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46 是我,忘了登入
原帖由 訪客得得b 於 2007-9-13 05:47 發表

如果有現金獎,我都想發表一些平心而論的見解。
您講得啱就會有咖啦。
==========================
「不不。」史京搖頭:「我只是在市集的書店購得劍譜自行修習。李博士絕不藏私,將『箿籮劍譜』放在書店出售。」沙文看著眼前的令狐史京,想起史諦勳,心中隱隱覺得有點詫異,隨即便道:「哈,說起來也真奇怪,我有個老部下,不但相貌長得跟你有八、九分相像,而且臉上酒刺、痱磊也是跟你一樣多。其實這些小瘡也不難治,我記得我年少時亦是如此,師妹說【肘後方】上記有治療的法兒,用土瓜根…….」令狐史京沒有耐性待他說師妹如何治好他的酒刺,急問:「沙兄,你說….你有個部下相貌跟我相似,他…姓甚名誰?」沙文遂說了史諦勳,令狐史京激動起來:「他…他敢情便是在下的兄長!謝天謝地,終於給我打聽到了!」一面向皇天后土下拜,沙文扶他起來,他續說道:「說來失禮,我爹年青時欠了賭債,把還在繈緥中的大哥賣了給鄰村一户姓史人家,但後來他們不知搬到那裡去了,失了聯絡。」

沙文道:「現今他在劍門關鎮守,你快去找他團聚吧。恭喜啦,令狐兄,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打聽到親人下落,唉,但是我師妹……..」令狐史京道:「兄弟追上來,不為別的,就是想跟沙兄說幾句話,段大俠來找我,已是三年前的事了,你混入景教探秘,可有什麼發現?」沙文頹然搖頭,反問:「令狐兄既知我的身份,卻為何煽動鄉里將我毒打?我可沒開罪之處呀?」史京道:「段大俠吩咐我一方面幫忙打聽,一方面要隱藏你混入景教的事嘛。雖然你的名字只透露給絕對信任的人,但若然你被痛恨景教之人毒打一頓,不是更令人相信你忠於景教嗎?」沙文無奈,只得拱手為禮稱謝:「倒教令狐兄費心了。」史京道:「那裡那裡?舉手之勞,沙兄言重了。」

令狐史京又道:「這些羊兒嘛,我追蹤也不止一次了,那景教僧狡猾得很,另有人接贓,上次我追到他,苦於並無贓證,不了了之。」沙文道:「即使有,我現下亦不便出面跟景教對著幹。」史京道:「那麼,咱們空手回去,怎樣向那譯經師交待呀?」沙文略一思索,已有計較:「實不相瞞,兄弟正欲行一條苦肉之計,引動她憐憫之心,由憐生愛,傾情於我,好讓我探查師妹芳踪;剛才打得不夠傷,被她識破了;所以,勞煩令狐兄再將我打得傷重些,回去騙她說是遇到景教高手,力戰負傷。」史京奇道:「這….這法子管用嗎?」沙文哈哈大笑:「令狐兄想必還是未歷滄桑,不大明暸女兒家的心思;告訴你吧,天下女子莫不樂為人母,有時你的姝婷妹子也會將你當作小孩子般看待,你一撒嬌,她便哄你,她自己也就甜在心頭,我說得對不對?」史京大力點頭:「對啊!沙兄你怎麼知道?」沙文仰天長笑:「這有什麼難明的?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這是聖賢書說的;一個人生病、受傷之時就最是須要人照顧,她既然這麼有惻隱之心,你就讓她照料一下,她就會覺得母性有所依托,你沒有了她不行;一拍即合、屢試不爽、無往不利。」史京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兄弟就得罪了….」話聲未落,以一招〈思方門〉絕技〈思方三段式〉分攻沙文上中下三路。

沙文急忙施展移鼠大聖的「飛崖過壁」輕功,跳開一步,大叫:「且住!」史京問:「怎麼?沙兄怕疼嗎?」沙文道: 「此間事一了,兄弟行動有所不便,再勞煩兄弟修密函一封,向汾陽王府昇平公主報訊,因我另有皇命在身,要向她奏告行藏,咱們正前往汴州。你可順便告訴她我和譯經師在此間所遇之事,有景教僧作惡騙小孩子,她自有定奪。」

