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部分捷克人和愛沙尼亞人都不是基督徒?

抽按:此篇文章貼了在網站的提交見證中,由於不屬離教見證,故轉貼於此。

作者:Truth prevails

雖然我不是離教者,但我想在此分享為什麼大部分捷克人和愛沙尼亞人都不是基督徒。我看到兩國的宗教人士佔少數,便為此做了資料搜集。除此之外,有網站說基督教國家發達,只要看看非洲,拉丁美洲,菲律賓等國就能破解此謬論,而捷克和愛沙尼亞屬於已開發國家和IMF的advanced economies。

關於愛沙尼亞,愛沙尼亞人不信基督教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基督教是侵略者的宗教,被大部分人拒絕。第二,很多愛沙尼亞人不懂外來傳教士的語言。
Spirituality in Estonia - the world's 'least religious' country
http://www.bbc.co.uk/news/world-europe-14635021

關於捷克,感謝moravianhawk跟一些人令我了解捷克的宗教情況。moravianhawk參與過天鵝絨革命,曾是創始人為哈維爾的公民論壇一員,在自己的鎮搞罷工,對當地公民論壇宣佈一黨專政因此而結束,見過哈維爾。哈維爾到moravianhawk的公民論壇感謝他們是國家第一個反共產黨團體。moravianhawk在布拉格城堡參與支持捷克斯洛伐克分裂遊行。

捷克在脫共後宗教人數不斷下滑至少數,有人認為是共產主義,但對比其他被共產黨統治過的國家,捷克顯然世俗。原因主要因為歷史,天主教。moravianhawk說:「教堂是極權,壓迫,日耳曼化的象徵,貧乏的根源。」關於波蘭:「波蘭和捷克沒有共同歷史…波蘭是中歐不尋常地虔誠的國家,因為波蘭沒反對教會統治階層的經歷,沒改革者和統治者挑戰教會權力…」而捷克有自己的新教Hussite信仰,但都救不了捷克人。捷克曾是新教國家,翻查過後,捷克是第一個新教國家。如果不是Habsburg,今天的捷克會是個新教Hussite國家。

捷克在9世紀基督化,其中兩個傳教士為Saints Cyril and Methodius。14世紀特別在Charles IV的統治下進入黃金時期。他將布拉格打造成美麗富庶的城市,建立Charles University, Charles Bridge, Charles Square等建築。

在此世紀,一個比Martin Luther還早一世紀的宗教改革者+捷克民族英雄誕生了。Jan Hus是天主教神父,當了Charles University校長,還在Bethlehem Chapel講道,自己接受很多John Wycliffe的教導。Jan Hus反對贖罪券,批評天主教腐敗,認為聖經至上,耶穌基督的話才是信徒的依歸,而非教宗或其他聖職人員所訂的規條,鞏固捷克語,認為彌撒用本國語等。他受捷克人歡迎。他被教廷視為異端,1414年在Council of Constance下獄並被判有罪,1415年7月6日被處火刑,變成燒鵝(Hus解鵝),骨灰被撒入萊茵河。Martin Luther: "I was overwhelmed with astonishment," Luther later wrote. "I could not understand for what cause they had burnt so great a man, who explained the Scriptures with so much gravity and skill."

之後發生布拉格拋窗事件,Hussite Wars。Unity of the Brethren 將聖經由原本語言翻譯成捷克語,叫Kralice Bible。16世紀中,波希米亞9成人口都是新教Hussite,亦有少數Lutheran和Calvinist,大部份貴族是新教徒, Moravian Church創辦的學校和印刷店很繁榮,沒有一個鎮沒有新教學校。

之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提亞斯派遣耶穌會教士進入波希米亞,意圖在波希米亞復興天主教和Habsburg的狂熱的天主教徒斐迪南迫害新教徒,禁止新教徒的宗教活動和拆毀他們的教堂導致第二次布拉格拋窗事件,新教徒在三十年戰爭的Battle of White Mountain戰敗,27人被處死。

反宗教改革Habsburg強迫捷克人皈依天主教,又沒收土地。有些新教徒逃亡或秘密信新教,捷克教育家Jan Amos Komenský為其中一個宗教難民。耶穌會想消滅Hussite勢力,將捷克人天主教化,將波希米亞重設為教廷的隸屬。耶穌會關閉新教學校,操控著教育系統,拆民居改為自己的建築,燒毀捷克語書籍,視捷克語出版物為異端,捷克語變成農民的溝通工具。Jan Hus講道的Bethlehem Chapel被耶穌會改為天主教堂,之後部份被人拆除,近代重建。德語成為官方語言,又被日耳曼化。

