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犯

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犯及政治犯。佢係典型既良心犯同政治犯。佢因為幫香港人力拒共產黨對香港的破壞,力保香港的民主自由,因此屢屢受到共產黨及建制派的迫害。黃之鋒係基督教既驕傲。相反,共產黨就好下流!
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犯及政治犯。佢係典型既良心犯同政治犯。佢因為幫香港人力拒共產黨對香港的破壞, ...
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1/6/9 06:55
抱歉尔漏了1字
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
“圣经”煽动颠覆:例:启示录19:18為要吃_君王_的肉、軍官_的肉◇以西结39:18喝地上首领的血◇詩篇136:17称谢那击杀大_君王_的◇哥林多前15:24基督把所有的统治者、掌权者和有能者都毁灭◇申命记7:24又要将他们的_君王_交在你手中,你就使他们的名从天下消灭。……直到你将他们灭绝了◆煽动分裂:例:但以理2:44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1/6/9 17:11 編輯

狙击邪教【基督教】常常不知羞耻说自己代表民主自由,。。。。。
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犯及政治犯。佢係典型既良心犯同政治犯。佢因為幫香港人力拒共產黨對香港的破壞,力保香港的民主自由,因此屢屢受到共產黨及建制派的迫害。黃之鋒係基督教既驕傲。相反,共產黨就好下流!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1/6/9 06:55
请问基督教圣经《基督教最高经典》有哪是民主自由???,。。。。。

天主【虫虫蛀 = 基督//////上帝【tag,太平天国'S 拜上帝会】】,吩咐于聖經▼
例如 - 路加福音 19:27 >>至于我那些仇敌,就是不愿意我作王统治他们的,把他们拉到这里来,在我面前’”



参考。。。。。。;;;;;;;;;;无需看,不应看



信耶穌要讀聖經,好悶- 基督宗教- 離教者之家https://exchristian.hk › forum › viewthread

2021年1月19日 — ... 【谢谢爷爷】旁觀者發表於2021/1/20 02:53 ...
有人質疑聖經時,
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傳銷就會以四「福音」書為準



約書亞記好像是舊約,不是新約,不算數。
尊贵的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1/4/20 06:33



基督教会 ;;;;;;;;;
https://exchristian.hk/forum/viewthread.php?tid=13744

忠於基督


我們宣告,

耶穌基督

是教會

唯一      的      元首      和

唯一     

作為上帝話語和啟示的

《聖經》,則是教會一切信仰規範、倫理辨識和待人處事的最高權威



基督教真偉大!耶穌真偉大!

耶穌基督是個大救星,共產黨是個害人精。

耶穌基督大獲全勝,共產黨一敗塗地。

耶穌基督節節勝利,共產黨全軍覆沒。

共產黨是全世界最大的邪教!

消滅萬惡共匪,取得偉大勝利。

信耶穌基督,得民主自由,打敗共產黨,香港一定得。
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犯及政治犯。佢係典型既良心犯同政治犯。佢因為幫香港人力拒共產黨對香港的破壞,力保香港的民主自由,因此屢屢受到共產黨及建制派的迫害。黃之鋒係基督教既驕傲。相反,共產黨就好下流!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1/6/9 06:55
基督教;;;;;;;;;

用人权

来夺权
“圣经”煽动颠覆:例:启示录19:18為要吃_君王_的肉、軍官_的肉◇以西结39:18喝地上首领的血◇詩篇136:17称谢那击杀大_君王_的◇哥林多前15:24基督把所有的统治者、掌权者和有能者都毁灭◇申命记7:24又要将他们的_君王_交在你手中,你就使他们的名从天下消灭。……直到你将他们灭绝了◆煽动分裂:例:但以理2:44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
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犯及政治犯。佢係典型既良心犯同政治犯。佢因為幫香港人力拒共產黨對香港的破壞,力保香港的民主自由,因此屢屢受到共產黨及建制派的迫害。黃之鋒係基督教既驕傲。相反,共產黨就好下流!
只有力拒基督
才能力保全国
“圣经”煽动颠覆:例:启示录19:18為要吃_君王_的肉、軍官_的肉◇以西结39:18喝地上首领的血◇詩篇136:17称谢那击杀大_君王_的◇哥林多前15:24基督把所有的统治者、掌权者和有能者都毁灭◇申命记7:24又要将他们的_君王_交在你手中,你就使他们的名从天下消灭。……直到你将他们灭绝了◆煽动分裂:例:但以理2:44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1/6/9 17:55 編輯
基督徒黃之鋒是香港的良心犯及政治犯。佢係典型既良心犯同政治犯。佢因為幫香港人力拒共產黨對香港的破壞,力保香港的民主自由,因此屢屢受到共產黨及建制派的迫害。黃之鋒係基督教既驕傲。相反,共產黨就好下流!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1/6/9 06:55
基督教,最没资格说民主自由,

问 ,
基督教徒屠杀杀杀杀斩尽杀绝美洲原住民【满门抄斩印第安人】时 。。。。。。給了他们什么“民主自由,”???
基督教血腥史及其在華傳播的巨大危害? - 基督宗教- 離教者之家https://exchristian.hk › forum › viewthread
離教者之家本帖最後由leefeng 於2021/5/3 00:33 編輯幫人傳播基督教,你可知道 ...
人皮时兴奋得手舞足蹈,

