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 #166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唔制! 咁我咪冇得出鏡咯...............

您幕前演出一首啦,另一首就我自己出番鏡,您幕後代唱

================================================
群丐聽連小叫化都懂得那會有化子計較補丁的布料是新是舊,當場轟然大笑,小叫化又說:「幫主的衣服,就是我補的,只要將新布漂一漂水就不會縮水啦,難道新布漂一漂水就不再新了嗎?」

長老笑道:「就是嘛!先漂一漂水再補,事就這樣成了,難道景經中所說那個地方….」問施梅道:「小姐,那是什麼地方?」施梅這才微微笑道:「巴勒斯坦。」長老道:「難道巴勒斯坦的乞丐會這麼笨,漂一漂水也不懂?咱們中土丐幫跟巴勒斯坦的丐幫有沒有來往,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天下乞丐是一家,幾位何不教一教他們?」那小丐還在笑個不休:「天下那有不懂得縫補的乞丐?說實在的,什麼新布補新衣、舊布補舊衣?咱們做叫化的那有這許多講究?很多時布坊、裁縫師傳將碎布施捨給咱們,正好用來補破衣服,即不漂水也行,只要用大塊一點的布料,任其日後縮水便行了。」

沙文搔一下頭,又望著施梅,看來移鼠大聖這個「沒有人用新布補舊衣裳」說法遇著丐幫便寸步難行,只好向施梅求救:「施姐姐,小的招架不住了,不知施姐姐有何高見,為本教教義辯護?」豈料施梅不怎麼在乎眾人對「新布不能補舊衣」的嘲笑,只淡淡道:「小女子是譯經的,不是釋經的,要釋經的話,找你的薏蘊公主來吧。」沙文碰了一鼻子灰,本來心下有點沒趣,忖道:「為什麼人家這樣揶揄景教教義,她卻不怎麼放在心上?」轉念一想:「是了,以她在教中地位,定然好像瀝明一樣,是假信的,早知道景教根本就是騙人的把戲。但大庭廣眾之下,也應該像我這般,做做樣子護教才行呀,妳這樣漫不經心的,很容易被人瞧出是假信的。」
但眾人對景教的笑鬧告一段落,施梅不但不以為忤,反而吩咐沙文拿些碎銀施捨給他們,群丐在陣陣笑聲中散去了。沙文和施梅亦接著上路,但沙文既認定施梅是假信的,路上說話便不免放肆起來:「幸好他們不知道還有下句經文:『新酒盛於舊皮囊,囊破酒漏太徬徨』(注105),說若然用舊皮囊載新酒,皮囊便會破裂,他們喝的什麼酒有這麼厲害啊?

我記得幼時讀書,老師說,西施的情郎范蠡滅吳後辭官改行做生意,還改了個名號叫做『鴟夷子皮』,哈,鴟夷子皮就是『皮酒囊』之意(注106),施姐妳懂嗎?」施梅當然懂,沙文說的「老師」不是別人,正是她自己。「啊…他…他居然還記著我教他的學問…..」心中突突如鹿撞,就沒怎麼聽沙文往下的滔滔偉論:「范蠡是何等念舊之人,妳看他對西施的情意就知道了,倘若皮酒囊是喝完就丟掉的東西,他會用來做外號嗎?若然舊皮囊盛不了新酒,那麼用葫蘆就行啦,舊葫蘆不怕新酒。施姐,難道巴勒斯坦連葫蘆都沒有嗎?」(注107)

沙文沒察覺施姐心亂如麻,續說:「施姐,若然果真如此,有件事必要上報我教法王了:新布會將舊衣裳弄壞,蘭艾同焚、新酒又會將舊皮囊弄穿、同歸於盡、則如果將舊約和新約釘裝在一起,也不免玉石俱焚、挫骨揚灰。所以,他日妳譯好舊約之後,千萬不要將新舊約合成一本書,以免新約將舊約攪砸了,舊雨新知、舊愛新歡、舊恨新愁,舊衣新褲、舊馬新鞍、舊襪新鞋………統統不可以混在一起。」
==============================
(注105)可2:22        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恐怕酒把皮袋裂開、酒和皮袋就都壞了.惟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
(注106)《漢書•貨殖傳》:乃乘扁舟,浮江湖,變姓名,適齊為鴟夷子皮,之陶為朱公 。 顏師古注:自號鴟夷者,言若盛酒之鴟夷,多所容受,而可卷懷,與時張弛也。鴟夷,皮之所為,故曰子皮。
(注107) 埃及亦有葫蘆,移鼠怎會不知道?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labash

