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有理智有良心的人還怎麼可能做基督徒?

作者:周兆祥

1995年

印度西部高能量的小地方

應該只信自己的信仰

在一泓綠水的小湖邊,我和35歲的Theo背著沉重的背囊並篇慢慢步向小鎮的巴士總站,灰髮和滿臉黃白的鬍鬚令他看起來比我老得多。

他隻身上路,在髒亂的窮鄉僻壞鑽,有時做些苦工賺一點錢作盤川。為了盡量節檢,他許多時候乘又擠又臭的長途巴士通宵穿州過省。

我們興緻勃勃在談神學問題,分享見識。

此君向歐洲老家的修院告了兩年假,周遊列國,睜開雙眼看上主的化工,體驗紅塵實況,然後回去完成訓練,晉升神父。

「耶穌基督是不是你的救主?」我故意問。

他低著頭一邊走一邊想,歷時好幾分鐘,幾乎撞到一頭黃牛身上。(阿祥一談到這類問題,投契起來,周圍世界就消失不存在了,原來他也是這樣的人。)

「Yes。」他低聲緩緩慎重其事說,但馬上補充:「不過可不是我唯一的救主。Baba Brahman也是我的救主﹝按指本世紀印度某宗教大宗師﹞。」

我說:「你把兩人相提並論。」

「為甚麼不可以?上天(The Supreme)把真理透過各不同文化的高人啟示我們人類,在西方社會過去相當長時期,耶穌基督擔任了這個角色,在這個社會,Baba擔任同樣的角色。」

我說:「……。」

「我在Baba身上得到了上天的恩賜。毫無疑問,非常大的恩賜。」

我說:「但是耶穌主要不是人,而是神,祂原本是神,奉天父的差遣來到這個世上……。」

「不是這樣。耶穌是100%的人,他得到上天的結合,完成了在世的使命,才成為基督,功垂萬世,至今後多人透過他『得道』……。」接著他作了冗長的解釋,甚至說:在人類歷史上,透過耶穌而『得道』的人數,恐怕不及其他的聖哲多呢!

我說:「不過耶穌是神的一部分,天父的兒子……。」

「這是教會﹝按指天主教會﹞說的。教會不承認其他宗教的高人也出了力拯救眾生、法力無邊,這是這個教會的封閉、自傲、窩囊。現在許多天主教徒和神學家都開明多了、謙卑多了。」

我說完全同意他的觀點立場,他說:

「別管其他人怎樣信,應該信自己的信仰。」

我說:「你還說做神父?他們怎樣會容忍你?」

「教會轉化我,我也有份轉化教會。幸好不少人像我這樣想。」

我說:「將來你怎麼樣傳教?」

「就是這樣。教會不容我,我就去做印度教司祭好了,講Baba又講耶穌。」

我們緊緊擁抱。

     巴士載走了這位相識幾日的摰友,又是到了天堂才開開心心重逢吧?

今日教會異端當道

告別Theo之後48小時,偶然在一個髒又亂的都市商業區逛書店,買到一本我其實等待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書。

一口氣看完了:在鬧市的公園裡,簡陋的旅店燈下,飛回香港的航機上。書中每一個字,都好像上天對我打開了的心在啟示。

「有理智又有良心的人還怎麼可能做基督徒?」多年以來這個內心一個最大的疑團解開了。

這本書叫做《號召起來做異端》(《The Call to Hersey》),副題為《基督宗教的預言啟示、神授異能、人神靈奕成份》(《The Prophetic, Charismatic and Mystical in Christian Religion》),作者是英國當代神學家、聖公會牧師偉耶(Rober Van de Weyer)。他在書中肯定了我廿多年來的信念:

今天我們所理解到、經驗到的基督宗教

跟耶穌當年創立的宗教

相去十萬八千里

而且基督本人的言行

亦受到歪曲誤解。


全書由頭到尾都是講過去2000年基督宗教發展的歷史,提供各方面的史料與作者的分析判斷,說明何以今天各主流教會跟耶穌的理想主張相差那麼大,何以基督宗教到了20世紀非沒落不可。

偉耶在第一頁這樣開始介紹:

“大多數今時今日的基督徒都是異端分子,他們的信仰和態度,往往跟基督的教會開頭三幾百年時形成的正統教條大相逕庭。如果他們有機會接觸到不偏袒的介紹,知道教會歷史上幾位早年偉大的異端,例如阿里厄斯(Arius)、佩拉奇厄斯(Pelagius)、多納塔斯(Donatus)、奧里根(Origen)主張甚麼,今天上教堂的人大多會擁護異端分子的教訓。我親自找各式各樣的基督徒做過簡單的試驗,果然若是用民主的方式來決定教條選擇,異端的教條會大獲全勝。