史京微一沉吟,沙文又說:「剛才你怕我疼,打我時沒有運起內力,但如此便不像是高手所傷,恐怕又被施姐瞧出破綻,所以,勞煩兄台運起全身內力,打我一掌。」史京剛才跟他一番惡鬥,雖見他兵刃上的功夫頗有造詣,但亦看出沙文的武功之中儘多巧勁;須知內功一道,跟兵刃、拳腳全然不同,一絲一亳均是窮年累月修煉而成,半分作不得假;史京恐怕沙文不知天高地厚,口出大言,便打個千兒下禮道:「沙兄,在下運起全身內力,打你一掌,非同兒戲,若是....這個...這個只是要跟施姐開個玩笑,我只出一成功力便可,無須全身功力。」話聲甫落,但見沙文成竹在胸,笑道:「令狐兄也太將人看扁了,我也會運起內功護住心脉,只要心脉不損,性命便無碍,其他的經絡,就是愈傷愈像啦。你先看看我的內力修為,可會在你之下?如你留下半分力度,便是瞧我不起!」說完,沉腰坐馬,意守丹田,一道真氣由氣海穴緩緩導上,立時封住胸口各要穴。史京見他馬步穩健,腳下不丁不八,內力隨身運行之際,頂門冒出絲絲白氣,如此看來,內家修為亦不弱。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248# 的帖子

「有時你的姝婷妹子也會將你當作小孩子般看待,你一撒嬌,她便哄你,她自己也就甜在心頭」
你真的很聰明呀,他有時十分像小孩子,你見倒實笑死你。

回復 249# 的帖子

小日光話我淨係靚仔但蠢,好在有妳睇出我嘅智慧,咁都有番喲安慰。
但其實亦只不過係經驗之談啫。
妳仲笑得落?呢啲就係條衰仔嘅衰處咯。佢特登扮細路泵妳咖咋。佢明知凡係女人都enjoy做阿媽嘅感覺,就不惜利用此點來控制妳之麻。即係好似24孝入面嘅「彩衣娛親」咁,造出黎嘅假象咋。妳enjoy嘅,可以話佢天真可愛、話佢乖,唔enjoy嘅,就係唔成熟、俾唔到安全感妳。

佢還有很多招係我可以督爆俾妳聽嘅,妳叫佢繼續努力幫我接寫啦,每寫一段我就爆佢一招俾妳聽。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250# 的帖子

好呀好呀  老大....我幫你寫多幾段幫你打獲甘先~

不過老大你又未免太陰謀論啦
我本來就是個大細路  這認識我的朋友中人盡皆知的事

[ 本帖最後由 Step.King 於 2007-9-15 10:56 編輯 ]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呢喲係你扮到冇殺傷力,令人唔提防你啫。一看準機會,你就會露出獠牙,接寫一段咖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Step.King 於 2007-9-15 10:46 發表
好呀好呀  老大....我幫你寫多幾段幫你打獲甘先~

不過老大你又未免太陰謀論啦
我本來就是個大細路  這認識我的朋友中人盡皆知的事

你大個仔喇,仲扮細路?做人要有交帶丫嘛,唔好好似甩繩馬騮,要人四圍搵你先得架嘛。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253# 的帖子

哈哈,由得佢啦,老實講,佢在橋段方面都俾左一喲啟發我嘅。至於文筆方面雖微有砂石,慢慢再執不遲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9-15 11:05 發表
呢喲係你扮到冇殺傷力,令人唔提防你啫。一看準機會,你就會露出獠牙,接寫一段咖啦


呢d係唔係即係老大你所謂既 "故能而示之不能" 呀??

而且我都係睇你寫得太悶  幫你加d 武打場面充撐下jey

[ 本帖最後由 Step.King 於 2007-9-15 11:57 編輯 ]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回復 255# 的帖子

「能而示之不能」係基本功啫,要練成「不能而示之能」先揾到食
de omnibus dubitandum
史京心道:「沙兄說留下半分力度,便是瞧他不起,我可不能對沙兄有所不敬。」也就立一個前弓後箭馬,雙掌一上一下橫列胸前虛握成球,只見他內力一發,先是衣衫在狂風中「立立」作聲,地上片片落葉隨風飛舞,掌中真氣鼓盪之際,「噼哩叭啦」作響,隱隱透出風雷之聲,力能開碑裂石,內力之強,果是少年一輩中之佼佼者。史京運功後仍是躭心沙文是否能當這雷霆一擊,但見沙文仍是嘴角微微帶笑,氣定神閒,蔑然說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華!」史京見此情狀,再無忌憚,若不出掌,倒教師門絕學被沙文小覤了,便發一聲喊「看掌!」,雙掌平推而出,按上沙文胸口之際,發出「砰」的一下悶響,如中敗革。