FYI
The Prewash: How to pre-treat almost any fabric be4 sewing
http://www.craftsy.com/blog/2014/01/how-to-wash-fabric-before-sewing/
https://www.coletterie.com/tutorials-tips-tricks/the-prewash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7-19 14:36 發表
唔制! 咁我咪冇得出鏡咯...............

您幕前演出一首啦,另一首就我自己出番鏡,您幕後代唱

我都係為你好的。

假如你出左鏡,萬一比意蘊點了相,了解埋佢係小說中既角色,咁你點收科?

你呢篇,令我想起張小嫻那首《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知道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知道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 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是不是我搞錯?絲綢縮水程度是很少的、尤其是用古老織機織出來的……


—————
其他布料

裁縫師傅通常會在布匹上剪下一小塊去試洗,量出縮水程度。在做紙樣時把縮水算進去。

到衣服車好後,會被送去洗洗才打鈕。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7-20 09:44 編輯 ]

回復 #169 dye 的帖子

我地兩個都搞錯。真絲縮水率達8-10%,要預先漂洗兩次才可用來造衫
http://baike.baidu.com/view/419565.htm
http://www.ppcn.com.cn:82/gate/b ... wsshow.asp?id=48161

咁樣計法不如先等其縮水再做紙樣?
de omnibus dubitandum
我那做咗成世衫的爸唔係咁講,現代絲綢縮水最多3%。古代的織機將縮水更少(拉力少)

但衣服的確是造了才縮的(因我也參加過製衣)

http://en.wikipedia.org/wiki/Silk#Length

Dimensional Stability
Silk does not generally shrink due to the fact that its molecular structure is not easily distorted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7-20 19:59 編輯 ]

回復 #171 dye 的帖子

中國纺織經濟信息網話會嘛
http://news.ctei.gov.cn/show.asp?xx=91495

咁請令尊做一次實驗報告勒,好過好似移鼠大聖咁得把口講
de omnibus dubitandum
我爸做過的衣服比我吃飯要多。以絲綢的數萬件的實驗大概有,只是他不是負責記錄這些。

我個人估計是你對製衣工業工序上的誤會。

CTV 報導

丝绸印染产品的缩水率和色牢度是经常遇到的质量问题,涉及这二方面的因素颇多,比如:产品规格,织造工艺和染整工艺等。但要遵循一个前提,即必须按规范运作,如果单纯为追求经济利益,不惜采用违规操作,就无从谈起。买卖双方在成交前应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或协议,这样可避免许多不必要的纠纷。

    一般来说,采用松式整理的丝绸产品,除特殊规格的绉类织物外,缩水率达到3%是不成问题的,在这方面我国早已出台国家标准,测试方法都有规定,代号为 GB8628-8630,最近还颁布了机洗标准,代号为 GB/T,该标准是全国统一的。

…………(下略有關色牢度的質檢)

如出现有关质量方面的质疑,可委托当地或国家行业归口质量监督检验测试机构进行复测,以求获得公正的结论。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7-20 23:44 編輯 ]
原帖由 dye 於 2007-7-20 07:41 發表
一般来说,采用松式整理的丝绸产品,除特殊规格的绉类织物外,缩水率达到3%是不成问题的
若冇采用松式整理的丝绸产品,缩水率达到3%就成问题的啦。幾時開始有松式整理?