北美匪帮追杀印第安人时就像打猎一样心安理得,​ ..
“圣经”煽动颠覆:例:启示录19:18為要吃_君王_的肉、軍官_的肉◇以西结39:18喝地上首领的血◇詩篇136:17称谢那击杀大_君王_的◇哥林多前15:24基督把所有的统治者、掌权者和有能者都毁灭◇申命记7:24又要将他们的_君王_交在你手中,你就使他们的名从天下消灭。……直到你将他们灭绝了◆煽动分裂:例:但以理2:44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
耶穌大讚
(1)
耶穌讚(1)

尊本大悲觀音所化身,歷劫為眾到處變其形,
在周中國靜藹作犧牲,肉挂松林勸人發大心,
血變白淨踏者已往生,捧心西逝悲壯勝於尊,
供尊供盡一切大悲僧,供尊圓供觀音大精神。

諸佛菩薩何止恆河沙,歷劫為眾犧牲最堪誇,
然論為世所知極普遍,莫有能逾耶穌十字架。

(2)
十字架讚

諸佛菩薩何止恆河沙,歷劫為眾犧牲最堪誇,
然能為世所知極普遍,莫有能逾耶穌十字架。
十字橫枋橫超於十方,十字豎枋豎窮三世藏,
十字上方上承天主生,十字下方下代眾生亡。

(3)
耶穌祈請頌(2)

天主為父童貞女為母,為眾生生又為眾生死,
死已復為眾生而復活,大悲觀音化身無分別,
豎窮三世橫通於十方,十字架上大悲事業彰,
佈施之首持戒之寶藏,忍辱之尤精進之大樑,
禪定之頂般若之康莊,惟尊標榜人天之義方。
菩薩乘基漸趨於金剛,體貼帝心護教長熾昌。
願承慈力助我廣弘揚,神通具足起尸而開盲,
歐風美雨齊歌三寶章,統率全球組成一佛堂。

陳健民瑜伽士造

大悲觀世音菩薩摩訶薩讚
陳健民瑜伽士造

敬禮    無異千手千眼大悲觀音貢噶上師前
敬禮    三世諸佛悲心總集體前
敬禮    大悲勝海諸護法守者聖眾前

感應周遍一切時與處,未見先遇于夢境光明,
膜拜尊前與大悲無異,既見如故首當讚師尊。
羯磨杵相親睹尊脊現,法王夢中懸記根本師,
二足獅子與龍為莊嚴,應在弟子首當讚師尊。
化現賢劫千佛一切尊,喜樂密時四座金剛持,
乃至悲淚示現度母尊,憫眾難度甚至粉碎身。
威力變現十一面觀音,千手千眼感彌陀為頂,
蓮師貢師無分至于今,順緣增上令行者成就。
化現六臂大黑天尊身,逆緣增上令行者精進,
化現自在天王之魔軍,身業功德變現復變現。
帝網重重譬喻所難盡,變普賢身而出文殊舌,
上承四維上下諸佛力,難以敬讚大悲觀世音!
哀我小子欲讚何能盡?南贍部洲除彼已聾者,
何處何人不聞六字明?六魔六病六障皆摧毀,
六害六曜六毒悉除盡,六劫六關六惑都消滅,
六種悉地無礙而證成,六道皆證佛六道次身。
無始以來多少諸行者,無論智愚念此已往生,
直至佛法最後將滅時,此六字明不斷在人心。
盡一切經一切勝真言,功德殊勝能普三根者,
更無有逾六字大明恩,豈僅念者可以得超昇,
聞者遇者見者毀謗者,緣俱義利無有不蒙恩!
大悲長咒感應久昭著,解脫諸難早經古人傳,
乃至其他變現諸真言,一一無非悲心之結晶。
語業功德變現復變現,地水火風大明音周遍,
變普賢身而出文殊舌,上承四維上下諸佛力,
難以敬讚大悲觀世音!哀我小子欲讚何能盡?
事業變現三十二應身,無貴無賤無分富與貧,
無善無惡但得一心信,莫不恩蒙大悲觀世音!
水火刀兵瘟疫與飢饉,病魔罪障一切所出生,
聞聲救苦大悲觀世音!行者所求無緣同體悲,
乃至五智卅七菩提分,無不滿願大悲觀世音!
密智母與四方四空行,能令行者大樂無方分,
無不相應大悲觀世音!任何行者修空或其他,
悲心不生無有成就分,空悲無二大悲觀世音!
一切諸法本來觀自在,如尊所入般若門甚深,
不增不減心佛同眾生,不生不滅不垢亦不淨;
諸古德輩遠朝西竺時,遇難得救唯依此心經。
妙理契合無緣大悲心,以空即色悲願無窮盡,
以色即空無明無無明,令眾度厄復得全慧命。
深恩重重何時得相應,空悲雙融與尊同一身?
心業功德無盡復無盡,彌高彌堅似遠還似近,
變普賢身而出文殊舌,上承四維上下諸佛力,
難以敬讚大悲觀世音!哀我小子欲讚何能盡?
末世眾生難調更勝前,我發如尊無緣大悲心,
何日得具與尊同體德?殷重啟請大悲觀世音!
世間自在三十大願文,我愧無德至今未圓成,
願尊破格大悲以攝受,令我大悲大智大力生,
度盡六道莊嚴大悲心,迫不及待悲淚不能禁,
頂禮祈求大悲觀世音,願垂加被自他速圓成!

