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10-3 03:07 發表
和合本將sling譯為「甩石機弦」,其實此物沒有什麼機械,天主教思高本譯為「投石器」比較實在。但不清楚是用離心力原理還是能量守恆原理來擲石

小弟讀物理時,老師說沒有「離心力」,只有「向心力」。
c.f. Centrifugal force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307# 的帖子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10-3 10:54 發表
咁點算呢?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B%A2%E5%BF%83%E5%8A%9B

本來慣常用語,一般民眾用離心力都可以接受,但你用「離心力原理」、加上「能量守恆原理」這些貌似專業的名詞,這就有必要澄明一下嘛。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url=http://content.edu.tw/vocation/m ... ap09/htm/KIN3-3.HTM]http://content.edu.tw/vocation/m ... ap09/htm/KIN3-3.HTM[/url]

又物體作圓周運動時,因其運動方向隨時改變,故物體本身具有之慣
性將會產生一慣性力。由牛頓第三運動定律可知,有作用力必有反作
用力,因此,物體作圓周運動時,其慣性力之方向為遠離圓心,稱為
離心力,其大小於向心力相等,方向相反,即
               
意見接受。不過就長氣了點.......向心力的反作用力原理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310# 的帖子

專家話,向心力的反作用力不一定離心,故不可稱為離心力,但又冇話叫乜
http://www.ngsir.netfirms.com/Q/ME/MQ10.pdf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10-3 11:08 發表
專家話,向心力的反作用力不一定離心,故不可稱為離心力,但又冇話叫乜
http://www.ngsir.netfirms.com/Q/ME/MQ10.pdf

D力可以化左丫嘛,因此無離心力咁既統稱囉。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10-3 03:07 發表
但不清楚是用向心力的反作用力原理還是能量守恆原理來擲石

的確累贅,不如叫圓周運動原理啦。

http://www.phy.ntnu.edu.tw/oldjava/circularMotion/circular3D.html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拿,呢段含有「圓周運動原理」的文字,只係一個小小的註解,唔係本文;但係,寫作態度都能夠做到咁嚴謹,可謂「汗牛充楝寒窗冷,一字重作白頭吟」,嘔心瀝血呀!

不過唔係我,係抽水。

謝師伯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10-3 12:51 發表
拿,呢段含有「圓周運動原理」的文字,只係一個小小的註解,唔係本文;但係,寫作態度都能夠做到咁嚴謹,可謂「汗牛充楝寒窗冷,一字重作白頭吟」,嘔心瀝血呀!

不過唔係我,係抽水。

謝師伯 ...

作為文學鉅著《十架恩仇廿載情》既助理編輯之一,小弟實有責任提出對文章既任何內容--包括註解--既修正意見既。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10-3 14:11 發表

作為文學鉅著《十架恩仇廿載情》既助理編輯之一,小弟實有責任提出對文章既任何內容--包括註解--既修正意見既。


點解你唔問下我呀, 我都係作者之一wor...雖然....雖然...只係好少好少好少部份...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羅紗蓮有點愀愀然:「我才不該高興呢!小時候你要騙我,總是騙不倒的,看來景教真的是將你調教成材了。」沙文搖頭:「我沒有騙妳,剛才妳說六道有情眾生,以人間最有情,我姑且一試動之以情,原只望分散老和尚的注意,誰知他們竟要打起坐來,說不定他們自己以為的『五蘊皆空』,只是將愛念強行壓在心底。如果他們不為所動,我真的只好一劍將咱倆捅穿。」羅紗蓮邊走邊偎倚著沙文道:「捅穿便捅穿罷,佛陀有個弟子叫阿難,『摩登伽女經』說,摩登伽女與阿難五百世為夫妻,還想再嫁給阿難,得佛佗點化絕了此念,修得羅漢果,我們也先做五百世夫妻好不好?」沙文哈哈一笑,摟著她:「好啊!大師說煩惱皆因有所求,我看嘛,他們求入那個什麼『涅槃』,不也一樣是有所求嗎?說不定連涅槃也不求才是佛法的最高境界呢!」

