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20/1/11 22:34 編輯

已經有個有智慧既人回答咗:
托佛里表示:「人們不能假定,一部幽默的諷刺作品有辦法削弱基督教信仰的價值。基督教信仰已存在超過2000年,也是大多數巴西公民的信仰。」

唔使再多講



托佛里這番話,有點似宗徒大事錄第五章猶太長老加瑪里耳的說話。
所以您咁中意睇southpark, 係根據經上記著說嘅


de omnibus dubitandum
加州安樂死實施三年 逾800人如願往生
2020年01月06日
加州安樂死法案2016年6月生效,絕症病人可自行服藥結束生命。根據2019年7月公布資料,法案生效後的三年,加州有超過800人如願往生。最新資料只到2018年,2019年的統計要等2020年7月才會公布。

橙縣紀事報(Orange County Register)報導,根據2019年7月公布資料,截至2018年,醫師開出1108個處方單提供致命藥劑,其中807人(72.8%)因此服藥身亡。在807人之中,86.7%接受安寧照顧(hospice and/or palliative care)。

資料顯示,2018年加州有337人根據安樂死法案服藥身亡。其中近九成病人60歲以上,94.4%有健保,88.1%接受安寧照顧。


根據法案規定,病人必須相隔15天以上,兩次向醫師提出口頭要求,醫師才會開出處方單。不過2018年有531人提出要求,但只開出452個處方單,最終只有337人服藥。據統計,452個處方單由180位醫師開出。

資料顯示,2018年加州有337人根據安樂死法案服藥身亡。其中近九成病人60歲以上,94.4%有健保,88.1%接受安寧照顧。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1 ... %E5%BE%80%E7%94%9F/
de omnibus dubitandum
为“我是上帝”车牌打官司4年!美国老翁胜诉

一名80岁的美国老翁因坚持要挂着“我是上帝”(I AM GOD)的车牌而闹上法庭,经过4年抗争近日终于胜诉。

据外媒报导,打赢官司的本·哈特(Ben Hart)如今可以自豪地开着挂上“我是上帝”车牌的车,行驶在肯塔基州的马路上。

哈特自2016年从俄亥俄州搬来肯塔基州,并申请了这个印有“我是上帝”的车牌。同样内容的牌照,他已在俄亥俄州使用12年。

一开始,肯塔基州不承认他的这个车牌,称其涉及“淫秽、粗俗或低俗”内容,也可能会引起其他驾驶者反对或分心。

哈特对此不满,决定与发放车牌的机构对薄公堂。

经过4年的法律斗争,法庭终于认可了这张车牌的正当性,并要求肯塔基州交通部支付超过15万美元(约62.8万令吉)的律师费。

哈特表示,这些年来只有少数人曾与他发生争执,其中包括一名坚持认为他不可能是上帝的女人。

哈特的回答是,如果她能证明自己不是上帝,就给她100美元。

他称,自己20年来一直随身携带着100美元的钞票,只要有人可以证明他不是上帝,就能获得一张。

https://www.cincainews.com/news/ ... cense-plate/1839818
de omnibus dubitandum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20/3/1 22:29 編輯
为“我是上帝”车牌打官司4年!美国老翁胜诉

一名80岁的美国老翁因坚持要挂着“我是上帝”(I AM GOD)的 ...
沙文 發表於 2020/3/1 21:04












都係車牌一個唶
10字架都係一碌木鋸開啫, 拆L晒都唔應該有意見
de omnibus dubitandum
10字架都係一碌木鋸開啫, 拆L晒都唔應該有意見
沙文 發表於 2020/3/1 23:40



啲人拆咗長城, 用佢啲磚嚟起公廁, 無話唔得既
为“我是上帝”车牌打官司4年!美国老翁胜诉

一名80岁的美国老翁因坚持要挂着“我是上帝”(I AM GOD)的 ...
沙文 發表於 2020/3/1 21:04


打嬴咗官司, 送多個牌.....buy one get one free


IM 碌葛
德国宪法法院裁决 安乐死重又合法
德国宪法法院认为,刑法第217条有关禁止协助安乐死的规定不符合宪法。很多绝症病患一直希望有这样一项裁定能让他们向医生求助,结束自己的生命。