leefeng唔出聲,證明leefeng無能!
本帖最後由 上流寄生族 於 2021/6/9 18:08 編輯
耶穌大讚
(1)
耶穌讚(1)

尊本大悲觀音所化身,歷劫為眾到處變其形,
在周中國靜藹作犧牲,肉挂松林勸人發
... 陳健民瑜伽士造
谢谢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1/6/9 17:56
首先谢谢请问是不是反动陳健民【扮非基督教】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5%81%A5%E6%B0%91_(%E7%A4%BE%E6%9C%83%E5%AD%B8%E8%80%85)
香港新教徒
“圣经”煽动颠覆:例:启示录19:18為要吃_君王_的肉、軍官_的肉◇以西结39:18喝地上首领的血◇詩篇136:17称谢那击杀大_君王_的◇哥林多前15:24基督把所有的统治者、掌权者和有能者都毁灭◇申命记7:24又要将他们的_君王_交在你手中,你就使他们的名从天下消灭。……直到你将他们灭绝了◆煽动分裂:例:但以理2:44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
此陳健民並非香港之陳健民。

香港之陳健民教授係基督徒。

但此處之陳健民為漢族金剛上師陳健民瑜伽士,為湖南人,生於1906年,卒於1987年。
陳健民瑜伽士及他的弟子林鈺堂博士皆說,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基督徒與爭取民主自由 20111204
黃之鋒 Joshua 寫於 2012年1月14日 22:22 ·

聽到今天的言論,難得考完試,借機會寫寫我對基督徒爭取民主自由的看法,其實早有不少文章談及類近話題,數量也算是多不勝數,無論如何也親身寫一寫個人看法,總好過每次也copy別人的文章。 (Tag人數有限,請見諒)

由嬰兒還在母親的肚內起,我就參加了教會聚會,全因爸媽也是熱心於基督教信仰,兩歲的生日禮物就是一本幼兒聖經,爸爸在客廳存放與釋經宗教屬靈異象使命宣教復興的書籍多達數千本以上,我絕對是在基督教家庭長大。

父親十分投入教會事奉,他十分著緊香港和中國的福音遍傳和宗教復興運動,故此經常向我提及香港和中國的社會概況,更教曉我一個基督徒應有的使命。

從六、七歲起,爸爸就帶我探訪基層家庭、板間房和社區的商鋪,他告訴我要關心社會上被遺棄的一群,他們一生也未聞福音,生活十分孤獨和困苦,作為基督徒的,不可以坐視不理,只是顧及自己生活圈子內的人。

還記得爸爸經常在家播放記錄片 《十字架耶穌在中國》,他總看得眼泛淚光,片中講述中國家庭教會在文革至今數十年來的變遷。當中家庭教會信眾雖急劇性地以億計的增長,卻經常被共產黨打壓批鬥,他們越被打壓,意志就越發堅定,繼續對抗中共霸權。

—  踏上社運路 — 個人經歷與理念分享

當然人家常說在教會家庭長大的兒童很易將基督教變了「第二手信仰」,我也曾有類似經歷,幸好在初中找到自已信仰的意義和核心價值,也知道自已為何要返教會和為何而活之類,在教會參與不同事奉,教會是我另一個家。

後來中三起參加遊行集會,在教會知道有持著不同意見和立場的弟兄姊妹在議論我參與遊行的行為,當然有支持也有不滿意的,這也十分合理,一個圈子裡總有人的意見和觀點與你有不同之處,我也處之泰然。

只因我知道我自已將星期六由兩點至六點的崇拜小組放在生活中的第一位,考試照返崇拜小組,有遊行集會不參加,甚至暑假搞學民思潮遊行抗議國民教育獨立成科,週六要與各政黨領袖議員共同相討遊行對策,我也全部推了,只因我覺得我每個週六也應毫無保留交給上帝。

誰叫我參與社會運動的觸發點是信仰,沒有信仰,我絕不會走上街頭,沒有信仰,我絕不會參與社會運動,沒有信仰,我根本不會意識到我們應該尋回那個人根本的價值,肯定每個人也是平等,也是上帝所愛,也應該受平等待遇。

曾有人問我在社會運動與信仰之間,你會選擇那一方?當然在時間管理上,週六我會全然交給教會聚會小組組長訓練活動會議之類,週日則留給社會運動。但在整體而 言,其實根本上談不上選擇那一方,作為基督徒,人家問及你認為傳福音關心身邊的人還是禱告重要,你會如何回答?在我而言,我可以說,我參加每一次的社會行 動,從不違反聖經真理。

今天在二百多人聚會聽到如此言論,我當然感覺不愉快,那不少目光轉向你的時候,感覺真的很難受,我十分討厭那種感覺。今次我相信講者絕對不是存心責備我,只是道出她一直以來對信仰政治宗教的看法吧,甚至那講者應該也不認識我。當不少人將目光投向我,也 不會怪責他們,誰叫他們想起「遊行示威」就想起我。

