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便是一個比『惡』還要棘手的神學問題-米蘭昆德拉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米蘭昆德拉(節錄)
第六部-偉大的進軍-3(部分)
  我還是小毛頭的時候,常翻看一本寫給孩子看的《舊約聖經》,裏頭有古斯塔夫.杜雷(Gustave Doré)的木刻插畫,我看到上帝站在一朵雲上。那是一個老先生,有眼睛、鼻子、長長的鬍子,還有,我心想,既然祂有一張嘴,那祂就應該會吃東西,而如果祂會吃東西,那祂也要有腸子才行。可是一想到這個我就害怕,因爲儘管我出身於一個不信神的家庭,我還是覺得想到上帝有腸子是在褻瀆神明。
  像我這麼一個沒受過任何神學教育的孩子,已經自己知道大便和上帝是不能並存的,所以呢,我也明白了『人是依照上帝的形象造出來的』這種屬於基督宗教的人類學基本論點有多麼脆弱。兩個只能選一個:要嘛人類是依照上帝的形象造出來的,這樣上帝就有腸子,要嘛是上帝沒有腸子,這樣人類就不像祂。
  古老的諾斯替教派的信徒們跟五歲的我一樣,清楚地感覺到這事。爲了解決這個被詛咒的問題,西元二世紀諾斯替教派的偉大宗司瓦倫廷(Valentin)強調,耶穌『吃,喝,但是不排便』。      大便是一個比『惡』還要棘手的神學問題。上帝給了人類自由,所以我們可以同意,祂不必為人類的罪行負責。可是大便的責任還是完全落在人類的創造者身上,而且也只有祂能負責。

第六部-偉大的進軍-4(部分)
  西元四世紀,聖哲羅姆(Saint Jérôme)徹底否定了亞當和夏娃曾經在伊甸園裏做愛的看法。相反的,西元九世紀著名的神學加司各特.埃里金納(Jean Scot Erigène)則接受這個看法,可是根據他的說法,亞當幾乎隨時都可以隨心所欲地豎起他的陰莖,就像舉手抬腳那麼容易。我們可別在這說法背後探尋人類籠罩在性無能威脅下的永恒夢想。司各特.埃里金納的看法另有深意。如果男人的陰莖可以因爲大腦的一個指令就豎起來,那也就是說我們不需要興奮了。陰莖不是因爲我們感到興奮而豎起,而是因爲我們命令它。偉大的神學家認爲,跟伊甸園這個天堂無法並存的其實不是性交以及隨之而來的快感,跟天堂樂園無法並存的,是興奮。我們得好好記住這句話:天堂樂園裏有快感,但是沒有興奮。
  我們可以在司各特.埃里金納的論證之中找到一個為大便辯護的神學解釋(換句話說,是某種神義論)。只要上帝還允許人類留在伊甸園裏,那麼要嘛(依據瓦倫廷的理論,跟耶穌一樣)人不排便,要嘛(這個看起來比較像真的)大便不會被當作什麼令人厭惡的東西。上帝將人逐出伊甸園的同時,向人揭示了大便不潔的本質及其噁心之處,於是人類開始把那些讓他難爲情的東西藏起來,而只要一揭開遮蔽物,人就會被強光照得頭昏眼花。所以,人類發現何謂不潔之後,也立刻發現了興奮。沒有大便(就字面意義和引申義來説),性愛就不會是我們所認識的樣子:伴隨著強烈的心跳節奏和目眩神搖。
  ……
---------------------------------------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