“可是,今天上教堂的人,只不過是受到基督宗教所吸引的人的一小部分,事實上還有千千萬萬人本來非常嚮往,樂於做基督徒的,可是正統的教條成為了絆腳石。我自己就是這樣,為此矛盾了好幾年。我愛上耶穌,卻無法接受他是『上帝降生成人』這個講法:我只信他只不過是一個人,學到了完美的愛,因此可以向我們指出愛的道路怎樣走。更糟糕的是他的死亡『救贖』了世人,免除上帝的懲罰這個說法,我覺得難以相信又極度反感:就我看來,耶穌好像是給予我們自由選擇:可以追隨祂,也可以拒絕。我跟教會接觸,發現教會組織階級分明,跟《新約》所描述那種社區的組織形式南轅北轍。基督宗教歷來這麼多著作,最吸引我者還是那些偉大的神秘主義者,他們不少早已被教會當局譴責迫害。”

教會建立霸權犧牲真理

偉耶接著談到個人經歷:

“把我由這個兩難處境拯救出來的不是別的基督徒,而是在印度的印度教徒,他們非常欣賞尊重基督宗教。他們告訴我說:我就把耶穌當做自己的『靈性宗師』(Guru)好了,所謂『救贖』,只不過是《聖經》所用的其中一個比喻,作為形容上帝許諾吾人的自由感受。他們也教我說耶穌是一位人神靈交的高人(Mystic,亦稱為「神秘主義者」),保羅也是,他們進入了上帝的神秘世界,而正因為他們有這些人神靈交的心得,足以做世人的靈性導師。後來在印度教的靜修社區之中,我體驗到那種社區模式,每個成員都有特別的証道角色,一如保羅當日創辦的教會那樣。於是我得以跨越正統教條的絆腳石,把自己全奉獻給耶穌基督;由當時開始(廿多前年)我熱情與他人分享自己所感受到基督的喜樂,同時又忠於教會的聖事及傳統。”

偉耶這樣解釋基督宗教2000年來的墮落:

“異端是錯誤的嗎?應該予以剷除嗎?教會開頭幾百年的歷史往往被形容為追尋教義真理的過程;當時的基督徒反省主耶穌的生平事蹟與教訓,出現了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教條,於是教會要決定熟是熟非。經過了冗長的爭辯,其中往往還有不少變得激烈不客氣,據說持有真理者打勝了,販賣假道理份子落荒而逃,成為異端份子遭宣佈為離經叛道。於是,到了第5世紀,『正統教條』這座偉大的巨廈建成了,昂然傲視千秋萬世,不受動搖,直到世界末日。乍聽起來,這種說法真的教人放心又安慰,何況教會先哲還得到聖靈指引,處處精雕玉琢,保証他們顯影的道理正確無誤?這個故事當年的教訓(至今亦一樣):異端主張必須予以棄絕──雖然今天我們不再把持異端者抓起來活活燒死。

“可是,故事倒是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講的。在開頭那三幾百年,事實上許許多多後來被排斥禁絕的主張與教條大受歡迎,廣為流傳,擁護這些主張與教條的男女不少還是神聖偉大的賢者智者,全心全意獻身予基督。只不過到了公元第3世紀,大多數主教和教士相信基督宗教不久將會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到了4世紀初,君士坦丁堡登位,這個夢想成真。為了配合作為國教的角色,教條與教會統治方式必須制訂,規定上下遵循,於是許多最具神聖情操、最有創意活力的基督徒就被禁制驅逐。那套正統教條最適合作為獨霸政壇的教會,死心塌地支持俗世的政權,居然得以維持了一千多年,只因為雖然一個國家一個個帝國興亡,基督宗教繼續成為歐洲大部分地區唯一的宗教。”

原來我們(特別是在香港)今天所理解的基督宗教教義,有不少主要的部分,是在耶穌死後幾百年才由後人加上去的,拿聖靈指引作為靠山。《聖經》的翻譯,從未有明確的依據。更何況今日流傳下來的《聖經》,其成份與地位本身就大有問題。

繞過宗教歷史垃圾崗

當然,不用說,二千年以來,許多持不同主張的異端者都是愚昧、邪惡、瘋狂、自大之徒,過著荒唐的生活。我們絕對不能以為誰反對教會的專橫封閉,此人即必然正確、偉大、神聖。

可是嘛,仔細翻查二千年的歷史,冷靜客觀來看,無庸置疑,論誠意、生命力、靈性世界的燦爛、人格情操、獻身精神,在教會以外被貶為異端者,往往比自稱為正統的教會當權派精采可敬。究竟是誰承繼了耶穌精神予以發揚,成為地上之鹽、世界之光?答案至為明顯。

不幸的事實是由第2世紀開始至今,一代復一代的教士為了鞏固既得利益及其他原因,往往昧於良知而擁護不仁不義的「正統教條」。更糟糕的是他們掌握了正統地位及宣傳機器,導致教會內外誤信他們所壟斷的教義為真理,幾乎全世界都以為「信耶穌」等於照單全收他們密謀搞出來那一套膚淺、反智、矛盾重重、奴役思想的教義。這個才是真真正正背叛主耶穌的異端。

我也是其中掙扎了二三十年才開始「鬆綁」。

信仰不再是現成的商品

偉耶進一步指出,現在是整個宗教信仰重頭來過的千載一時機會:

“……由君坦丁開展的宗教時代﹝按指基督宗教為西方各地唯一的信仰﹞一去不復返:18世紀以還,越來越多明智又有學養之士質疑正統基督宗教的教條,拒絕接受;到了19世紀,工人階級大多跟教會絕緣。而且,其他的宗教現已開始與基督宗教爭信徒,人們可以隨心所欲選擇信仰和哲學。很少基督徒相信基督宗教再有回復昔日定於一尊的專利地位,許多寧可見到基督宗教此後繼續像目前那樣地位卑微,無須再被俗世的勢力牽連。因此,我們今天再次好像公元第二第三世紀的先賢那樣,得以重新思考自己信仰甚麼,不受作為大帝國國教這種地位所左右。我們得以再次開放心靈,認識各偉大的異端者所持的見解,所獲的心得,重新問一問:這些見解心得如何會幫助我們了解自己的信仰箇中的奧秘,而且更重要的,是看看他們的見解心得如何會幫助我們跟其他人好好分享自己的信仰。『異端』(“heresy”)一詞源於希腦文“haerens”,意思是『自由選擇的行動』,聖保祿(使徒保羅)當年使用此詞正是用作這個意思(見《宗徒大事記》26:5)。基督宗教現時得到了1500年以來從來未有過的自由。”

自己和教會斷絕關係16年之後,有緣在極意想不到的時空碰到那位嬉皮士型的「候任神父」Theo,無法相信這個緣份不是上天刻意的安排了。

晴天霹靂,恍然大悟,我明白到自己30多年前被天主教所灌輸那一套(以當年的《要理問答》為本的)教條,如何防礙了大家追尋終極關懷的問題,今時今日我們可以怎樣繞過那大堆歷史不幸的垃圾,認識真實的耶穌,又如果有緣的話,選取他作為溝通上天的「道路」。

http://hk.myblog.yahoo.com/simonchauhk/article?mid=8722
本帖最後由 kwongyauleung 於 2010/11/3 20:21 編輯

很精彩..

...「有理智又有良心的人還怎麼可能做基督徒?」多年以來這個內心一個最大的疑團解開了。...

我相信周先生一直都係意識到有問題的. 只是那些書使佢更確定吧.


只要人既意識不斷提高..便可看清一切.. 看清自己.. 看清自我.. 看清教會既一切..

在此分享一個article:




===

研究宗教經典有什麼不對?
作者:奥修
src: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52a62b0100ccfe.html


問題:
研究宗教經典有什麼不對?

奧修:
誰會去研究呢?你會去研究。當你讀到耶穌的一段話,誰會把它解譯給你聽呢?你會解譯它。這段話不再是屬於耶穌的了,它會變成你的。你把它往下拉到了你的層次中。

除非你達到了經典流露出的意識,否則你怎麼能夠閱讀經典呢?如果你想要了解克里希那、他的吉踏經,你就必須達到克里希那的意識。沒有其他的方法,否則你將會將這部經典做出錯誤的轉述。當我說:「請把經典燒掉」我並不是反對經典,我正在試著拯救它們,否則你將會做出錯誤的轉述。如果你想要了解耶穌你將必須達到耶穌的意識—至少要有一點點。當你的心中開啟的一小扇窗戶給了你關於天空的洞見而且那扇窗是完全地對耶穌敞開的—只有那時候你才能了解耶穌。否則你將會繼續以你自己的方式來解譯。

那就是一直在發生的事。與其學習文字,不如學習成為更有意識的方法。

改信基督教的年輕人在一家嚴格執行基督教教義的店裡面當店員。

有一天一位優雅的女士來買一些繡織的布。他從最下面的架子上拿了一卷布然後說:「夫人,這種一碼一點九八美元。」

「年輕人,我可以買得起最好的貨而且我要最好的貨。」這位有錢的顧客宣稱。

「好吧,這種一碼二點九八美元。」店員說,並且拿出他們紡織品當中最貴的貨。

這個顧客用強調的語氣說:「年輕人,我不認為你了解—我要最好的!」

這個店員拿了另一卷二點九八元的貨。他說:「我們有這種一碼九點九八美元的。」

這個顧客回答:「很好,這就是我要的。」

後來老闆回到店裡然後被告知了這項交易。

他問:「但是根據經典你怎麼能夠做這種交易呢?」—因為這間店嚴格地遵守基督教的教義。

抓了抓他的頭,這個年輕人回答:「她是個外行人,而我把她帶入門了。」

他正在引用經文!

======================


...除非你達到了經典流露出的意識,否則你怎麼能夠閱讀經典呢...

呢度每一日都有聖經既罵戰.. 你一句,我一句.. 講到尾.. 無人知原來個句講咩.. 咩心情講.講俾邊個知.. 有無人改過字眼..

信左仲衰過唔信..  個d 信既只係想用經文去教訓其他人.去證明佢自己係正確..但並不是求真. 那些信了以為什麼是都會盡如人意..  最後都係一樣失望.. 


一個人自己有無經驗,有無經歷, 有沒有意識, 是最最重要的..  

不過我讚成自己親自去用心去信去研究去求真,把自己變得更有意識. 到時可能更可以享受/明白那些經典.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