史京本料沙文如若卸去掌力,中掌後身子必如斷線風箏般跌向後方,豈料沙文紋絲不動,竟硬生生的受了十成掌力!史京見他中掌後起先仍如沒事人一般,便叫道: 「沙兄好俊的身手!」但沙文並不應他,仍是站著不動,過了半晌,卻「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史京猝不及防,被他噴得滿頭滿臉。史京笑道:「沙兄真有你的!連黑狗血也預備妥貼,施姐怎不會被你騙得神魂顛倒、投懐送抱?」沙文卻仍不答話,史京看著有點不對頭,伸手推他一下,沙文這才如一堆爛泥般軟癰,倒在地上;史京見沙文目光散渙,嘴唇微顫,似是說不出話來,史京仍是只道他裝神弄鬼:「沙兄不用裝得這太早嘛,我揹你回去,將近到之時我會告訴你的。」說著便要扶他起來。但沙文喉頭「咯咯」有聲,史京又再問:「沙兄想說什麼?我聽不清楚,你大聲點好嗎?」但沙文仍只是「咯咯」作聲,史京覺得有點不對勁,此時又再連連吐血,史京這才心慌了:「你…..你不是真的受傷了吧?怎會這樣?你不是運起內功護住心脉了嗎?」

沙文無力地點點頭,雖然氣息微弱,但終於能說話了:「….有….呀….」史京道:「既然有內功護住心脉,怎會如此?你運的什麼內功?」沙文道:「超….. 超….超」史京急問:「莫不是….莫不是…..景教的超越箿籮全能舉石玄功?」沙文連點頭也無力了,頭一側,昏了過去。史京叫一聲苦,原來他的「先天無極雨俐薰式」正是專破景教「超越箿籮全能舉石玄功」的正派內功,薏蘊教沙文「超越箿籮全能舉石玄功」時只告訴他這是諸般水火不侵、金剛不壞之身的玄功,一運起來所有敵人的攻勢皆化為無形,對付尋常武功或許真是如此,但只怕連薏蘊自己也不知道,一遇「先天無極雨俐薰式」便不堪一擊。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257# 的帖子

哇!沙文就黎死喇。

慘~死人史京真可惡!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258# 的帖子

我突然間覺得自己睇緊龍珠...

你下次都係話我知 我幫你代筆啦....

[ 本帖最後由 Step.King 於 2007-9-16 01:45 編輯 ]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回復 259# 的帖子

唔得!點可以咁冇志氣咖?您鍾意啲咩style,我盡量就您啦,金庸定古龍、還珠樓主定我是山人、卧龍生定諸葛青雲、黃易定沙文,您出聲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256# 的帖子

我睇完你篇龍珠就真係學識咩叫「不能而示之能」啦~

我要梁羽生既style  你寫唔寫到?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回復 261# 的帖子

「施姐,那惡哥哥這麼聽妳話,他是不是妳的老公?」施梅正對著溪水梳頭,聽見小晄這樣問,轉身伸出指頭輕輕戮了她額頭一下:「小孩子再亂說話,回頭瞧我呵不呵妳癢!」小晄笑嘻嘻的退後:「我知道惡哥哥一定是妳的老公,他這麼兇巴巴,卻肯聽妳話;我乾爹也是這樣,乾娘一叫他乖乖站著,他絕不敢坐下來。」施梅雖愛聽她說下去,但又怕她再說下去,等會沙文回來便看出她的腼腆,便道:「他們去了這許久,怕是找不到妳的羊兒啦。」小晄聞言又淚眼欲滴:「咱一家子好不容易才養了這群羊,爹娘愈是不怪我,我愈是不敢回家。」施梅拉著她的小手:「妳不要亂說話,姐姐就有辦法。」小晄破涕為笑:「小晄連話都不說!」施梅見狀,微笑道:「那又不用,妳不要說什麼老公、老婆的胡話就好了。天色晚啦,妳先回家去吧。」打開車上放著籌建大秦寺經費的錢箱,隨手拿了一叠紙張出來:「妳的羊兒值多少錢?」小晄道:「乾爹說,這些羊已收了人家一千両的訂金,過幾天買主來提貨就可以再收一千両,那一共是多少呀?我不會算,是不是很多很多錢?。」施梅就遞給她一張二千両的飛錢:「景教惡僧騙了你的,就由景教還給妳,那用計較是多是少?這些叫『飛錢』,是朝廷試行的紙錢,讓景教試用,倘若試過可行便會正式發鈔,大家不用帶著重甸甸的銀両。」(注125)

