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Google董事長:中國的防火長城將垮塌

據Google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稱,對中國的技術和信息滲透最終將迫使中國的“網絡長城”垮塌,甚至導致中國體制在政治上的開放。

去年卸任Google首席執行官的施密特仍然是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和首席發言人。他在全球各地旅行,發表演講,考察Google可以擴張業務的國家。他一直被稱為Google的“世界大使”,他本人對這個外號既不支持,也無異議。在上周的2012年阿斯彭創意節間隙,他坐下來接受了《外交政策》“電報”專欄的長時間專訪。

在被問及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檢查能否持續的問題時,施密特說:“我相信這種檢查制度最終將破產。中國是唯一對互聯網進行積極的、強有力的檢查的政府。他們並不以此為恥。”

施密特相信,一旦中國的互聯網檢查制度破產,中國各地的信息滲透也將導致政治和社會的自由化,從而最終改變中國政府與平民關係的性質。

他說:“我個人相信,你不可能用這種行為建設現代知識社會,這是我的觀點。我想Google的大部分人會同意這一點。下一個問題自然是中國何時將出現變化,沒有人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但在一個足夠長的時期內,我是否認為這種制度將會結束呢?答案是絕對肯定的。”

據施密特稱,對中國信息自由的推動是與對經濟現代化的推動同步的,而政府指使的檢查對這兩方面都有妨礙。他說:“我們強烈地認為,你利用這種活躍的檢查制度是不可能建立起高端的、非常先進的經濟的……這是我們的觀點。”

施密特說,中國政府是世界上最積極地支持網絡檢查和網絡間諜活動的政府,並由此產生了令人震驚的效果。Google與北京從2010年起就存在爭執,當時該公司宣布其Google.cn網站不再對搜索關鍵詞進行檢查,並且把中國業務的骨幹部分遷至香港。此舉是在2010年Google郵件服務遭到一系列攻擊后採取的——這些針對中國人權活動人士的攻擊被廣泛懷疑與中國政府有關。

最近Google採取了積極措施幫助用戶對付政府的檢查,例如在懷疑Google郵件用戶的帳戶成為政府指使的攻擊目標后提醒用戶,並在用戶輸入可能被中國政府的檢查過濾程序過濾掉的搜索關鍵詞時告訴他們。

施密特並不把Google對國家指使的網絡壓迫的關注當作Google與中國之間的戰爭。他解釋說,Google的政策着眼於幫助用戶了解自己帳戶正在發生什麼,以及給他們提供自我保護的工具。

他說:“我們相信應該賦予重視言論自由的人們以力量。今天明顯存在的證據是:中國的攻擊主要是工業間諜行為……他們想偷的主要是商業機密,然後才是人權問題,顯然他們正在試圖侵犯人民的人權。這是我們所知道的兩件事情,但我肯定還有其他的事情。”

Google仍然有數百名工程師在中國國內工作,並在那裡維持着迅速增長的廣告業務。但是中國政府同樣在下許多功夫,以便讓使用Google在中國變得更困難。施密特說,有時候Google郵件服務一連幾周運轉緩慢,接着郵件服務又會神奇地恢復正常。中國檢查人員常常對輸入違禁搜索關鍵詞的用戶實施懲罰,凍結他們帳戶一段時間。而Google旗下的YouTube網站在中國是無法瀏覽的。

施密特說:“中國政府很可能會繼續為使用Google服務製造障礙。那裡的衝突是某種本質上的衝突:我們希望信息流入中國,而在某種本質的層面上,政府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同時,施密特一直在全球各地旅行,尋找擴展Google外部疆界的途徑。他最新的一次國際之旅是去了四個正在發生衝突或者剛剛經歷過衝突的國家:阿富汗、利比亞、巴基斯坦和突尼斯。

“我對那些特立獨行的國家特別感興趣,你知道,那些國家存在問題,”他說,“除非你去看看,否則無法真的了解那些東西。你的印象和判斷會有所幫助的。”

施密特相信智能手機技術會對人們在一個變化的時代中的行為產生革命性的影響,他正在研究智能手機的使用如何幫助貧窮國家的人們與腐敗和不良治理鬥爭。他也考察Google如何通過及時的商業行為擴張進入新興市場。他說:“很顯然,在大多數國家, 最賺錢的生意首先是在電信領域。一個笑話是,你知道索馬里的海盜也得使用手機,所以索馬里最強大、增長最為迅速的合法生意是電信行業。”

施密特表示,阿拉伯之春革命證明了開放的信息系統可以鼓勵和推動政治變革。他說:“我認為我們正在談論的這些國家都有非常活躍的檢查制度,而他們未能對互聯網進行檢查。他們竊聽電話系統,控制電視報紙,除了在互聯網上,很難發現真正的不同政見者的新聲音。因此你可以想象當政府無法充分實施檢查時會發生什麼,這顯然就是我們對於開放和透明有如此強烈感受的原因所在。”

與在中國不同,Google在世界其他地方採取了更為積極的態度,開發了可以被用來培養更為活躍的民眾的信息傳播工具,例如with its project可以在像埃及這樣的地方組織和散發選舉信息和政治候選人資料。

施密特說:“我們在為選舉提供幫助。我們試圖通過把信息傳遞給候選人來幫助選舉,在這些國家裡,Google處於公共領域的中心。”

Google也在擴大自己在彙編政府有關人員及其活動的信息彙編上的作用,以便幫助民眾與腐敗作鬥爭。但是在這個問題上,施密特說,只有存在起訴壞人的司法體系,這種信息才會起到改造社會的作用。

他說:“你需要信息,然後你需要有人願意對說謊的人提出起訴。你所需要做的一切就是掌握信息,然後必須以公正的方式實施懲處,這將會大大改變這些國家。”

他表示,信息並不足以推翻政權,而阻撓信息開放的政權最後註定會倒台。

施密特說:“最糟糕的情形是民眾擁有大量的信息,而政府完全無動於衷。例如,伊朗就是這樣。有時候,這種情況是不穩定的。有時候,情況會惡化……但是在人們推翻當前的領導人之前,他們必須掌握達到這一目的的信息。這就是透明的重要所在。”

原文:Eric Schmidt: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will fall
發表:2012年7月9日
作者:Josh Rogin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