十戒在旁聽得頂門冒煙:「你們兩個景教狗男女,淫亂佛門還不止,還要在本寺謗佛!不要以為用奸計壞了四護法的修行就是你們景教勝了,往下的一關是『阿修羅道』,在佛典中是至為好戰的天神,不管你有什麼下三濫手段,都要化為齎粉!」沙文知申辯也是無益,只下禮道:「是,晚輩自知難逃一死,只好趁走這段路的光景跟師妹多說幾句話,信口胡謅,並非有意謗佛。下一關請各位指教景教的『西門落耳刀』。」十戒聽見,好像有點笑意:「西門落耳刀嗎?嘿,入了鬼門關,還要走過黃泉路才到奈河橋,路長得很呢,你忙什麼?」羅紗蓮忍不住問道:「大師….真有一條黃泉路嗎?」十戒嘴角微一牽動,關門卻已在眼前。

入關後十戒馬上吩咐原先手執伏魔圈、禪杖、韋陀杵、因陀羅爪、金剛鉞的守關五僧:「各位師弟先換了月牙鏟。」隨即高聲道:「各位都記得段大俠上次來本寺試 演『西門落耳刀』吧?段大俠曾與景教妖僧有過一番惡鬥,是以得知他們這一路刀法,咱們的羅漢堂眾位長老因之苦思,創制『耳根圓通鏟法』專門剋制『西門落耳 刀』,意取觀世音菩薩以耳根圓通證入三摩地,無畏於落耳,諸位師弟都熟練了吧?」

沙文一心全在羅紗蓮身上,只盼多一刻相聚,聽十戒說有一門武功剋制西門落耳刀,這才看清五僧形貌,有剛才四護法的氣定神閒,卻又多了幾分慓悍幹練,要騙倒他們可謂難於登天。五僧齊聲答應:「回首座師兄,自鏟法創成,七年來每日勤練七七四十九遍,從無一日間斷。這位施主每多言語騷擾,咱們也不用聽他口唸招式了,還是我們唸鏟法招式給他聽吧。」說完撕破僧衣一角,塞住耳朵。沙文道:「啊!原來各位已見識過西門落耳刀,不如我換另一門武功……….」十戒禪杖又是一頓地:「一言既出,什麼馬難追?我們正要試試『耳根圓通鏟法』是否可以剋制『西門落耳刀』嘛!」沙文只好「唉」的一聲:「師妹拔劍吧,這一陣….就是我倆葬身之所了。」羅紗蓮長劍出鞘,在鋏上一彈,「錚」的一聲,又像先前一般橫架頸上:「跟師哥一起,我何地不可葬身?」沙文點頭道:「好,但是師妹反正站著等看師哥血灑黃沙,何妨預先替咱們念經超渡?」羅紗蓮淒然:「我….我念地藏菩蕯本願經吧,地藏菩蕯專司救渡亡魂…..」沙文「嘿」的慘笑:「咱們是景教邪徒,唸甚佛經?還是唸景教經罷,二二三六最好用來送我上路。」說完一轉身間刀已出鞘,幾個起落翻到場中,攻出一招「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de omnibus dubitandum
聽不到人家放暗器點算?