到近代,因為民族主義,有一些人到農民那裡,參考Kralice Bible和其他斯拉夫語言復興捷克語,順便復興捷克文化。Czechoslovak Hussite Church與Jan Hus雕像在20世紀初建立。捷克斯洛伐克總統Tomáš Garrigue Masaryk相當支持Czechoslovak Hussite Church。捷克斯洛伐克本質反天主教。有網友說:「不受歡迎的外來統治者強迫人只信天主教和禁止其他基督教,很多人完全離棄信仰。脫離奧匈帝國獨立後,第一個共和國的領導人仍然強烈反梵蒂岡,共產時期只是cherry on the top。捷克天主教會勾結共產黨,不像波蘭,無補於事。」moravianhawk說:「世俗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完成,天主教會被視為奧地利的主要勢力。Tomáš Garrigue Masaryk鄙視天主教,大部份捷克人認同他。共產政權用了很少努力摧毀剩下的基督教,因為國家很世俗。」共產黨迫害天主教,耶穌會,而捷克政府2012年賠償教會。

然而來自宗教的迫害比共產黨更加殘暴。在Jan Hus在生時,有三人指贖罪券是騙局被人砍頭,還有其他宗教迫害不在此重複。皇帝雖確保Jan Hus的安全,但Jan Hus還是在Council of Constance下獄,有73日與朋友分離,被鎖鏈拴住,吃不飽以及生病。捷克版耶穌Jan Hus處火刑之前帽子寫著"Haeresiarcha" (meaning the leader of a heretical movement)。當他被燒至斷氣之後,骨頭被人打斷方便燒成灰。哈維爾比Jan Hus幸運,被迫害下獄,但終被釋放爭取民主反共,甚至呼籲中共釋放劉曉波,關注到啟蒙自自己有份發起的《七七憲章》的《零八憲章》等等。前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叫捷克回歸信仰,當所有捷克人都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還說要對抗Jan Hus的鬼魂,說他造成捷克社會與天主教的緊張關係。

看到捷克的災難,套用moravianhawk寫過的一句「there was no God's help」。

附:
Hussite教會的第一個正式殉道者:Jerome of Prague。他是John Wyclif和Jan Hus的擁護者,在英國留學帶了John Wyclif的觀點回去。Jan Hus去Council of Constance,Jerome表示如果Jan Hus有需要會幫他。Jan Hus和朋友告誡他不要來。當Jan Hus被監禁,Jerome來到Constance。因為沒有安全保護,Jerome的朋友勸他回去。Jerome回去被抓回來。他在1416年5月30日被燒死。

參考:
1.        What make Czech Republic became a atheistic country?
http://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01023163419AAbw1br
2.        Why is Poland so religious?
http://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21227211104AA5T986
3.        Why does the Czech Republic have such a large majority of non-religious people?
http://uk.answers.yahoo.com/ques ... 110524143358AAL5VA6
4.        "..., there was no God's help."是好用句形,其出處:How did people react to the Black Plague? http://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91123193031AAPKL19

問捷克人宗教

1.        http://app1.rthk.org.hk/special/ ... onia/2009/03/19/92/
和Petr遊到斯哥普耶的阿爾巴尼亞穆斯林區時, 他聽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穆斯林禱文, 我問捷克是那一派的基督教, Petr則回答「哪一派都不是, 捷克人常常選擇錯誤, 選天主教時, 他們逼害異教徒; 選新教時, 他們帶來戰爭; 而選擇相信共產主義時, 共產黨大力打擊所有宗教, 消弭了大量教會, 當他們變了無神論時, 才知道共產根本不可信, 最後捷克人選擇誰都不相信」而且, 捷克不像波蘭, 有一個德高望重的教宗。

2.        http://peanut8ter.pixnet.net/blog/post/83861704-week-2
捷克人不上教堂?

是的,在這個滿地教堂的國家裡,人們是不去「上」的。
根據統計,捷克共和國只有30%的人自稱為天主教徒,其中更是只有50%(也就是整個國家15%的人)會在每個週末上教堂做禮拜。

但是,在發揮了努力求證的精神之後,我從Jana那裡得知了一件事:捷克人不上教堂是有歷史因素的。


天主教幾世紀以來橫掃整個歐洲大陸,是眾所皆知的事,然而,過去在教廷貪腐婪侈靡的風氣與日俱增的情況下,也發生過一次非常激烈的宗教改革運動,長達幾十年之久,當時許多與教廷發生衝突的人,就是來自於波西米亞。

自此以後,在這片土地上,有許多人早已對宗教失去信心。


在蘇聯佔領捷克時,執行共產制度下禁止宗教行為的政策(因為,天大地大黨最大),凡是在週末上教堂的人都會遭到祕密警察的盤問甚至是拘禁、勞改,也因此更不會有人去自討苦吃。

但是情況在波蘭卻有所不同,波蘭人民長久以來奉信天主教,從來沒有什麼能夠改變他們,蘇聯入侵波蘭時,也體認到這一點,如果強制禁止人民上教堂,是絕對不會有人願意跟隨他們的領導,反而可能還會造成更慘烈的後果。因此,蘇聯政府想出來的辦法,和目前中國處理的方法大同小異:建立公立教堂。讓人們得以從事宗教行為,但是由共產黨掌控整個教堂系統。
回覆 1# 抽刀斷水

thx,呢篇文章應該轉載去其他網站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