「絲會縮水」這說法又唔係我首創的

http://reviews.ebay.com.cn/2N_W0QQugidZ10000000001555951

丝:优:舒适性好,弹性好
                缺:折皱性强,易生蛀,会缩水

32、什么是缩水率?常见织物缩水率是多少?
        织物的缩水率是指织物在洗涤或浸水后织物收缩的百分数。
        缩水率最小的是合成纤维及混纺织品,其次是毛织品、麻织品、棉织品居中,丝织品缩水较大,而最大的是粘胶纤维、人造棉、人造毛类织物。


所以,與其在此插我,不如問清楚尊翁詳情,是不是有些真絲縮水,有些不縮水,或經過特別工序(如松式整理)才不縮水

我找到的資料就話,絲織品須經防縮處理才不會縮水:


A、丝织品材料使用前要作防缩处理。丝织品材料由于质地的不同、织造方法不同,面料形式不同,其缩水率也有不同,一般平均为6%~7%。因此要事先作防缩处理,其方法与棉织品处理相同。
http://www.sw-prn.com/yeNewsInfo.asp?id=96

中國市場監控中心亦載,「绢纺和丝织加工」有縮水此項工序
http://www.chinammn.com.cn/top/class.asp?id=16

化工技術網所說縮水的原因係纖維在纺織過程中被拉長,遇水則會還原:

各类纤维的缩水率:丝绸、粘胶10%(亲水性强),棉、麻、维纶3~5%,锦纶2~4%,涤纶、丙纶0.5~1%(疏水性强),混纺品1%(经树脂整理)。缩水原因:除组成纤维单体的化学结构影响外,还由于纺织和染整过程中受的机械作用使纤维被拉长,因而有潜在的收缩性,落水就会显示。织品落水后横向膨胀,纵向则缩短。使用时缩水率大的要落水预缩。
http://luxury.blogbus.com/logs/1535558.html

所以,我估尊翁所用之絲絹原料係經防縮加工處理的,故此佢先會話真絲不縮水。而在古代,最簡單的防縮處理就係索性洗一次等佢縮左水先。

[ 本帖最後由 沙文 於 2007-7-20 16:26 編輯 ]
de omnibus dubitandum
<<絲綢縮水程度是很少的>>

任何面料也有縮水,問題只是多少問題。

絲在質料本身是不會縮水的。因彈力少,拉長也甚為困難(至少古代用手動機器會缺此拉力,另一方面,因彈力少,拉長了的絲也不太會彈回來)。真正令其縮水是織法和密度。

比如你綱站所說的「双绉」便是一種會引起縮水的特別織法。

做衣服時你不太肯定準確縮水,試試縮水是連POLYESTER衫都要的工序。(現代一條108CM的褲差了2%已經不及格)

—————
我想我們可以同意不同意,你認為如何?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7-21 09:43 編輯 ]

回復 #175 dye 的帖子

可以, 不過老原則, 講古唔好駁古...
小則潤澤生活, 大則啟生之道

回復 #176 Paul 的帖子

咁又唔好,我不會中計的。如果我同意「聽古唔好駁古」,咁您以後講聖經故事就方便好多了。

所以,我提議找西安工程大學服裝與藝術設計系講師毛莉莉的論文《桑蚕丝纬编针织绸缩水率的研究》《上海纺织科技》來大家研究一下

http://www.xaist.edu.cn/yuanxishezhi/fuzhuangxy/szjs/f7.html
de omnibus dubitandum
大家研究下,又無話駁古咁誇。

好似沙文佢上次撕爛衫果單,我都只係好奇。
原帖由 dye 於 2007-7-20 17:31 發表
<<絲綢縮水程度是很少的>>

任何面料也有縮水,問題只是多少問題。

絲在質料本身是不會縮水的。因彈力少,拉長也甚為困難(至少古代用手動機器會缺此拉力,另一方面,因彈力少,拉長了的絲也不太會彈回來)。真正令其縮水是織法和密度 ...
咁就得啦!縱然很少,都係有,我都冇講錯。何况,不下有幾十個網路資源話真絲縮水率並不很小。

毛莉莉的縮水絲綢論文找到了,但要俾錢先有得睇
http://engine.cqvip.com/content/ts/90767x/2000/028/004/gc12_ts1_4407059.pdf

古代織品亦縮水的,文物保護工作者亦面對此問題
http://buddhism.lib.ntu.edu.tw/FULLTEXT/JR-MAG/mag87281.htm