回復 319# 的帖子

咁咪中暗器咯,咁都好問茄?
--------------------------------------------------------------------------------
[西門落耳刀其實並非西門彼得所創,而是移鼠大聖另外兩個門徒雅各和約翰合力創制,二人的外號跟周文王姬昌的義子一樣,叫「雷震子」,性烈如火,所以招式訣竅在一個「快」字,使將出來如雷電貫天,往往敵手還未聽聞金刃破空之聲,耳朵即已落地;只因當年由擅於快刀的西門彼得首次運用傷敵,故以他命名,其出刀之快,連移鼠大聖亦未及出手制止,祭司僕人耳已落地。少林的耳根圓通鏟則不徐不急,內含扎、劈、撩、挑、攉、拍、削、绞、戳、掄、壓十一路鏟 法,此兵器一端為月牙,一端為鏟故得名,兩端都是刃身甚濶,揮舞之間用來護耳,沙文的定國金刀無隙可入,沙文連出「沒耳可聽的又如何聽」、「沒耳可聽的就不應當聽」、「有耳可聽的未必聽得到」、「沒耳可聽的更加聽不到」,但五僧各使「烏雲蔽月」、「掩耳盜鈴」、「閉門造車」、「花遮柳掩」,守得滴水不進, 而且守中帶攻,確是招招剋制著西門落耳刀;五人每出一招,沙文便被逼退一步,雖然配合著「飛崖過壁」的景教輕功,幾次避過了開膛破腹、斷頭削腦之險,但刀招已是左支右絀,施展不開。五僧的鏟法原先是八守二攻,漸成八攻二守,終於將沙文逼退到羅紗蓮身前幾步,一個僧人的月牙鏟黏上了定國金刀,月牙一轉一絞, 用「壓」字訣將定國金刀鎖在月牙兩尖之間抽不出來,另一僧的月牙鏟又斜劈過來,眼看沙文的頭頸就要分家,一髮千鈞之際,沙文硬生生向後一抝腰使出「鐵板橋」,月牙剛擦破鼻端一層皮,同時左手伸往身後,口中發一聲喊:「二二三八」!羅紗蓮倒轉劍柄遞出長劍,沙文左手一抄執劍順著月牙鏟杵子往下削,僧人不撤手則五指不保,定國金刀解鎖回抽,沙文接著刷刷刷刷,左右手刀劍同使五招「有沒有耳可聽的都索性不要聽」,貶眼之間十耳齊飛,第十隻耳朵墮地之後才見第一隻耳被削之處濺出血花,五僧棄械掩住臉側退後,臉如死灰。

沙文一刀一劍在手,作個四方揖:「得罪了!晚輩本想稟告,真正的西門落耳刀,是用雙刀的。今日承讓,想是各位多年來苦練破解招式,太熟練了反而積習因循,應變不及。」澄浪點頭道:「眾位師姪聽好了,你們的敗是敗在太巧,並不敗在武 技;改天要找上清觀神無子道長跟你們說說道家『以工求拙』的法。」五僧練了七年的鏟法,卻不知段秋水當年所見的刀法,因義濟法王只帶得單刀在身,未曾施展 雙刀,所以他見的西門落耳刀只有一半。

五僧被沙文刀劍齊出殺個措手不及,忿忿告退離場,沙文卻道:「各位大師,這套景教刀法,又有一套內功配合,是用來接回耳朵的,眾位請稍待…..」五僧沒了耳朵,竟真的聽不清他在說什麼,要由門人子弟高聲在臉旁複述。弟子們急忙拾起耳朵交給沙文,但混亂中認不出那一隻耳是誰人的,眾人忙於配對,亂作一團。羅紗蓮趁機問道:「師哥,怎地你剛才要我唸二二三六,不說是盧伽福音呢?我想了好一會,逐卷經回想才想起盧伽福音的二十二章三十六節是說刀的,而三十八節就說是兩把刀!」沙文哈哈一笑:「我就是要妳想一會,好等我先用單刀鬥一番;我學刀法之時,蘊妹…..不….魔教妖女說,雙刀法從未在中原露過臉,所以我知道師伯一定只曉單刀刀法,如此我便可出奇制勝了,但若一上來即出雙刀,他們便有所防備,而鬥到酣處,眼看就要將我腦袋搬家之際,反會鬆懈。」羅紗蓮大悟道:「原來如此,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當年門下弟子十一人,為何移鼠大聖說有兩把刀就夠了呢?若是有所圖謀,兩把刀不夠分,若是準備朿手就擒嘛,一把刀也不用帶,為什麼要賣衣服買刀呢?想不到原來是因為這路刀法之故。」沙文道:「其實十二門人早跟大祭司合謀將移鼠大聖抬上十字架,非單猶大一人,動刀子割耳也不過是只出單刀做做樣子,掩人耳目而已,所以移鼠大聖氣不過,索性創制一門『斷耳再接功』,替馬勒古醫治。還有,他們並不止帶了兩把刀,妳懂西域文,不妨想想,原文是不是說門人齊聲應道:『這裡有兩把刀』?