   
Symbolbild | Sterbehilfe (picture-alliance/dpa/O. Berg)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病痛让我无法继续忍受,我希望能让我走。"在波恩大学附属医院住院的Melanie S.女士这样请求负责治疗她的医生拉德布鲁赫(Lukas Radbruch)。63岁的S女士已是肺癌晚期,她尤其担心自己一旦不能吞咽,会突然窒息而死。她不希望自己在清醒的情况下经历这一切。在得知宪法法院在裁决后,S女士鼓起勇气,坦然向医生谈起安乐死的可能性。

根据德国刑法第217条,协助实施安乐死迄今是被禁止的。这一条款是德国联邦议院2015年12月通过的,目的是禁止个人和协会"借死亡做生意"。在此之前的数年里,德国涉及安乐死的服务方兴未艾。政界希望就此作出反应。

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凡是"协助他人自杀、以商业方式向其保障、提供或中介自杀可能性"的行为,将被处以3年以下监禁或罚款。

关于"商业方式"这个表述,法律界人士一直存在激烈争议。因为这样一来,涉及安乐死的咨询行为也被归为犯罪--比如告诉他人通过放弃进食可以达到安乐死目的。现在,宪法法院的法官认为这种界定有问题。过去4年间,现行法律条文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Deutschland Karlsruhe Bundesverfassungsgericht verkündet Urteil zum Sterbehilfe-Verbot (picture-alliance/dpa/U. Deck)
联邦宪法法院第二庭主席Andreas Voßkuhle(左二)宣读裁决

出国安乐死

2015年刑法第217条出台后,不仅当时公开提供安乐死服务的机构销声匿迹,而且医生和医院工作人员也不再敢为病人咨询。有意以安乐死结束生命的绝症患者只能前往瑞士、荷兰或比利时等国家,在那里,第三方提供安乐死是合法的。

没有能力或财力出国接受安乐死的病人,就只有请求自己的家人帮助实施自杀这一种可能性。按照德国法律,协助身患绝症的家人结束生命,是不必承担刑事责任的。然而,哪个不久于世的人会提出这种请求,让家人背负更大的精神负担呢?

很多人认为这种状况是难以接受的。病患和医疗工作者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申诉。去年,宪法法官听取了医学界人士、安乐死民间互助组织和重病患者的意见,以了解他们的切身经验和论据。慕尼黑的医学法学家普茨(Wolfgang Putz)是参与听政者之一,他对德国之声表示,鉴于"令人无法接受"的现状,必须对现有法律作重新审视和决定。"(基督教)两大教会对政界决策者施加的影响依然巨大,虽然我们名义上是个世俗国家。"

德国的新教和天主教会反对任何形式的对安乐死的协助。普茨说,现在,宪法法院作为最高司法决议机构重新规范德国基本法所保障的个人结束生命的自决权利,是一件好事。

临终关怀医疗

拉德布鲁赫医生倾听了肺癌病人S女士的愿望,他知道,理解是关键。拉德布鲁赫是德国临终关怀医学协会的主席。他说,人们对这种旨在尽量减少患者痛苦的医疗方式了解还很不够,而希望安乐死的患者往往是求助无门,如果他们能及时得到临终关怀医疗方案,多数人都会欣然接受。

Deutschland Bonn Sterbehilfe Melanie S. im Gespräch mit Dr. Radbruch (DW/W. Dick)
临终关怀医生Radbruch为患者Melanie S.(右)咨询

这位医生说," 联邦宪法法院的最新裁决使得刑法第217条失效后,如果我们看到协助安乐死的行为又获得新的动力,那对我们的社会将是一个危险的发展。"他担心,会有更多的患者提出不愿成为他人的负担。但他认为,结束自己生命的门槛不能再降得更低了,不选择安乐死的病人也不应该感受到压力。