我真的難以想象爭取宗教自由、信仰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居然會被評為築起巴別塔者。我想我有也應該說我對該話的看法吧?曾想過只在面書打上「我不喜歡今天的聚會」以表明我的心聲則算了,但我想只是單方面道出個人感受, 卻不解釋不喜歡的原因,未免過於不負責任,至少我要解釋我不喜歡的原因吧,故次撰寫得較長段落,以向各人表明我的想法。

「讀書不應搞社運」、「小心安全不要參與遊行」、「遊行如此激進不好參加吧」、「要聽從神禱告就可以吧」、「要懂感恩不要有不滿嘛」、「這很激進很偏激不謙 卑」聽過不少次,甚至在背後說也聽聞過,每隔一兩個月就會聽到類似言論,我真的受夠了。要議論又不當面找我私下談,何必以偏概全想呢?激進?我至今也只是參加遊行集會而已,甚麼反高鐵包圍立法會公民抗命塞馬路我也從沒參與,我也承認我在社會議題上走得較前,「激」不是不好,至少我有「激情」相信社會可以有 改變,如果你以個人感受單方面認為參加七一遊行,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也叫激進偏激的話,我也無話可說。

一直以來參與遊行的人 士,無論年紀和學歷高低,一向有不少例子在教會與牧者或教友因不了解而不歡而散,之後轉教會,轉教會又遇到同樣情況,慢慢則對基督教存著負面甚至厭惡的感 覺,更甚是反基督教。坦白說,如果一個初信數週的信徒聽到如此言論,早就立即離開了教會。幸好我在信仰上的根基絕不是建基於與誰人的關系,而是建基於上 帝,也感謝我爸媽也在旁一直鼓勵著著我參與社會運動,並以聖經向不同人解釋,否則我受到的打擊會更大。

有人問為何要爭取民主自由,對基督徒而言最切身的答案則是:「沒有民主自由,你根本沒機會信奉基督教」。中國一向不是民主自由的國家,相信沒人反對吧?中國基督徒的信仰生活是如何的?他們被迫於「地下家庭教會」偷偷聚會,法例禁止信徒在街上傳福音、會友參加聚會要被打壓,甚至有牧師講道後被抄家並關進監獄,一個不容許言論自 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信仰自由的國家對待信徒則是如此,在香港享受著宗教自由的基督徒,你渴望過著如此的教會生活嗎?

另 一角度,聖經說人不是完美,人是有罪的,那自然人構思的東西也絕不會是完美吧?我絕對可以肯定,民主絕不是完美的制度,也有一定的漏洞,但在眾多政治制度 之中,相比起獨裁等制度(請參考北韓),民主絕對是眾多政治制度中最好的制度,如有人想到更好的政治制度,我也絕對歡迎你向我提出。最有趣的是有基督徒問我,為何不爭取「神治」社會,以神權管治社會?其實…..這可行嗎?在現今社會你如何叫到耶穌下來做特首呢?聖經好端端叫人類管治大地,我們卻叫耶穌 下來管治大地,會否有點不合情理呢?聖經說上帝是完美的,假若叫到耶穌到世上管治人類,那即是天堂了,那沒民主我也覺得沒問題呢,天堂不需要民主,因上帝是完美;地上需要民主,因人類有罪。

計多朋友或會以「神治」來批判「民主」,認為「人權」不應蓋過「神權」,這我是認同 的,但我們必需回到現實。現實是我們行不出神治,而在地上不應出現神治。政治的現實是我們在管理基督徒,同時也在管治不信的人,而我們沒有辦法改變這個現 況;而且神治的美好國度是我們要在天上得的賞賜,那怎能在地上得到呢?所以現實是我們必需從不完美的許多系統中選擇一個較完善的。那麼云云政制中,怎知道 神喜悅那一個呢?最誠實的答案是,不知道。這一個選擇只是基於人類智慧和經驗,但我們要記得,神根本不會特別喜悅那一個制度,因為重要的是人怎樣操作它, 怎樣在當中彰顯神的品格。

ok,必然有朋友會說耶穌的一生專注的不是政治而是心靈的拯救,而且我們都知道救世主一度被認為是政治解放者,所以我們對於耶穌無干政事的印象十分強烈。我們不妨看放下對政治的既有感覺,嘗試把它當做一個普通的工種看待,再想想「不是所有信徒都要做傳道人」的道理,我想你開始能夠明白。然後我們必需去想一個問題:在WWJD(what would Jesus dose)和WWNJD(what wouldn’t Jesus dose)之間,在「耶穌會做」和「神絕對不會做(指神絕對的教導和旨意中犯罪的事)」之間是否有很多事呢?這些事雖並不是犯罪,但耶穌不會去做,所以很 多人會去批判這些事,包括參與政治。但這些事難道就等於有問題?一個簡單的例子是,耶穌令人「生命得的更豐盛」的層次在於心靈,那麼做一個發明家,在物質層次幫助人,難道就是不應當的嗎?我想「基督徒應否參與政治」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因為神為每人那獨特的計劃,我們不需再問「應」或「不應」。