當時,他們每一位都掏出兩把刀來,所以齊聲說『這裡有兩把刀』,而不是說其中兩個弟子各有一把刀,所以共有二十二把刀!(注130)移鼠便會意了,門人是怕他若有甚異動要溜之大吉,便會一起聯手制住他,那句『夠了』,言下之意是說『你們人多勢眾,足夠剋制我移鼠了,我想逃也插翅難飛!』所以便『到了這個地步,由他們罷』羅紗蓮不知瀝明向沙文「招供」的創教大秘密,聽來有些迷茫,但轉眼又要來一場生死鬥,根本不知道看不看得見明天的太陽,沒有心思想它了。

說話間已接好四個僧人的耳朵,但門人發覺其中三人的耳朵終究有幾隻是調亂了,有人左大右小、有人右大左小,只好再切出來重置。羅紗蓮又道:「師哥,剛才險象環生,雖是心意暗通,我….也不肯定是要遞劍還是要一劍割在脖子上。喜幸我還是遞劍了,合了你的心思。現下只賸一關了…..你說….咱們是否有些希望重出生天?」先前兩人雖覺無望連打六關,但打到最後一關,又不禁生起求生之念。沙文見她粉頸之上真被劍鋒劃出一條淺淺血痕,不由得又愛又憐地問:「有妳提示給我就行,頸上疼嗎?」羅紗蓮微笑搖頭,用袖子替他印去鼻頭上一點血漬。

關門「呀」的一聲敞開,沙文登時大吃一驚,眼前竟有….一百…不!似乎是二百還是三百僧人,整座院子佈滿了手持各式長短軟硬兵器的大小和尚,十戒立中央親自領陣,沙文如墮冰窖,嚇得「登登登」連退三步,羅紗蓮更是花容失色,愴然下淚:「師哥,咱倆終究是要葬身於此。」沙文擁著她,一顆心似要裂成數十瓣:「師哥….師哥再也騙不了妳啦……..這一關,縱有通天本領,也闖不過去………」一陣怒氣湧上心頭,再不顧什麼輩份,破口大罵:「兀那臭和尚、死禿驢!」十戒仰天大笑:「你們不是很想知道是不是真有陰司路嗎?貧僧就是讓你們知道呀!你入陣不消一刻,包管你馬上知曉陰司路是短是長、是寬是窄、要不要買路錢。」沙文又叫道:「你先前說好第一關一人、第二關二人……」十戒笑得更響:「景教妖徒曉得狡猾多詐,欺我佛門弟子不打誑語是不是?笑我們因循是不是?洒家問你,洒家是有說過『第一關一人』,但我何曾說過『第六關六人』?誰說第一關一人………第五關五人,第六關就一定是六人了?哈哈哈…….因循?!」
------------------------------------------------
(注129) 路22:38 他們說、主阿、請看、這裡有兩把刀.耶穌說、夠了。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320# 的帖子

沙文:二二三八
紗蓮:二二三六

數目不相符。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總係覺得, 老大寫武打場面總是欠一點格局及氣勢...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回復 322# 的帖子

呢啲係行規黎。因為唔收錢,所以不能做到太完美,若然唔係,仲有人買武俠小說茄?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321# 的帖子

係「唸」2236這段經,改正了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10-8 04:10 發表
係「唸」2236這段經,改正了

知錯而不改,孺子不可教也。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325# 的帖子

改乜啫?

#318:二二三六最好用來送我上路。
de omnibus dubitandum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