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作品] 轉貼:基督教早期的批評者(全)

基督教從一開始就不乏批評者,只是我們現在對這些批評者知道得很少,原因是,隨著基督教升為國教,對臆想的和事實上的反對者的迫害越來越殘酷,所謂的反基督教文字被盡可能地完全消滅。325年,康斯坦丁皇帝為維護基督教利益,下令焚燒Porphyrios的著作《反對基督徒》,引發了歐洲的第一次焚書,公元448年以後,這本書就絕跡了。

今天我們還知道的基督教的批評者中,最重要的是Celsus和Porphyrios以及被基督徒稱為叛教者的羅馬皇帝Julian。他們遺留下來的文字,都是後人從基督教護教士反對他們的論述中摘錄整理出來的、在文藝復興尤其是啟蒙運動後才得以傳播的。這當然不能反映他們思想的全貌,許多細節的內容可能永遠消失了。比如生活在公元2世紀的Celsus,應該是掌握了原始基督教的許多情況的,我們不能保證Origines在反駁他的論述中引述了他的全部文字,只能說Origines可能僅僅反駁了他有能力反駁的部分論點。

有歐洲學者對這三個人觀點進行了整理,現在摘譯一些要點出來,或許對我們看待基督教在中國的泛濫有些啟發。

Celsus(公元2世紀)
178年,Celsus發表第一部反對基督教的著作《真言》,維護希臘-羅馬文化圈的傳統學說。他的主要目的是捍衛羅馬帝國,認為帝國從內部開始分崩離析的原因是非理性的泛濫。

過了70年,Origines才在248年發表《反駁Celsus》。因為基督教狂熱分子在幾百年間只要見到Celsus的書就燒,所以,後人只能從Origines的書中摘錄出Celsus的原話整理成書。他對基督教的批評主要包括以下要點︰

1、 Celsus認為基督教是一種適合于沒受過教育的人的學說,只能贏得“頭腦簡單的人,因為這些人自己太蠢,缺乏作學術的習性”,說基督教的追隨者是“頭腦簡單、低等並愚鈍的人”,是“奴僕、女人和孩子”。遇到有教養、不受這種“欺騙”的人,基督徒只能逃之夭夭。

2、 基督教從內容上看沒什麼新東西,只是重復了受過教育的人早就熟知的許多觀點,比如對敵人的愛、謙卑、輕視物質財富、上帝之子、拒絕圖像崇拜和處女生子等等。他說,希臘人不用吹噓什麼神的語言或神子的語言,對這種東西的表達卻要好得多。

3、 Celsus首先對猶太教的選民思想提出批判。他把猶太人描述為一個次要民族,是“完全沒受過教育的人”。他對猶太人的思想進行了諷刺性總結︰上帝是對我們進行了啟示,然後就離棄了世界和天體,也不再管廣闊的大地,而只是統治我們,只給我們送使者,不停地送啊,探究啊,使我們永遠和他聯系在一起。

4、 基督徒根據自己的以人為中心的觀念錯誤地把最高的神人性化了︰“基督徒們給上帝強加了過于大、過于世俗的野心。”他認為,上帝對世間的事根本不關心,把最高的上帝想象為一個藏身在受苦的人的形態里,根本就是愚蠢。

5、 基督徒們說最高的上帝化成了拿撒勒的耶酥這個人,僅憑耶酥這個人和他的生活作風,就是胡說。Celsus提到的理由之一是,耶酥是瑪麗婭和一個叫作Panthera的羅馬士兵的私生子。

6、 說耶酥是第一個人亞當的後代,不能令人信服。猶太教-基督教的歷史哲學觀整個就是“給小孩子們听的童話”,而舊約不同的預言預示了他的出現的說法,都是他的門徒們杜撰的。

7、 而所謂變成肉身的說法本身︰“上帝降臨人間有什麼意義呢?為了了解人間的情況?那他不是全知的嗎?他知道一切,卻不改善什麼,是因為他沒有能力還是因為他的神權沒這個能力,除了為此向人間派一個人來的能力?”所以,他否認基督徒是在信全能的神︰“上帝怎麼能沒有能力說服並糾正人呢?”基督徒實際上是太看重自己︰“如果人變惡了,不知感恩了,上帝怎麼能夠通過基督徒感受到懺悔、通過他們來譴責並恨自己的藝術品、威脅人類並讓自己的造物毀滅?”