其實參加社運以來受到的閒言閒語絕不好受,我因信仰而參與社會運動,則被信仰批評我把自已看高於神,我明白到不是每一位信徒也可以接受我的看法,甚至有網友因本文而對基督教反感,但我盼望則是將我在信仰歷程中遇到的問題道出來。正如如果我提出教會在傳福音和關心社會不夠積極,只向內聚不向外展,可能有非信徒 因認同我的看法而對基督教不滿意,但難到因此我就不應道出我的看法嗎?我但願我真心說出我的感受不會被人評為「不順服」「不愛主」「不謙卑」「不忍耐」 「不聽從」,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因參與遊行被教友誤解而離開教會,甚至從此憎恨基督教。

想對一眾參加社會運動而因被誤解而討厭/離開基督教的朋友們說,盼望你們諒解人也不是完美,基督徒也不是完美,我作為基督徒也明白我們自身的不足,請你們了解到除了林瑞麟、曾蔭權、唐英年是基督徒外,社會上一樣有基督徒會為公義發聲,站在前線,渴望民主自由人權法治,與你們一同堅守著社會的核心價值,我請求你們原諒,即使對曾傷害你的部份人反感,也不要對基督教反感,請明白信仰的本質不是如此。

最後用以前曾撰寫的三千字文章 — 踏上社運路的段落作總結:

既然基督教經常強調基督徒在社會中的職責,為何教會圈子中,無論崇拜、小組、講道、查經,我們總是甚少討論社會議題?尤其不少教牧同工執事一聽到「政治」, 就感到複雜難懂深奧敏感,心中暗自搬出「政教分離」一詞來推辭討論。實質「政改分離」指教會和政府的權力不應結合,以免教義因政治因素而偏離,其實這與教 徒能否討論政治毫無關係。

基督徒,不應再與以往一樣,以所謂「政治中立」、「政教分離」的借口漠視社會,轉化社會是上帝給每個基督徒的使命,基督教教義與社會運動實在釋釋息息雙關,基督徒除了「坐」在教會聽道、查經、禱告外,還可以「走」上街頭傳福音和參與社會事務。

在香港社會的公共空間,基督徒總沒甚麼代表性,例如政界商界有否沒有基督徒站出來發聲?教會在面對社會事務如政改方案、財政預算案、六四事件,有沒有一些指引,供教徒思考,甚至有一定的立場?香港基督徒總被非教徒評為「不食人間煙火」、「只懂躲在房內獨自禱告」等。當然,部份教會的情況已比十多年前有顯著的改善,至少在傳福音和扶貧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但我想,教會的社會價值不單如此,應有更宏大的理想。

最後我想講,我依然十分愛BIG,十分愛FOCUS,十分愛救恩堂。
2014年7月10日  ·
黃之鋒:基督精神,帶我走上街頭

小時候有讀寫障礙、記憶力差,跟不上同學,背一首〈再別康橋〉,人家花兩小時,我花八小時,也只得五十幾分。爸媽都是愛書人,媽媽從小陪我背默書,讓我明白「看書得到的東西是自己的,你能帶它一輩子。一本書有一點可改變你的思想,就很好了。」中二時燃起了政治熱情,一口氣讀了二十多本書,讀馬嶽、練乙錚、陳雲,不同立場都讀。從那之後,我的讀寫能力大有進步,成績也趕至中上。

教會是我另一個家。還在母親的肚裡,我就參加了教會聚會,兩歲的生日禮物就是一本幼兒聖經。爸爸在客廳存放釋經宗教相關的書籍多達數千本,我是在這樣的基督教家庭長大。

從六、七歲起,爸爸就帶我探訪基層家庭、板間房(不是套房的小隔間房間)和社區的商鋪。他告訴我要關心社會上被遺棄的一群,他們一生未聞福音,生活孤獨和困苦,做為基督徒,不可以坐視不理,而只顧及自己生活圈子內的人。父親十分投入教會事奉,非常關注香港和中國的福音遍傳和宗教復興運動,因此常講香港和中國的社會概況給我聽,更教導我一個基督徒應有的使命。

事情一定是如此嗎?

還記得爸爸經常在家播放記錄片 《十字架耶穌在中國》,他總看得眼泛淚光。片中講述中國家庭教會從文革至今數十年來的變遷,信徒雖以億計急速增長,卻經常被共產黨打壓批鬥。他們愈被打壓,意志就愈堅定,繼續對抗中共霸權。

深刻的童年回憶不禁令我心存兩個疑問,為何我的生活如此充足,但不少港人的生活十分艱難?為何我在香港可以享有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但中國就不可以?我不禁在心中怒吼:「一定是如此嗎?」

人家常說在教會家庭長大的兒童很容易將基督教變成「第二手信仰」,我也曾有類似經歷。我從小上教會,也熟讀聖經故事,但小六到中一將近一年多的時間,我也曾困惑,不明白為何要上教會?除了認識上帝的愛,我還可以學到什麼?聽聖經故事對生活有什麼實際用處和影響?小學時,教會跟我們講完聖經故事,就不再多做解釋。