安乐死新规一个德国人的安乐死

宪法法院法官在陈述新裁决时表示,刑法第217条与基本法不符。这条法律失效后,安乐死辅助的合法范围又恢复到2015年的状况。医生又可以向病人介绍协助安乐死的可能性,并实施"被动安乐死",即提供致命药物。

Deutschland Prozess um Recht auf Selbsttötung - Harald Mayer (picture-alliance/dpa/R. Pfeil)
MS患者迈尔希望尊严地离去

哈拉尔德·迈尔(Harald Mayer)等待这一天的到来。他患有多发性硬化症(MS),几年来他的肌肉不断萎缩,目前已只能用嘴操纵驾驶轮椅。为了照顾他,需要7到8名护理人员轮班。喂食、大小便都须要他人。这让迈尔尤其感到毫无尊严可言,"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我的身体就是一座日渐逼仄的牢房"。他希望能得到解脱,希望有人帮助他结束生命,"我不愿再这样活下去"。他设想能在家中"安静地睡去"。现在他的愿望或许将能够实现。

柏林的泌尿科医生阿诺德(Uwe-Christian Arnold)也是违宪申诉的领衔者之一。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冒着失去行医执照的危险,协助病人安乐死,并打赢了一系列由此引发的官司。据他本人说,他共帮助100多名患者按照他们的意愿结束生命。原本他应在2019年4月向宪法法院陈述自己的有关行医经历和观点。但阿诺德自己也身患骨癌,在法庭听证前去世。他的律师在法庭宣读了他留下的一份声明。

阿诺德并没有想到,宪法法院真的会推翻刑法第217条。现在愿望变成了现实。这并不是要让安乐死"商业化",也不是要让自杀成为家常便饭,而是为了让绝症患者在治疗无方的情况下能有尊严地结束自己生命的可能。所有当事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裁决。
https://www.dw.com/zh/%E5%BE%B7% ... E6%B3%95/a-52544604
de omnibus dubitandum
紐西蘭國會通過墮胎合法化
紐西蘭國會今天(18日) 以68票對51票,表決通過墮胎合法化。紐西蘭司法部長李特表示,這項行動是法律的現代化,並賦予婦女控制自己身體的權力。

根據紐西蘭1961年訂下的刑法,非法墮胎會遭到罰款,為人墮胎的醫生最高可被判處14年徒刑。女性只能在兩名醫生證明若繼續懷孕,將對其身心健康造成危害的情況下合法墮胎。有關法律從未執行,但李特表示改變是必須的。

李特發表聲明指,從現在開始,墮胎將被正確地視為健康問題。根據先前的法律,女性墮胎需要克服重重難關,如今國會通過除罪化後,將較能確保女性得到及時的建議與治療。

https://www.singtao.ca/4157424/2 ... C%96/?variant=zh-hk
de omnibus dubitandum
美國猶他州修法:多配偶婚姻非重罪 跟違規停車差不多
2020年05月14日 15:14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猶他州周二(12日)正式生效一項法律修正案:降低了對於重婚行為的懲罰力度。根據該項修正案,在該州如果不存在其他非法行為,對於重婚的處罰僅為罰款750美元(約2萬2500元新台幣)和社區服務。這使得「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變成跟違規停車差不多,僅僅是輕徵的違法行為,而非重罪。

該項修正案中所涉及的重婚,主要指在猶他州廣泛存在的摩門教一夫多妻的傳統。自1844年開始,大批摩門教徒遷移至猶他州,該州也成為了美國摩門教的大本營,一夫多妻制也在這裡生根發芽。

1862年美國國會頒布了《莫里爾反重婚法》,宣布一夫多妻在美國領土上違法,但仍有大量摩門教徒堅持這項婚姻制度。據 「路透社」引用統計資料稱,目前全美仍有3.4萬名摩門教信徒過著一夫多妻制的生活。