[ 本帖最後由 沙文 於 2007-7-20 19:01 編輯 ]
de omnibus dubitandum
<<水漬與受潮還會導致織物的脆化與收縮翹曲。整個西藏是如平朗所言,相對濕度約在年平均百分之四十五左右,相當乾燥。受潮的唐卡在雨季後可能風乾,但牆土蓄水現象若不改善,次年雨季再度漏水,如此濕度起降,會使纖維質的碳分子不斷膨脹收縮,如此持續的「物理作用」,會削弱唐卡的內部結構,使結構脆化。同時潮氣會在纖維層上緩緩擴散,最後織錦棉布縮水起翹、起皺不平。特別在畫布四角部分,起翹最為嚴重>>

這個?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7-21 11:11 編輯 ]

回復 #180 dye 的帖子

算唔算呀?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181 沙文 的帖子

一來指的是棉布
二來也不是製衣所說的縮水

—————
我建議到我廠的工場看。特別看看紙樣房多年的記錄。(所謂裁縫的角度看)

也可以去洗水廠問問,不過衣服縮水冇得賠,他們不太管這些。

不過有少數洗水廠附設洗布的工具,他們又有可能知。

[ 本帖最後由 dye 於 2007-7-21 11:56 編輯 ]

回復 #182 dye 的帖子

唔好。反正現代的真絲縮水率比人造絲高8至10倍,一定是事實:
http://www.cansang.com/Get/news02/112234790.htm

至於唐代的真絲是否不會縮水,麻煩您用一部唐代的腳踏紡織機織一塊樣本出來試驗,才可證明我係錯嘅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7-19 04:37 發表

我都係為你好的。

假如你出左鏡,萬一比意蘊點了相,了解埋佢係小說中既角色,咁你點收科?

同佢講,如果妳連角色都冇,咪重大鍋?而家妳係主角,可見我心中有妳................
=================================
自施梅見他穿著舊袍後,心神不定,若說沙是貪新忘舊之人,何以他對這襲舊袍如此珍愛?但若說這小子還有一點人性,又何以對景教百般維護、犬馬戀主?對魔教妖女投懷送抱?耳中聽著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胡謅什麼「舊愛新歡、舊恨新愁」,一下子迷惘起來。眼前這個沙文,還是不是昔日的師哥?她不敢想下去了,只好推托道:「我只負責譯經,至於如何編書,是法王的意思,不由我作主的。」

沙文一句「舊愛新歡」勾起她往日情意,雖有新歡,但總算毋忘舊愛,不覺厭惡之情稍减,對沙文漸漸不再凜若冰霜,雖仍是不假辭色,但不致不瞅不睬。沙文是在脂粉叢中滾大的,最擅於對女人鍳貌辨色,縱使一點點秋波微露,他亦能隱隱感覺出來了,只是他萬萬料不到是由自己身上這件袍子而起的,還自鳴得意的暗自歡喜:「饒是妳鐵鑄心腸,遇著沙少爺還不是遲早要傾心?假惺惺的高不可攀幹啥?待老子再下些水磨工夫,必可將妳的如霜冷面轉日回天,變成春花秋月,自動投懷送抱;妳在教中位份較薏蘊更高,一旦妳對我傾心,打探師妹消息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遂在岔口拉住馬車,回頭道:「施姐,前面便是洛陽城了,我見妳行囊之中,好像缺了好些女兒家梳妝的物事,咱們去市集看看有甚西域新到的螺子黛、迎蝶粉(注106),屬下為妳細意挑選,好襯起妳的如花美貌。」

施梅有些膽怯:「法王不是吩咐你帶我去汴州嗎?中途倘有怠懈,你不怕法王怪罪嗎?」沙文豪氣頓生,「啪」的一聲揚鞭在空中虛擊一下,哈哈一笑道:「早到遲到,還不是沙某手中皮鞭做主?施姐妳就放心吧,天大的事有我擔當。」

二人在市集逛著,施梅在大秦塔中憋了多年,今日終於稍减鬱悶。身有沙文和小白伴著,又仿似回到昔日時光,那時,師哥也是老纒著自己,要給自己買胭脂、玉簪等,今日的光景,好像一切都沒有改變,那青蔥歲月,又回來了。他們一個忙於琴挑文君,一個沉醉在夙願得償,渾然不覺剛才丐幫中那個替龍幫主補衣服的小丐正靜悄悄的盯上了他們,不即不離的跟在身後。