但中學時,教會的課程讓我終於可以和牧師、主講人談,分享疑問與難處,他們會耐心跟我解釋。我才慢慢明白,做為基督徒,不只是去感受耶穌如何愛我,也要去找到自己的使命,對世間做出貢獻。除了讀經、上教會、祈禱外,還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好比在學校,不僅要當好基督徒也要當好學生,就算成績沒有很好,也願意去努力。

我的策劃、組織、交際能力都是從教會生活中培養。社運時發傳單、搞活動、四處宣傳,跟我在教會做的分別不大,得心應手。父母把我當做二、三十歲,給我很多自由,讓我選擇我想選擇的事物。

後來中三起參加遊行集會,在教會裡知道有持不同意見和立場的弟兄姊妹在議論我參與遊行的行為。有支持的人就有不滿意的人,這十分合理。一個圈子裡總有人的意見和觀點與你不同,我也處之泰然。

只因我將週六由兩點至六點的崇拜小組放在生活中的第一位,就算考試、有遊行集會也照樣參加崇拜小組,把每個週六毫無保留交給上帝。誰叫我參與社會運動的觸發點是信仰,沒有信仰,我絕不會參與社會運動;沒有信仰,我根本不會意識到我們應該尋回個人根本的價值,肯定每個人也是平等,也是上帝所愛,也應該受平等待遇。

做事要考慮的只有該不該做

我父母總教我們,做人要有使命感,不需畏首畏尾,自己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是無愧。危險無所不在,既然找到自己的路,覺得是好的、對的事,就做吧。將來,你不會猜得到的。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做一件事,不是先去考慮後果或最終結果,而是那件事應不應該做。

即使我很渺小,我依然可以用自己的一分力,為香港爭取更美好的前景。雖不敢保證一次遊行之後,事情馬上就改變——那是不可能的。但任何改變,都是從一小撮人發起,將來的結果沒人知道,最重要的是更多人有這抱負,更多人勇於走出來,自然會有改變。
願榮光歸香港

作詞:t, 眾連登仔    作曲:thomas dgx yhl
編曲:t, bp, clk, oct tad

何以 這土地 淚再流
何以 令眾人 亦憤恨
昂首 拒默沉 吶喊聲 響透
盼自由 歸於 這裡

何以 這恐懼 抹不走
何以 為信念 從沒退後
何解 血在流 但邁進聲 響透
建自由 光輝 香港

在晚星 墜落 徬徨午夜
迷霧裡 最遠處吹來 號角聲
捍自由 來齊集這裡 來全力抗對
勇氣 智慧 也永不滅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Sing Halleluyah to the Lord

Verse 1
Sing Alleluia to the Lord

Sing Alleluia to the Lord

Chorus
Sing Alleluia
Sing Alleluia

Sing Alleluia to the Lord

Verse 2
Jesus is risen from the dead
Jesus is risen from the dead

Verse 3
Jesus is Lord of heav'n and earth
Jesus is Lord of heav'n and earth

Verse 4
He’s coming back to claim His own
He’s coming back to claim His own
推倒高牆—香港青年領袖黃之鋒的信仰歷程
懇求主帶領我們,引領我們無懼的走向那一條青年基督徒公民該走的革新之路。
關鍵字:
作者/Samantha (台南東門教會青年)

外界很難相信,現年19歲的黃之鋒投入公共事務已經有4到5年的時間了。10月25日長老教會紀念宣教150周年系列活動,在台南神學院舉辦青年論壇「現在是我們的事了」,我才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與他接觸。眼前這名纖瘦的男孩,走上台時不似私底下與人交流帶有靦腆,儘管他一再強調他普通話說得不好,演講時參雜的香港口音並不妨礙他與現場聽眾的溝通,在場者都可以感受到他願意委身去翻轉社會的強大能動力。小小軀體中說出的字字句句都帶有重量,撼動台下聽眾。

深受基督教信仰影響

黃之鋒因數次帶領香港民眾關心政治權利,在2014年成為美國時代雜誌選出的年度風雲人物,也是富比世雜誌所評定的World Greatest Leader。他生長在一個信仰根基深穩的家中,父母都是虔誠基督徒,從小他就會跟著家人同上教堂做禮拜、探訪社區基層家庭,一路上他就學的學校,也都帶有宗教背景。長期處在福音環伺的狀態中,他說他早在6歲那年就決志這一生要成為一名基督徒。

除了原生家庭的信仰紮根外,黃之鋒求學的過程中,一路上也都在教會學校接受教育。除在周末時在教會擔任小組長,他在學校也積極參與團契侍奉,兩者內外互補下,深耕出他對基督信仰中愛與公義自有一套新眼光的詮釋。

儘管在求學的路上,他走得並不順利,患有閱讀障礙的他,起步走得比他人顛頗,但也正是因為這份信仰與愛無時無刻陪伴著他,他克服了艱難,現在反而走出一條屬於他自己的道路。

14歲就關心社會議題

正當絕大部份台灣學童,還處在考卷與升學壓力下,黃之鋒說他14歲那年,就開始關注到香港內發生的社會議題。香港土地本就有限,一家四口擠在3-4坪的小空間生活是司空見慣的事。新自由主義主導的市場經濟導致貧富差距越演越烈,2008年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更是讓這狀況雪上加霜,越來越多人再也負擔不起過高的房價;當然這事並不只在香港發生,台灣也在這波全球不景氣中遭到衝擊,多少人因此失業、多少家庭失去了原本安穩的生活,甚至可以說,這種無法保有最基本居住能力的事情,當今也成為捍衛普世人權價值的團體須面對的嚴峻議題。