上述修正案由猶他州州長赫伯特於3月簽署,於5月12日正式生效。該修正案規定:在新成員自願加入一個家庭的情況下,一個已婚的人可以擁有額外的配偶,不會遭到重罪起訴。

不過該州法律同時規定:如果一段多配偶婚姻是在威脅、欺詐、暴力或虐待的情況下造成的,那仍然是一項重罪,最高刑期可達15年。

該修正案引發了猶他州關於多配偶婚姻的爭論。「福斯新聞網」報導,作為摩門教的總部所在地,猶他州是美國重婚現象最多的州,目前在該州仍有數千人過著一夫多妻的家庭生活。

當地反對多配偶婚姻的社會組織「健全選擇聯盟」稱,該修正案是「支持一種現代性奴役形式」的「可惡」立法。 他們說 :「在這些(摩門教)基本教義派一夫多妻家庭裡生活的女性,大多被視為私有財產,她們被迫無薪工作。被欺壓、被交易,被強迫發生性行為、並且被迫過量生育。」據《紐約時報》瞭解,該組織裡就有許多從一夫多妻家庭逃出來的的女性受害者。

但與此同時,該法案也有大批擁護者。他們表示,該法案將幫助處於一夫多妻家庭裡的人消除因重婚而被起訴的恐懼。 該法案的主要提案人:猶他州共和黨女參議員亨德森在13日的一次受訪中說:「 我們沒有讓重婚合法化。該法案目的是降低社交障礙。」

原文網址: 美國猶他州修法:多配偶婚姻非重罪 跟違規停車差不多 | ETtoday國際 | ETtoday新聞雲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00514/1714101.htm#ixzz6Mtnv6aR3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20/5/19 22:49 編輯
美國猶他州修法:多配偶婚姻非重罪 跟違規停車差不多
2020年05月14日 15:14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紐約時 ...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20/5/19 22:38


呢個話題, 講過無耐之喎
咁快就翻炒,
無話題好講哩咩!!

見:
《丟那媽,瘟疫都要移民去》
由於搬咗龍門,好難講咁算係輸定赢

教宗首度表态挺同性伴侣
FacebookTwitterMessengerCopy Link
(罗马22日讯)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表示,同性恋者应受“伴侣关系”法保护。这是他7年前接任教宗迄今,对同性恋者权利做出最清楚明确的表态。

路透社报导,教宗在周三上映的新纪录片中发表这番言论。他说:“同性恋者有权组成家庭。他们是上帝的子民,有权建立家庭。没有人应该为此被赶出去或是变得悲惨。”

“我们需要制定伴侣关系的法律。如此一来,他们就能受到法律保护。我支持这一点。”

虽然方济各在就任前,始终对同性婚姻表达反对立场,表示婚姻应该仅限于一男一女的结合,但他2013年继任后,便对同性恋族群表达前所未有的欢迎,发起“我凭什么评判?”(Who am I to judge?)口号,也在几个场合中欢迎同志伴侣前往梵蒂冈。

梵蒂冈专家鲁卡向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说:“教宗继位初期便对同性恋者表达尊重,也一向反对外界歧视同性恋者。今天有别以往的是,他以教宗身份捍卫(同性恋)民事结合法。”

教宗传记作家伊凡里向路透社表示,教宗在这部影片中的言论,是他2013年获选教宗以来,对这项议题使用过最清楚的语言。

耶稣会司铎、讲述天主教与同性恋者关系书籍《在桥上,与你相遇》(Building a Bridge)的作者马丁神父称:“教宗方济各明确且公开支持同性民事结合,代表教会与LGBTQ(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和对自身性别认同感疑惑者)族群关系进入崭新阶段。”

马丁告诉路透社:“这展现了他对LGBTQ整体教牧方式,包括天主教徒,也向那些反对这类法律的主教和教会领袖传达明确的讯息。”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 ... l/2020/10/22/370782
https://www.cbc.ca/news/world/po ... ay-rights-1.5770754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覆 193# 沙文


    咁創新,有可能造成另一次分裂。
回覆 194# 抽刀斷水
都裂到慣啦。唔裂先致身痕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