是夜投店,沙文不敢造次,要了相鄰的兩間廂房,打點好給施梅出浴的澡盆,替她在水盆中撒滿芍藥:「施姐若天仙下凡,豈可無名花伴浴?屬下獻上一池芍藥,聊作瑤池閬苑,為施姐伴浴。施姐孤芳出塵,不染一絲俗氣,這芍藥最是與妳相配,不知屬下所選,還合得施姐心意否?」施梅又是淡淡的道:「那裡那裡,沙公子見笑了,但公子芍藥、牡丹不分,好像有失你這慣涉路柳牆花的公子哥兒身份。」(注107)
---------------------------------------------
(注106) 螺子黛 -- 唐代的 eyebrow pencil, 進口貨,原產地波斯
http://baike.baidu.com/view/1102216.htm
迎蝶粉 --唐代的 foundation
http://www.zsbeike.com/cd/43021400.html

(注107)李睿【松窗雜錄】:開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藥,即今牡丹也。唐朝之前中國人以為芍藥和牡丹同種,自唐朝起才開始懂得分辨,其時分家不久,所以沙文不識。芍藥和牡在英語中仍沒有區分,兩者均為 Peony
de omnibus dubitandum
沙文驚道:「怎會….攪錯了!」施梅有點不屑他的無知:「牡丹古時統稱芍藥,兩種花原很相像,有些人自命花客,可也偏偏分不出來。本朝詩人劉禹錫有詩曰『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凈少情。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可知芍藥跟牡丹不同。牡丹又名洛陽花,傳說則天聖皇后冬月遊後苑,詔令百花開放,惟牡丹不畏強權,拒不開花,遂被貶洛陽而得名。這等風骨呀,連人都比下去了,多少士子對權貴卑躬屈膝,當真人不如花。」施梅又嘆口氣:「芍藥牡丹相異,莽漢視之為同,但同花不同名的,卻又未必看得出來。」

沙文不明她話中有話,只好唯唯諾諾:「施姐教訓得是。」心中嘀咕著,只覺這譯經師姐姐要麼對自己亳不理睬,要麼是說話古裡古怪的,什麼花同花不同名呀?」他一邊想,一邊退出房去,為了特意表示自己乃守禮君子,在帶上房門之際,故意提點施梅要鎖好門户。

「施姐雖然說話有些古怪,但看來她的學問當不在紗蓮師妹之下,難怪她位居譯經師要職;倒不妨向她多請教,日後找到師妹,就不怕被她看扁了,說自己多年沒有長進………」正想得出神之際,忽聞窗子上「喀」的一聲,有人用小石子彈了一下,不知是友是敵,趕忙掣出大衛佩刀,往院子衝出去,卻見是那小乞丐用根指頭豎在嘴前作噤聲狀,又招手叫自己跟著他。沙文素知丐幫乃武林正派,是友非敵,便跟著他來到假山之後,小丐道:「今早聞說公子姓沙,小人奉長老之令跟踪至此,偷看了客店登記冊,果然是沙文兄。」沙文道:「不敢,不知長老何故差兄臺跟踪在下?」小丐道:「令師伯托敝幫訪尋令師下落嘛,今兒幫主一聽你姓沙便起了疑心,是以吩咐小的跟來看看。他說,要問問你混入景教有查探到什麼沒有,二來….長老說,和你在一起那位姑娘,不知是什麼人,她不像尋常景教徒。」

沙文道:「我也不知她的底細,只知她是景教的譯經師。貴幫這些年有打探到我師父下落沒有?」小丐搖搖頭:「本幫深感歉疚,探聽了好久,一無所獲。」沙文長嘆一聲:「丐幫乃中原第一大幫,線眼廣佈天下,連你們也查不到….」小丐只好安慰他道:「沙兄還須多加耐心,咱們丐幫不把把這事查個水落石出,誓不甘休。」沙文收淚稱謝,小丐復又問他可有什麼要幫忙的,沙文道:「現下正護送施姑娘到汴州,請貴幫往劍門關找我的舊部梢一個信,告知他們近況。」

小丐臨別時叫沙文:「既然長老對那施小姐起疑,她必定有來歷,請沙兄繼續伺機摸一摸那姓施的姑娘的底細。咱倆相談已久,恐她起疑,你先回吧。」說罷翻牆而出。
de omnibus dubitandum
得得B登場!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