她將飛錢交到小晄手上時,遠處傳來令狐史京大叫:「不好啦!沙兄死了!」施梅嚇得整叠飛錢跌在地上,史京揹著滿身是血的沙文,急奔而來,放在施梅面前。她眼睛看著眼前的沙文,耳中聽得史京「沙兄死了」這句話,突然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就要昏倒。她感到身子不住幌動,是史京在搖她,她起先哭不出來,強自深深吸一口氣,問:「怎…怎麼會這樣?」人皮面具下她的臉色雖然慘白,但史京只看見她的面具,只能見著嚴峻的表情,史京不敢說是自己打死的,只好照原先沙文教他的,是遇見騙羊兒的景教高手,惡戰而死。史京素來不慣說謊,說話時不敢望著施梅,但平日精明無比的她居然連這也沒有看出來。
==================================
(注125) 飛錢  -- 唐代出現的類似現代滙票功能的票據,是紙幣的前身。正式的飛錢在本故事的三十年後,唐憲宗年間發行;紗蓮使用的是beta版。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3%9B%E9%8C%A2
令狐史京你呢個叛徒!我幾乎上了你的大當!


你通敵!原來梁羽生已投身大秦景教,並非我輩正派武林同道:


http://www.ycstar.com/works.jsp?ID=247055&subjectID=14230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263# 的帖子

老大...你含血噴人....

話唔定佢同你一樣 都係受惡妻所迫呢....

[ 本帖最後由 Step.King 於 2007-9-17 15:06 編輯 ]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原帖由 Step.King 於 2007-9-16 01:53 發表
老大...你含血噴人....

話唔住佢同你一樣 都係受惡妻所迫呢....
過了半晌,卻「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史京猝不及防,被他噴得滿頭滿臉。

噴左啦,駛等您叫?

我家冇惡妻。其實,羅紗蓮對我比薏對我更嚴厲。
我呢排諗唔到故事嘅轉折點,多得您來搞一搞局,我諗到嘞。所以,今次可記一功,惡妻之誣,就此算數。

--------------------------------------------------
施梅看著地上的沙文,怎麼剛才生龍活虎、常說俏皮話兒逗弄自己的師哥,只去了不到一個時辰,回來便不再跟我說一句話、不再惹我生氣、不再為我跳下車去摘一朵雲裳仙子?她想從口中叫出來的一句「師哥」,卻變成了哭聲,她再也支持不住了,就伏在沙文胸口,撫屍大哭。史京和小晄輕拍著安慰她,自己卻也忍不住眼淚:「施姐,我這就回去拿鋤頭鍬子,順便找些…..香燭,替沙兄料理後事,妳節哀順變,不要傷心了。不知沙兄可有什麼親人沒有?」

聽見「沙兄可有什麼親人沒有」,想起剛才小晄問「那惡哥哥這麼聽妳話,他是不是妳的老公」,施梅的心好像突然被利刃扎了一下,哭得更傷心了,擁著沙文也擁得更緊了,臉頰緊緊的貼在沙文胸口。史京交待小晄:「妳伴著施姐,俺去去就回。」他用袖子抹掉淚水,轉身正要開步,施梅大叫:「等等!令狐兄弟…..我…..我好像聽到『卜通』一聲!」史京奇道:「什麼『卜通』一聲?」施梅搖手不答,附耳在沙文胸口細聽,心中對自己不斷說道:「我沒有聽錯!…. 我沒有聽錯!….」小晄欲問話,卻被史京一把拉著,捂住她的小嘴。

一彈指有如一刦,終於,過了良久,她起來堅定的道:「他….還有心跳!」史京和小日光相擁歡呼,施梅又頹然道:「但….很微弱,是奄奄一息。」史京道:「我揹他去找大夫!咱們村中有個郎中,姝婷妹子上次感冒…..」施梅搖頭:「這麼重的內傷,尋常江湖郎中怎麼治得了?」二人都發出一聲長嘆。施梅強作鎮定:「紗蓮啊,妳一定要想出法子…..」史京卻哭著:「找不著大夫治沙兄,也要盡一點江湖義氣,只好找個和尚為你超渡…..」

聽得「和尚」二字,施梅精神一振,高叫:「和尚!和尚!令狐兄弟,真謝謝你啦!快!快替我揹他上車!」史京不敢遲緩,一面抱起沙文,一邊問:「和尚便怎地?」施梅一面跳上車,執著鞭道:「咱們出了洛陽不久,往南便是嵩山,我早該想到了!」史京仍是不解:「施姐要去那裡?我跟你一起去,照料沙兄吧!」施梅沒好氣,馬鞭狠狠地抽在馬背上,馬兒長嘶一聲,四蹄之下塵土飛揚,傳來施梅答話:「多載一人馬兒便跑慢一分……..」下面話已是去得遠了,聽不見她說什麼。