8、 Celsus說基督徒們專門收斂“罪人”︰“他們說,誰有罪了,不明事理了,不懂事了,總之,誰不幸福了,誰就進神的國。你們是不是在說……不公正的人、盜賊、制毒者、偷廟人和盜墓賊?”他反問道︰“為什麼耶酥不是為了沒罪的人而來?難道不行惡反倒成了惡?”

9、 他認為基督教的信仰極端矛盾︰舊約的上帝通過摩西告誡他的信徒發財、統治,對敵人不分男女全殺,而耶酥卻宣稱,誰要是富了,權利欲強,誰要是要求智慧和聲譽,那就不能到父的身邊……究竟是誰在撒謊,摩西還是耶酥?還是那個父在送耶酥來的時候忘了和摩西說過的話?要麼是他改變了自己的主意並咒了自己立的律法,所以才讓一個使者送來完全相反的規定?

10、 Celsus覺得基督教肉體復活的念頭令人惡心,這念頭或許“對蟲和蛆正合適。哪個人的靈魂會喜歡一個正在腐爛的尸體呢?”而且,“哪具被毀壞的軀體有能力返回原本的狀態?因為他們回答不了這種問題,他們就找無聊之極的借口,說什麼對上帝而言什麼都有可能。”

11、 他認為,因為自己信仰的基礎太薄弱,所以基督徒必然是從一開始就分裂為不同的團組和流派,唯一共同的只是他們的名稱。

12、 猶太人和基督徒有造反傾向,他們蔑視傳統,喜歡地下活動,或明或暗地反對習俗和法律。他們不公開生活,對國家完全沒有興趣,所以是文明的敵人,野蠻的開路人。

13、 所以,Celsus號召基督徒從帝國的角落里出來,參與國家生活。

Porphyrios (約233——301/05)
Porphyrios是他那個時代最重要的學者之一,我們知道他著有不同領域的80種著作。他的《反對基督徒》被列為禁書。325年,康斯坦丁皇帝下令焚燒這部書,這是我們現在知道的第一次為基督教護教的焚書運動,公元448年後就不在有這部著作的完整本存在。與Celsus的情況不同的是,基督教方面反駁Porphyrios的論述或明確職責他的著作也不存在了。我們現在只能從這個時代之後的著作的側面和某些引語中了解他的觀點。另外,1867年發現一本大約在公元400年寫的與他討論反基督教問題的著述,而作者已經不知道《反基督徒》的作者是誰。顯然是有人以匿名的方式保留了這部書。

Porphyrios是學者,所以,與Celsus相比,他更多地是從內容上來與基督教論爭。他用來源考證的方式來揭示基督教義的矛盾之處。Porphyrios盡管並非不完全不信鬼神,卻提倡理性,認為基督徒是思維與行為非理性、臆想和輕信的典範,基督教的說教是內容空泛的廢話和騙人的鬧劇。

其主要觀點可以歸結為以下幾點︰

1、 Porphyrios批評基督教有意鼓動非理性和無知,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基督教宣揚不是道德行為、而是貧窮和困苦才能讓人上天堂。他懷疑這種想法不是來自耶酥,而是來自“想通過這種空洞無物的廢話奪取帝國的窮人”。

2、 Porphyrios批評基督教早期的代表人物,尤其是彼得和保羅,說他們品行不好——說是有事實證明他們撒謊而貪婪——因而不可信。

3、 Porphyrios問,一方面說天美麗崇高無比最後卻要毀滅,另一方面腐爛殘缺的死人軀體卻要復活,這算什麼學說呢?

4、 他批評耶酥關于不信的人要下地獄永遠受苦的威嚇。他引用馬太福音“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然後問︰如果他用量器給人定罪,而量器從時間上看是有限的,那他說什麼永遠的苦,還有什麼意義呢?


另外,他專門對基督教洗禮除罪和聖餐吃人的實質提出批評。聖餐直到今天還是基督教禮拜的核心之一,是特別神聖的。先看馬太福音的記述︰26:26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 26:27 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 26:28 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


5、 Porphyrios對洗禮的批評︰保羅在歌林多前書中說︰“6:9 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麼。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 6:10 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 6:11 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這說法只能讓人目瞪口呆︰這麼樣的惡行,只要奉了耶酥的名靠了神的靈一洗就干淨,比蛇換皮還容易呀!

