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尐教堂有咩好睇?

浙江溫州教區被要求所有教堂在三月底前安裝監控器

刊登日期: 2017. 03. 21

【天亞社.香港訊】華東天主教溫州教區「公開」和「地下」教會團體都被要求在教堂範圍內安裝攝像頭監控器,使得這個浙江省的基督徒重鎮,繼強拆十字架後再度引起關注,令當地神職人員感到無法理解和無奈。

自二零一三年底在浙江省「三改一拆」的運動下,多達一千七百多座天主教及基督教教堂的堂頂十字架被強拆,有些甚至是整座教堂被夷為平地,引起國際關注。

強拆運動直至去年三月開始緩和,接著當局又要求在教堂懸掛國旗、在告示板上張貼宗教政策宣傳單張,以及有些地方有黨員駐守。

到了最近,溫州的天主教堂陸續收到安裝監示器的通知,要求三月份完成。

溫州教區地下團體方濟各神父對天亞社說,當局從去年已派員到教堂內外安裝監控器,「說是維護社會治安」。

這位神父服務的堂區每個堂口,在三月十五日之前都收到了安裝監控的通知;而教區秘書長姜溯念神父所服務的一所教堂,「內外都被裝了監控」。

方濟各神父表示,目前還沒有統計有多少教堂已安裝了,「不過為數不多」。但他對此感到「無法理解」,並指出未獲政府認可的地下主教邵祝敏更是感到無奈。至於教友的反應,這位神父說,有些感到憤慨,但有些卻懵懂,「不清楚,不以為然」。

公開團體發信息籲抵制

而公開團體也收到相同指示。教友若瑟表示,在溫州托管的麗水地區,教堂外面幾乎都已經安裝了。

他指出,公開團體都在努力抵制,去年九月舉行朱維方主教喪禮的那個教堂起初是在堂裡裝了監控,「我們就把它拆了,其後他們就在外面裝了」。

若瑟對天亞社說,教友目前還沒有什麼反應,可能被裝監控的還很少,不過也有些教堂是被安裝了很久才知道。

而神父們最近曾就此發出訊息希望信眾能應對事件。訊息指出,近期關於要求在教堂範圍內安裝監控一事越來越緊,「有的堂區或堂口已經有過正面交涉」,根據所掌握的情況,「省裡已經總署,而且明確要求在三月份完成此項工作」。

該訊息又指出,希望教區上下能向省、市領導據理力爭,並做到三點:視各自情況,若能夠抵制是值得讚許,也會給其他地方以激勵;大家一致認識與決定是聖堂內不能被安裝監控;若要求安裝就務必加以抵制。

若無法抵制,該訊息表示,有領導曾答應只在教堂圍牆範圍內至少安裝一個監控器。「雖然這個提法還是有人不大贊同,但這是目前唯一能走出僵局的最佳方案了。可請本堂神父審時度勢,若能有比此更佳的方案就太好了。」

若瑟表示,當局在教堂範圍內要求升國旗,在教堂外要求裝監控器,這是要「一方面加強宗教對國家認同,另一方面是好控制教會」。

他認為,國家主席習近平掌權以來,對宗教政策是逐步收緊,或者說外鬆內緊。「可以看出來近年一直在打壓和控制基督宗教,破除各教派的影響力。就此而言,我一直對中梵簽協議不抱任何幻想。」

除了溫州教區,同省杭州教區的教堂也安裝了監控器。溫州教友若瑟指出,「這不是新聞了」,是去年九月杭州舉行二十國集團峰會時期之事。另一消息人士指出,當局表示有關措施是為了「反恐」。

攝像頭監控越趨普遍

另據位於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報道,同省寧波市奉化溪口基督教堂已於一月由公安局和統戰部聯合安裝監控器。有知情者向他們透露,不僅溪口,「浙江幾乎所有政府教堂都已安裝監視器」,目的是監視牧師的講道、教徒的數量和各種舉動。

實際上,當局近年收緊社會治安控制,在教堂範圍安裝攝像頭在其他地方也很普遍。江西省餘江教區一位地下教友說:「別說活人,我們的曾景牧主教死後墓地都同樣安裝了監控。」

另一天主教徒網民則指出,基本上新建或整修過的教堂外面都有監控器,以便於管理。

對於溫州目前的處境會否影響中梵對話,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主任馮一鳴代表湯漢樞機以英文書面回應天亞社表示:「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並沒有參與中梵對話中的任何工作小組或委員會。任何的忖測都是不適當的。」

馮一鳴又說:「監控措施或限制了堂區的活動。即使這些監控措施懷有敵意,它不會阻礙我們對天主的信仰。」

http://china.ucanews.com/2017/03 ... %E7%9B%A3%E6%8E%A7/
雲海:咁我都加多幾句啦,話說幾年前我去上海特登去徐家匯大教堂參觀,當地人已經同我講,教堂裏裏外外甚至轉彎角都被中共宗教局裝曬閉路電視!而家逐間逐間教堂裝,香港啲好正義嘅天主教、基督教、聖公會人仕出下聲啦!

ps 反美女與野獸就上晒頭!真係打擊佢哋宗教信仰就縮頭!

https://www.facebook.com/CHANWANHOI/posts/1453840531324743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