史京心下嘀咕:「幸好沒真的將沙兄打死,沙兄也真奇怪,施姐哭成這個樣子,分明是已然對沙兄鍾情嘛,他卻攪這玩意來追求一個經已對自己傾心的人,若是為此丟了性命,可不是太寃了麼?只望施姐此去嵩山,可救得沙兄一命。唉!若是救不得………我禍可也闖得大了。」一面搖頭嘆息,拖了小晄的手:「哥哥送妳回家。」小晄手上拿著二千両的飛錢,可兩人都不知道,其餘的飛錢真的成了「飛錢」,在陣陣秋風中起舞,儼如一群穿梭花間的白蝴蝶。




[ 本帖最後由 沙文 於 2007-9-16 21:47 編輯 ]
de omnibus dubitandum
第十五回  鴛鴦戲水七寶池
五嶽之中的「中嶽」嵩山,位於首陽山南面六十里,分為太室山與少室山,少室山三十六峰,其中五乳峰之麓,靜靜地躺著天下第一名剎 一 少林寺。由於築在少室山的叢林中,故名「少林」。

初唐詩人沈銓期的【遊少林寺詩】,其中有「歸路煙霞晚,山蟬處處吟」。但此刻山蟬鳴聲完全淹沒在馬蹄翻飛聲中,施梅手上的馬鞭從未慢過下來,抽得馬背條條血痕,路上行人以為拉車的是汗血寶馬,血和著汗隨疾馳而起的勁風灑了她一身。她心中暗歎:「馬兒啊馬兒,原宥我的狠心,只因師哥命懸一線,我不得不這樣對你,來世我做馬兒,你做車伕。」六十里路,對千里神駒來說,一個時辰可至,但這匹尋常的拉車馬竟只跑了半個時辰而山門在望,可知施梅下鞭之狠,只做一世馬兒未必便夠。

到達「少林寺」三字牌匾之下時已是月華初起,車子停下來時施梅並沒有勒韁,而是「汗血寶馬」口吐白沫,不支倒地。知客僧人是兩個小沙彌,正要閉門,馬倒地時車子顛簸,將施梅拋下車來,跌得她一身馬血外又加一層泥塵:「小師父且慢關門!煩請通傳掌門方丈………」

不等她說完,兩個小沙彌一個搖頭,一個搖手:「洒家要就寢啦,明天請早吧。啊喲….妳….妳幹什麼?快縮回手去!」原來施梅俯卧地上,情急之下不能伸腳,只好伸手到門縫內不讓小師父關門;門夾著了她的手,但呼叫的卻不是她。「救人如救火,那等得及明早?煩請小師父通融,告訴方丈,是故人之女來求。」小沙彌道:「原來如此,女施主請先縮手回去再說,可有夾疼了嗎?」施梅大喜之下,縮回了手,豈料山門「砰」的一聲關上,門內傳來三聲「哈哈哈」:「師兄早說了,我少林立派三百年來,江湖上愈來愈多老婆死老公、老娘死兒子的,哭哭啼啼上來求方丈耗費真力續命,次次都是冒認什麼故人之女、什麼上代掌門方丈的私生子等等,只待方丈見了傷者生起悲之心,便不計較先前的招搖撞騙,吩咐洒家自行打發可也。」

施梅在門外哭叫:「小師父你行行好,我不是撞騙的,一見方丈便見分曉….」但門內已無答話,顯是小沙彌已進內就寢了。施梅哭著不斷拍門。天下第一名剎門前,急遽的敲門聲、施梅絕望的哭聲、力竭聲嘶的「小師父行行好」叫聲交錯。原來,所謂「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皆寂,惟聞鐘磬音」的境界,畢竟是要娑婆世界全部有情眾生都勘破一個「愛」字,方能達致;但佛陀既稱眾生「有情」,天若有情天亦老,區區一座少林寺山門,又豈能「惟聞鐘磬音」?

佛門向有「暮鼓晨鐘」,夜色褪去後,卯時的第一道陽光映照在五乳峰頂之際,幽壑中傳來「噹」的一響,施梅終於等到山門「呀」的一聲開了。一夜拍著門,她那沒有被門夾傷的玉手亦已酸得抬不起來,勉強支撑著身子坐起來。開門的是個二十八、九歲的僧人:「貧僧才起牀,聽師弟說,女施主敲了一夜的門?」施梅下禮:「小女子不是撞騙的,真的是方丈故交。」僧人搖頭:「不是貧僧不信,但方丈澄浪禪師閉關入定,今日不見外客。」施梅聞言,涼了半截,欲哭無淚之下,嬌軀搖搖欲墜,那僧人只用僧袍袖子一揚便穩住了她,這一身內家修為,非同小可。
de omnibus dubitandum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