀与尼尔的作品《与神对话》,以及《凤凰期刊》。此外还有许多材料涌入市场。《与神对话》的最后一本《神之所欲》,是简洁但非凡的。这本书里,尼尔完成了全部写作,佛陀说他对尼尔及他的书感到非常自豪。

Buddha:现在确实有些觉醒,但依然不够。许多人依然意识不到”基督再临“。很多人依然期待着天上的上帝来修复这个世界,并视某些星际人类为上帝。你们有一种倾向——把超越你经验范畴的某人奉为上帝,去解决你的问题。你们即是上帝。

在野兽们利用你们的金钱和援助去实现他们的诈骗之前,你们就应该把他们踢跑。你们纳税,还感恩野兽们供养你。你们向教会交什一税,还感恩野兽们让某人祈祷。你们待在学校里,做你们被教导的事,即使当你们长大,你们依然遵循着办公室准则。你们允许野兽们控制你们,因为你们避而不看。

这是地球漫长的故事,现在是时候改写故事了。圣经里告诉你,有1000年的安宁,然后恶魔会被释放,甚至来自无底洞。不要相信这个1000年安宁的鬼话,把它还给魔鬼吧。永远都不要放纵恶魔。

祝你在旅程中安宁与坚毅。我是Lord Buddha(佛陀)

[url=link.php?url=http://hi.baidu.com%2F%25C8%25CB%25C9%25FA%25C1%25CB%25CE%25F2%2Fblog%2Fitem%2F696d4e9624b91d6055fb96d2.html]http://hi.baidu.com/%C8%CB%C9%FA%C1%CB%CE%F2/blog/item/696d4e9624b91d6055fb96d2.html[/url]

上帝都是"人造"的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