這次因著長老教會宣教150年,黃之鋒受總會青年事工委員會之邀,來台灣分享他作為一個青年基督徒,如何透過行動去實踐深藏在心中的信仰價值。「是否去教會參與讀經還有參加團契,就像一個聖潔模範的基督徒了?」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聖經中教導我們的好行公義與關懷鄰舍,又該表現在哪一項信仰行為上呢?是靈修嗎?還是查經呢?是禱告嗎?又或者是敬拜呢?這個問題挑戰了在場聽眾們對基督徒的想像。但我想,大家心中都有個底:停留在教堂內信仰生活,很難達到關心社會與實踐公義的果效。

把眼光轉向教會高牆之外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馬太5:13-16 )耶穌用了最常見的兩樣事物形容基督徒在地上的生活,「鹽」和「光」雖平凡,卻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東西,無論貧窮人或富裕者,少了它都會為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這個比喻告訴我們基督徒雖平凡,但卻在世界中扮演重要角色。因為屬世的社會存有太多的暴力、不公義、不憐憫每日在上演,主需要我們將信仰價值行在身上、實踐在社會、帶往世界。

作為青年基督徒,我們的無私奉獻精神,不該僅止於教堂內,在高牆內打造一個完美無缺的屬靈生活。我們應該把眼光轉向牆外、面對社會,當面對社會體制結構性的不公義時,我們需要採取行動,需要集結大家的能量去對抗、去改變這個不公義的結構。

以靈性為基礎與世界對話

當今教會存在於社會之中所面臨最大的困境就在於,兩者之間有太多的不同,而處在處在牆內的人們,總想著用自己的界限去限制另外一方的行動,兩者間無法達到有效的溝通,自然無法為雙方的處境帶來更新。21世紀的基督徒陷在兩個盲點中,第一個盲點是,我們太糾結於不想與世界脫節太多,因此我們急於想將外界好的繁盛帶入教堂之中,與我們相結合,因此急於求功利,但卻未曾考慮適宜性,這是我們想像中的美好。而另外一個盲點,則是我們把世界想像的太壞,因此我們試圖將我們自身的價值觀拿來限制牆外的人,我們試圖將聖經的教導訓誡,普一適性的用在全人類身上,而不去思考這樣強力的宗教施壓會帶來怎樣的社會反感與反動。

黃之鋒的演講,正好打破了現在台灣社會對一些議題的分歧對立的狀態,他懇切地告訴我們基督徒該做的是轉身面對社會,走出教堂的封閉屬靈世界;當然,這並非說基督徒的靈命養成是不重要的,而是這些靈性造就是作為我們行動的基石;當我們走出我們的象牙塔後,我們自然感知到世界的缺陷,為了挽回創造的原始之美做出補救。

「沒有人可以取代上帝判斷公義,只有祂才是全知全能的神」、「基督徒不該消費上帝」;黃之鋒的提醒至今仍言猶在耳,不斷迴盪在我心中;對比台灣實況,社會的分歧不正是來自於出於這種個人性判斷嗎?難道人的能力會超過神,難道我們的眼界大於天上的父嗎?會不會我們自以為的行公義,其實在不經意之中也消費上帝,消費了我們的基督徒的福分。作為基督徒本來就是在走一條苦路上,我們必須時時刻刻反省,我們參與在社會中有沒有做了神所不喜悅的事、有沒有假借基督知名徇私己利。

勇敢走向革新之路

投身公民運動,走上抗爭之途,黃之鋒說他也有過擔憂、有過恐懼。這名未滿20歲的青年,他也曾因為害怕賠上自己、受到刑責,灰心受挫想過離開社會運動圈,好好回到學校專心念書,但因著太愛所成長的那片土地,加上相信時間會站在年輕人這邊的信念,他無法就此罷手,不願眼睜睜看著不義政權強取豪奪人民應有的權利。他決心翻轉香港的選舉政治,提出調降選舉年齡層,期待更多年輕人能關心政治、能出來參選,真正將公民力量帶入體制內,而非停留在在體制外抗議。

黃之鋒感謝父母對他的支持與信仰觀養成,更期許他自己能在有限的時間與能力之下,成為影響香港革新的一份子。

是啊!聖經的話與該成為我們行到的磐石,好叫大有能力的上主成為我們的幫助。也希望在台下的年輕人,能擁有像他一般的勇氣,奮而全力將美善的果實結出,結在自己身上,結在社會中,推倒不公義的高牆。懇求主帶領我們,不單單只是賞賜我們心中的平安,更多的是在這片我們所愛的土地上,引領我們無懼的走向那一條青年、基督徒、公民該走的革新之路。
我決不讓耶穌向習近平低頭
林淳軒
2017年8月24日

香港——從16歲起,我就想成為一名牧師。我在香港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這促使我依照聖經的原則生活。我受的教育是愛鄰如己,以及所有人都是依神的形象創造的。