他在這里簡直就是事先批評康士坦丁皇帝臨死的時候接受洗禮的行為。

6、至于聖餐,他引用約翰福音的話︰“6:53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里面”,並批評說,這種行為真是荒謬絕頂、禽獸不如,恐怕禽獸都不會想到靠吃自己同類的血肉來獲得永生。
Julian (332 - 363)
Julian去世不久,他的《反駁加利利人》就淪為基督教滅絕的對象。他的觀點我們只能通過教會學者Kyrill (444年去世)反駁他的著作來間接了解。與Celsus和Porphyrios不同的是,Julian不僅是一個學者,而且還是一個當過三年皇帝的學者。康士坦丁去世後,他逃過了家族的自相殘殺,在後來回憶這段經歷時依舊心有余悸︰“即使野獸對人的仇視也比不上基督徒相互的仇視!”

因為偶然的機會他活了下來,被監禁在一個偏僻的城堡多年,先接受培養成為神父,然後才在20歲時被允許外出學習,而他在極端保密的情況下改信了祖先的宗教。360年,暴亂的士兵以死為要挾,強迫他成為奧古斯都,他自己後來回憶這件事的時候寫到︰諸神知道,是非常不情願的。一個文人加苦行者當皇帝,那是幾百年來就沒有再發生過的事,後世也極為少見。他留給後世的一句名言是︰“你們太可悲了,就連對使徒們傳給你們的東西都不能忠誠。”這句話顯現了基督教由一個少數派變成國教後角色的轉變。

Julian控訴所謂唯一真理的不寬容,在羅馬帝國又恢復了宗教自由。基督教並不象許多人所說的那樣被禁止,而是被取消了國教的地位。此外,Julian在362年6月17日還禁止基督教老師教授希臘文學,說他們應該到教堂去“闡釋馬太和路加”。他復活了原來的多神教,並禁止基督教神職人員以公證人的身份“掠取別人的遺產並記到自己的名下。”

363年,他在一次出征時被謀殺,時年僅32歲,基督徒們載歌載舞歡天喜地地慶祝,他的雕像被摧毀,基督教的史家把他作為“叛教者Julian”載入史冊,一個教會頭目稱他為“在臭泥里滾的豬”。隨後的幾百年間,基督教捏造了越來越難听的故事誹謗他,在中世紀把他描述為怪物。基督教對他的歪曲污蔑造成的印象直到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才得到糾正。

他對基督教的批評可以總結為以下幾點︰
1、 基督教是一個惡意的“發明”︰“我覺得有必要向每一個人說明令我自己信服的理由,就是,加利利人騙人的學說是人出于惡意的一個發明。”

2、 Julian強調,基督教早期,根本沒有一個同時代的作者提到過基督徒。

3、 他詳細論述基督教學說怎樣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離奇。他指出,第一個把耶酥稱為上帝的是約翰,所以他說︰“你們太可悲了,就連對使徒們傳給你們的東西都不能忠誠。”

4、 尤其怪誕的是,基督徒們的神向他的信徒們“保留區別善惡的知識”。他的結論是,“蛇對人的發展的影響……是一種善行,談不上使人墮落”。基督教的神嫉妒、吃醋、對人不善。

5、 Julian批評耶酥所說服都是“最惡劣的人”,並認為這是基督教摧毀異教的廟宇神壇、屠殺與他們意見不一致的人或所謂異端這種非寬容的原因。他把這些歸罪于活著的人,“因為不論耶酥還是保羅都沒有讓你們這麼做,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從來沒有臆想到你們有一天會取得這樣的權勢。”

6、 他指責保羅超過“各地各時的一切騙子”,“為了自己的成就”篡改了耶酥的學說,因為,耶酥說的只是猶太人的上帝,而保羅卻聲稱,這個上帝也是外邦人的上帝。Julian問道︰“如果這個上帝真是所有人的上帝,他為什麼原來沒有注意到我們?”

7、 他指責基督徒不僅破壞了傳統,而且放棄了“對整體更高度的自然應有的虔誠敬意”,一切都以洗禮可以洗淨前生為理由。他問道︰洗禮連肉體的病都洗不掉,怎麼偏僻就能洗掉道德上的過失呢?

8、 Julian還認為基督徒是野蠻人︰“屬于我們的是文學和希臘文化,屬于我們的也是對諸神的崇拜,而屬于你們的卻是文化的缺乏和粗野的無教養,你們的智慧,除了一個‘信吧!’一無所有。”

9、 他對基督徒采取寬容的態度︰“向諸神發誓,我的意願不是讓加利利人被殺被打或受其他的苦”。同時,他又明確為基督徒規定界限︰“……但是我要聲明,諸神的崇拜者必須優先于他們,因為,加利利人的愚蠢幾乎斷送了一切”。

(完)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 ... 610&postID=1972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