在這些關於愛與平等的教義激勵下,我進入香港中文大學修習神學。過去六年裡,我在自己的民主行動中也貫徹了這些教誨——正是因為這些民主行動,下個月我可能會遭到監禁,並且被永久禁止成為牧師。

我個人的困境是無關緊要的,但它恰如其分地說明了中國共產黨是如何逐步廢除了「一國兩制」給予香港的自由。在習近平領導下,北京不僅干涉香港的政治自由,還侵犯了宗教信仰等最為個人化的自由,這屬於一項更大的戰略,意在封鎖黨外任何形式的組織。

根據香港的《基本法》,我們擁有極大的自由。第二十七條給予城市居民「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二條給予我們「信仰的自由」,以及「宗教信仰的自由,有公開傳教和舉行、參與宗教活動的自由。」

香港《基本法》堅稱這些權利是「不可侵犯的」。但現實卻截然不同。就在上個星期,我的朋友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因為我們在2014年組織的和平抗議而入獄。儘管他們已經服過刑了。儘管那個指控—— 「非法集會」 —— 根本站不住腳。

我們越來越難以自由地表達自己的信仰。特別是在今年,香港的宗教信仰自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損害。對於基督徒來說尤為嚴重。

每年夏天,香港基督徒都會組織青年夏令營,成千上萬的青少年聚集在一起共享時光,跟隨基督搖滾音樂跳舞,學習基督價值觀。在一次這樣的夏令營的最後一天晚上,夏令營的領導對營員們說:「上帝會保佑中國繁榮昌盛」;習近平看重的基礎設施項目,也就是所謂「一帶一路」,是「上帝預備的道路」。然後這位夏令營的組織者公然聲稱,「一帶一路」將有助於傳播福音。

這種對基督教進行的不可理喻的利用,與我親身見證的一切是相符的。

2011年,時年17歲的我和如今香港最著名的政治活動家黃之鋒一起,用一整年時間創辦了一個名為「學民思潮」(Scholarism)的學生組織。那年我們的政府宣布了一個計劃,對教學課程設置進行全面修訂,將其變為相當於民族主義洗腦的強制性課程。「學民思潮」參與組織了抗議活動,這一「愛國主義」課程設置最終被取消。

那年夏天,我參加了這個城市最大的基督教青年營之一。我很想和營員們分享我的民主觀點,但卻目睹了青年營鼓勵年輕人自豪地宣稱自己是中國人,讓他們揮舞中共的旗幟,唱國歌,讚美「祖國」。

中國的官方信仰是無神論,因此中國領導層與中國基督徒之間存在很深的隔閡。在大陸,數百萬基督徒加入了地下教會,只要他們保持安靜,規模較小,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寬容。但在過去的幾年裡,事態已經在激化。從2014年起,浙江省政府開始實行拆除教堂頂端十字架的政策。這一政策很快演變成了拆毀教堂。中國基督徒抗議的唯一方式就是在他們的教堂遭到拆毀時舉行靜坐。

香港教區新任主教楊鳴章清楚地看出了政治風向。8月1日,在他成為主教第一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他多次強調了實用主義的重要性,說:「明知那面牆是硬的牆,我是否一定要撞上去呢?我不會。」他不僅沒有對教堂遭拆毀的浙江省教眾表示關切,反而服從黨的安排,並宣稱那些教堂是因為「關乎建築安全」的問題才遭到強拆。

去年,河南省農村的一位牧師及其妻子試圖阻止他們的教堂遭強拆,結果被活埋。但是對於香港主教來說,此案不是關於人權,而是關於違章建築的。「假若不是違反安全條例,當然不容許這事發生,但如果真的有地方僭建,政府要拆,我又不能夠因此說『自己都對,』」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事情已經很清楚了,香港主教雖然由教宗方濟各任命,卻在精神上唯習近平馬首是瞻。

在香港的六大主要宗教中,有五個已被中國共產黨牢牢控制。從最近的事件來看,黨已經快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將基督教也控制在手心。

我的最大願望莫過於成為牧師,在香港傳播福音,但是,如果這意味著讓耶穌服從於習近平的需要,我永遠不會這樣做。相反,我會繼續在香港爭取宗教信仰自由,即使不得不在牢獄之中進行。

當我們在洶湧而來的黑暗之海中尋求光明時,請你為香港祈禱。
耶穌大讚
(1)
耶穌讚(1)

尊本大悲觀音所化身,歷劫為眾到處變其形,
在周中國靜藹作犧牲,肉挂松林勸人發
...
諸佛菩薩何止恆河沙,歷劫為眾犧牲最堪誇,
然論為世所知極普遍,莫有能逾耶穌十字架。
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1/6/9 17:56
please reaffirm陳健民瑜伽士造?/THX.
“圣经”煽动颠覆:例:启示录19:18為要吃_君王_的肉、軍官_的肉◇以西结39:18喝地上首领的血◇詩篇136:17称谢那击杀大_君王_的◇哥林多前15:24基督把所有的统治者、掌权者和有能者都毁灭◇申命记7:24又要将他们的_君王_交在你手中,你就使他们的名从天下消灭。……直到你将他们灭绝了◆煽动分裂:例:但以理2:44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